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謝曬皮個展「無情夜冷風」 是今日的香港令人懷那時香港的舊

2020/7/20 — 12:45

除了懷舊,還可以做甚麼?早前到了中環PMQ看了本地著名插畫家謝曬皮(Tse sai pei)的最新個展「無情夜冷風」(展期至7 月20日),她是用了許氏三兄弟中的許冠英(1946年至2011年)所創作的也可能是最為人認識的歌曲《無情夜冷風》為名,「夏夜晚風吹來驚醒 一切都變樣 情人遠去 夢想也遠去 熱情的夢被風吹散 留下淒酸透心間......」筆者去看的時候,場中也是在播放另一位許氏兄弟許冠傑的《半斤八兩》,如果你有去看,不知又是甚麼歌呢——那個時代,那個香港,那個情懷......

不過,這展覽展期真是短,只有約一星期,原來這是Art tu: gallery所主辦的「有時」(Once in a While)期間限定展覽,找來了本地四位本地藝術創作者,除了謝曬皮,還有黎里昂(LeonLollipop)、陳晧璇及袁敏曦,由即日起至 9/8輪流舉行展覽。

廣告

許冠英及其他兩位兄弟許冠文和許冠傑,某程度也可以說是本港七八十年代電影、廣東歌等流利文化的標誌人物,而七八十年代也應算是這城市的黃金時代,尤其是在今天曼首看,早已不再黃金,早已不再輝煌,也早已不是東方之殊,對於出生或成長在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人來說,沒有懷念就一定是騙你的。

十張畫中,有在拉閘式升降機中的小姐、在舊或理髮店門口坐著、在舊式公共屋邨樓梯間打電話,又或在騎樓望天、在啟德舊機場中用電話亭打電話、在沙田城門河旁的單車徑上遠望、在電氣化火車站上等車、在好像是雍雅山房的地外地方飲下午茶......

廣告

現在懷那時的景,那時的地,那時的人,那時的榮盛,那時的香港。

時間向前走,時代是不是進步,社會有沒有發展,你自己去解讀好了,但新舊交替本來就是平常事,懷舊不是問題,但認為今時不及往日就不同了,你看現在有多少香港人覺得英治時代的good old days,你覺得是現時社會出現問題,還是人們心理有問題?他們認為今不如昔,生活在今天,而志趣卻留在往昔,這種懷舊是否一種病態?是當今的當權者未能管好香港,令人不期然比較起來,發現新不如舊,最後令他們病態地懷舊,不滿現狀,無能為力,最後懷疑與否定眼前一切,尤其是在這幾年,可以懷舊,就懷舊吧。

我們懷舊,不只是因為老了,不只是和那個年代看起來特別有美感,是因為在經歷過,過了許久,才有所明白,原來那時美好也好,輝煌也好,黑暗也好,原來都充滿了存在價值,到了今天,反而是仍要活下去的我們的一種幻想或陶醉。懷舊,是一種對荒唐的現在的一種溫柔的抗爭。

簡單來說,如果現在的香港比那個時代的香港好,大家就不用懷舊啦!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