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陳安之及 Justin Larkin 聯展「Passing Time」 疫情中幻想月夜騎馬來打發時

2020/4/15 — 15:46

為了防疫,大家可以去到幾盡?難道足不出戶,有工不做,有學不返,絕不見人,萬事不做?如此清苦幽閉的生活,真的不是人人可以做到。

早前到了在灣仔富德樓6樓的艺鵠藝術空間,原來那裡正舉行陳安之(An Gee Chan)及Justin Larkin聯展「Passing Time」(展期至4 月26日),疲情正盛,藝文活動不是被停止或延後,就是被迫低調地進行。

走入去,可以看到展場中間放了一個像是雕像的底座,放了一個陶瓷獎杯及一個小小騎馬人的模型,四周牆上就掛了一系列蝕刻版畫及畫,細小的版畫是描繪了在郊外騎馬的人,好像在趕旅行,又好像在比賽,而晝上是夜空,月配不同的藍,版畫及畫配在一起,好像在敘述一個在野外月下騎馬的故事,筆者覺得好像是沒有文字的圖畫書似的。

廣告

筆者記得幾年前曾在 Odd Me Out Gallery 看過陳安之的個展「Stress Me Out」,她在英國讀藝術,分別畢業於Kingston University的插畫及動畫,和Royal College of Art的藝術版畫碩士,現在又是浸大視覺藝術院的講師。另外,筆者也好像曾在JCCAC的展覽中看過生於愛爾蘭的Justin Larkin的作品,而在上年尾在中環PMQ的「The Darkest Dark」群展中,也看過他倆的版畫作品。

廣告

因為疫情而停學停市停工,大家如何pass time,上網睇新聞、煲劇以外,還是看書、睇電視,抑或瞓覺、食飯,再瞓覺,等到疫情過後,可以再上學返工。

抑或幻想一下自己在黑夜中,明月下,騎馬在野外狂奔,自由奔放地享受寧靜,最後再拎個獎杯回家......但一切只是幻想,只是用來消磨時間。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