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韓國藝術家的 City 這城有否也令你太焦慮了

2019/11/27 — 15:44

是不是城市人才會有焦慮等情緒病?

日前到了在中環PMQ的駐香港韓國文化院(Korean Cultural Center in Hong Kong),因為他們的2019韓國青年藝術家展覽「差異的翻譯」(2019 Korean Young Artists Series Exhibition: Translation of the Difference)(展期至2020年1月4日)剛開幕了,由 Art Lab Korea 策展人兼弘益大學客席教授金主鈺(KIM Joo-ok)策展,帶來姜顯郁(KANG Hyunwook)、金仁英(KIM Inyoung)、尹堤圓(YOON Jewon)、鄭Goyona(JUNG Goyona)、鄭海民(JEONG Haemin) 等五位藝術家的作品,有繪畫、錄像、跨媒體裝置等,各自各詮譯及表達差異。

而當中以姜顯郁的作品令自己留下印象,他其實不應算是青年藝術家的,因為他在 1973 年出生於韩國釜山,2009年從法國里爾的法國勒弗諾瓦當代藝術學院畢業,參加過不少展覽及藝術博覽會的了,今次除了一組作品是不同語言版本的國際人權宣言,其他是油畫,以結構中的焦慮(anxiety in the structure)為主題,說的是現化人有焦慮,因為大家的的存在往往被當代社會結構忽略,看到 《City》那畫,是 2016年舊作,遠處有個大大的超級現代城市,近處有個一身黃衣的人,好像對進入大城市有種不安或茫然,好像是格格不入。

廣告

好像你明明係城中,但此城就算有高樓大廈,先進交通網絡,又或有裝飾得五彩繽紛,名店大型商場林立,但好像有種不是給你在內居住及生活的感覺,又或好像你要做甚麼才能成為真正的城中人。

或者,不安或焦慮是因為不能掌控,不能「話事」,所以你的存在不實在。香港是不是如此,也許不少城市都是如此,由一小撮人控制,你以為擁有,但其實是自欺欺人,明知道掌權的只是某班人,甚至是某些人而已。

廣告

混亂紛擾的出現,是因為甚麼。看畫,也感香港人也太焦慮了,是甚麼結構令香港人的存在被忽略。如果香港是一隻生物,會不會已變成一隻食人的怪物,牠會自己成長變大,大家生活在其中,只是牠的食糧而已,不再是甚麼東方之珠,而是東方之怪。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