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壞軀體」 好壞誰定 反對那些「為你好」的規範

2019/6/14 — 11:04

好與壞是如何決定的呢,當權者定?專業的人定?以前的人定?神明定?早前到了在Eaton Hotel的Tomorrow Maybe藝術空間舉行的群展「壞軀體」(Bad Bodies)(展期至6 月30日),在一間酒店搞一個藝術空間已不易,以搞酷兒為主題的活動也不易。這場「壞軀體」展覽是「彼岸觀自在V︰香港節目——酷兒時代」的節目,由俞迪祈(Nick Yu)策展,找來莊偉(Isaac Chong)、葉惠龍、Eisa Jocson、Mary Maggic、Rob Crosse、Samak Kosem等六位藝術家的錄像及媒體作品,以軀體代表的身體形象、性別認同、身份自主等,以不服從主流規範認同的所謂美好、正確、完美,來挑戰權威、既定印象、標籤、成見。

走入場內,可看到:莊偉的《平衡6-距離》 用眼睫毛來刺探另一隻眼;Eisa Jocson的《Princess Studies: Fantasy, Work and Happiness》有兩位扮白雪公主的舞者的舞蹈表演;Mary Maggic的《Housewives Making Drugs》找來跨性別家庭主婦教大家調製荷爾蒙雞尾酒;葉惠龍的《青島蓮花池》中有一個人穿上金色緊身衣扮靈體在荷花池中用啤酒施肥;Samak Kosem的《Neverland》是穆斯林變性人在沙灘上的一場夢幻中的無性別之分的狂歡;Rob Crosse的《Prime Time》是一場年老男同志的郵輪之旅。

社會好像對所有事情都有一套所謂的標準,會認定甚麼是對是錯,是好是壞,你應該做或不做甚麼,包括我們的身體外表、身份地位、性別權利等等,最簡單例子就是肥胖就是不好,有害健康,所以肥胖是不對,社會也有形形色色的減肥用品及藥物,而且我們也被社會及市場教育及催眠去追求單一化的美麗標準,在標準以下及以外的,就是醜陋,而醜陋也等同於不健康、愚昧、笨拙、污穢,這其實不只是肥胖,當你太瘦、太矮、太高,或有身體上的不健全,都會被自動視為不合標準。而筆者一直都有個疑問,就是為甚麼社會一直都鼓吹我們要健康,要做運動,要管理飲食,是為了衛生,還是為了市場需要,做一個不fit的人不可以嗎?

廣告

豈只是太肥、太瘦、太矮、太高、太年輕、太老或身體有缺憾,當你的喜好及取向跟所謂的主流不同,如同性或雙性戀、跨性別、易服人士等,都會被視為異類,當為天生有問題的,會對社會及其他人構成壞影響的,但有無問題及是否異類,是由誰定奪的呢,又根據甚麼原則的呢。

當看到 Samak Kosem的《Neverland》中主角在沙灘上狂歡,又或 Eisa Jocson的《Princess Studies: Fantasy, Work and Happiness》中跳舞的白雪公主,被視為壞的人,和快樂的人,是不是同一類人呢。

廣告

有沒有想過,社會規範其實是一種咒詛,多於一種指引——只是一班當權者為了統治及管理的方便,以及延續自己的利益,才定下種種美其名為了道德、宗教或民生之名的規條呢,就好像很多政治人物所說:「為你好」一樣,表面是為你好,實質是為了自己好而已。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