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土亦陶」群展 從未燒製陶土到無忘初心

2020/6/14 — 12:01

早前到了在香港藝術中心的香港藝術學院藝廊看「土亦陶」群展(Unceramic)(展期至7月29日),展示了九位藝術學院主修陶瓷的校友陶藝家的作品,包括了 Geoffrey Palmer、陳穗梅 x 玄昌敏、陳思光、陳建業、周影、Zoe Coughlan、陸晛、黃靜雯,以及姚俊樺,以不同媒介的作品,未燒的泥、混合物料裝置、錄像等,表達對未燒製的陶土在當代陶藝的想法。

或者,陶藝是最天然的藝術創作之一,簡單來說就是用泥土為基本材料,有人說陶泥是最直接的媒介,只要軟硬度合適就能捏出自己想要的形狀,它能帶給創作者不同的可能,所以通過創作陶瓷,藝術家其實是和大自然互動。

廣告

看看一些歷史書或紀錄片,都會知道人類很早就發明了陶器,在史前新石器時代就已經有製陶技術,因為土加水,成為泥,塑形後經火燒製,就成為陶。陶器在古代作為一種生活用品,後來人類的生活逐漸提高,陶器演變成為工藝品,集藝術性和實用性於一體。當然,隨技術發展,加上不同民族及文化的影響,陶藝豈只是杯杯碟碟等生活用品,更是當代藝術的一員。

廣告

但回到最原本的出發點,未燒製的陶土究竟算甚麼?當你看到陳建業的《Sketch》,一段走到野外用陶土及不同原始自然材料製作的在地作品的錄像;陳思光的《紛紜節奏》用泥、塑膠彩及透明膠板為材料的裝不一樣裝置;姚俊樺的《盤泥大師》是從大自然收集到的泥及泥壺蜂的作品的結合。未燒製的陶土可以是甚麼?

曾看過有學者說,隨著物質生活的豐富,回歸自然、崇尚生活情趣反而「變成」都市人的精神追求,如參與一些陶瓷興趣班、工作坊成為一種時尚,當中呈現了陶瓷可塑性及親和力高,令大家都可從事陶瓷藝術的創作,體會當中的樂趣和享受。對一般人也好,對藝術家也好,陶藝創作總會令人想起自然與大地。

面對未燒製的陶土,或者就是面對初心。初心這詞,好像近年十分流行,就如參與一些陶瓷興趣班、工作坊是一種時尚一樣,不同範疇及界別的人都說無忘初心,人人都無忘初心,做藝術家要無忘初心,做政治人物要無忘初心,做香港人要無忘初心。

無忘初心變成了一種人生格言。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