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以實相之名」相展 真亦假時假亦真

2019/3/19 — 14:13

早前辛辛苦苦地行上香港城市大學的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因為去看剛開了幕的「以實相之名——當代藝術攝影展」(In The Name Of Truth--Contemporary Photography Exhibition)(展期至3 月29日) ,展出了兩位本地攝影師石明輝及蕭偉恒的攝影作品,以佛教用語實相為名,即所謂本體、實體、真相、本性等,也可申指一切真實不虛的理法、不變之理等。

兩人可說是完全不相同的風格的作品,如果用展覽簡介的說明,那是蕭偉恒的作品是冷靜地表露人文關懷,深處卻讓人感到溫度,而石明輝就是自我隨性的影像,背後卻是叫人忘記自身存在。好像看蕭偉恒的《境內景外》、《窗口對外》、《失焦之形》等系列,景觀真實又虛幻,實際的是景物以外或內含的歷史、社會現象等,看他這些年的作品,真的令人覺得。他是用景觀這題材來表達對移民、污染、邊界等議題的感覺,有一種遠距離的旁觀感、第三者的冷靜味道,不是所謂的強烈感情宣洩,反而是有濃厚的分析或考察性。而石明輝《物質的世界》、《神夢》、《Louis Daguerre's Nightmare》等系列,彷彿是用一些明明很有生活感的東西或片段,卻又呈現出一種夢幻或逃避感,好像是要忘記現實,但又不是用一份控訴的無奈,反而是好像是夢遊一般的語調,如果說是隨性,不如說是帶著一點灰色的幽默,不是要哄你笑,也不是要激起你的神經,而只是像夢醒了,將那還記得的某種輪廓顯現出來。

而將蕭偉恒的《失焦之形》及石明輝的《Louis Daguerre's Nightmare》兩組系列放在一起,以正反兩面的方式也頗令人喜歡。

廣告

永恆不變的實相,既然是永恆不變,那就沒有時間差別的限制,當代攝影影到的及呈現的,究竟是不是所謂的真實,究竟有多真,是主觀地以為的真,還是客觀地「盡量」的真,還是從來就不可能的是真的呢。

真實的是,走時拿了兩大張展覽海報及作品簡介,兩個藝術家一人一張,大到好像是作品複雜版一般。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