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謝俊昇「鬆郁矇」 你又何曾看清楚啦

2020/2/4 — 12:29

農曆新年竟然疫情高危,學生停學,很多公共場所又不開,不少公司都實行home office,不少國定及地方都對香港封殺,但自己香港又不對內地封關,小市民可以如何,口罩嚴重缺貨,有錢也買不到,大家只好留在家中自我隔離,但難道無盡地自我隔離,在寒冷天時不出門就可自保?

早前到了中環PMQ看了本地年輕藝術家謝俊昇的個展「鬆郁矇」(Out of Focus)(展期至2月27日),筆者記得幾年前在浸大視覺藝術院畢業展中他的作品好像是樂器裝置,而上年在Karin Weber Gallery的「在乎吃喝」群展中看過他的《食完帶你買雪糕》、《舉白旗》等裝置作品,現在就以攝影大忌「鬆郁矇」為題,看到還看不到,是故意還是不覺意,一些日常影像的曖昧。

作品從繪畫、裝置、錄像,好像《Haze Rocket》中的假花、《I Thought I Saw a UFO》片段中的疑似不明飛行物體、《Plant》系列中的三種盆栽——畫出來的,相出來的,還是小燈箱中的紙花等等。

廣告

雖說鬆郁矇是攝影大忌,但有時會想,我們幾時真的看清楚身邊的事物及人呢,就算是家中時常用的物件,檯上的杯、地上的椅、天花的燈,又或是你身邊的人,也不代表你真的看清。

其實說鬆郁矇是攝影大忌,但何曾真的是大忌——能表現出自已的攝影風格,拍得隨意,但可能是對焦不準、構圖不好、快門過慢等,也可以有意思,鬆郁矇也未嘗不可。

廣告

或者,在這時的香港,誰人又可以看得清看得準呢,你沒有被消失,被感染已是萬幸啦。

美術館又關,很多展覽活動不是延期就是夫早結束,又或gallery關門不開,不知下次看展覽是何時。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