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剩餘物」群展 剩下的放在眼前讓你再面對

2020/5/15 — 12:31

疫情稍緩,很多展覽活動就立即一窩蜂開始了,因為太多都被迫延後、改期或取消,現在本港情況好像已去到較穩定的水平,終於捱過了吧。

可以剩下的,或者才叫人最不願面對。日前到了香港藝術中心賽馬會展廊,即是從地下到四樓的樓梯位置,看了剛開始的群展「剩餘物」(Residue)(展期至6月28日),由香港藝術學院講師及藝術家馬琼珠(Ivy Ma)策展,展示了四位香港藝術學院主修繪畫的藝術文學士畢業生,包括李碧慧(Louise Lee)、方梓亮(Argus Fong)、黃小玲(June Wong)及鄧廣燊(Tang Kwong San)的作品,還特別找了詩人羅樂敏創作了一首詩《空氣涼了冷了》(A Chill Seeps into the Air)。

剩下的東西,為甚麼會剩下,在我們的生命中會被剩下的又會是,是人或,是物件,抑或無形的東西,是被用完,是被丟棄,是被剔除,還是本來就是多餘的呢,或是因為被珍惜,所以最後被留下。

廣告

由上而下去看,先有李碧慧炭枝素描的去年的新聞圖片,那些人,那些事,像是在已發生事件重現眼前的殘影。之後有方梓亮一系列暗黑的景象,像是在現實中尋找到的荒蕪無人的空間,是被棄的巷尾,無人認識的街頭。之後有黃小玲一組用來製作動畫的素描原稿及草圖。最後是鄧廣燊的幾幅細描了看似冷靜但隱情感的物件,如在蠟燭下的相片、插了一個「最愛是你」蛋糕裝飾的蠟燭盒等。

廣告

或者,生命中的剩餘物,都是最叫人不願重溫,所以的我們會收藏收來,或者自動鎖在心深處,不再面對。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羅樂敏的《空氣涼了冷了》

空氣涼了冷了。去年這庸常時候

路還直。街邊舊木安然等待

正午的光線。故事還能夠偶爾臨降

有美麗不美麉的岔口,我們都懂得

且感到舒坦

 

有故事裡的人不其然從一個窗戶

走到另一個。她迷路於是

穿過眾多樓層

有人洗碗,杯盤完好無缺

有人叫喚,她沒有回望

沒有走到今年

她和他們留在分明的世界

 

他們和好些人丟失了名字,剩下隨風的

簾子,半生的盆栽,灰白的白熊娃娃

人們只記住他們在路的前沿

曾經化成蘊釀無限的黑夜

本來可以更完整

 

你看到凝固的塵埃裡有自己

像被砍劈過多次的舊砧木

你也棍成為別的什麼或不什麼

空氣冷了凍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