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愈.夜舞」群展 2020 年的夜,香港人只好跳舞吧

2020/3/24 — 19:01

2020 年,香港人可以做甚麼?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已達全球大流行的地步,以為捱過了早前瘋狂撲口罩、廁紙,又停學停市的時期,現在又進入病毒回流期,本地再進入另一萬事皆停的時期,當你以為社會可以逐步回復,但原來還未得。大家要home stay,那就跳舞吧。

早前到了香港藝術中心十樓的香港藝術學院藝廊看聯展「愈.夜舞」(In the Course of Dancing, from Nightfall to Darkness)(展期至4月27日),有馬琼珠(Ivy Ma)、袁進?(Ivy Yuen)、倪鷺露(Lulu Ngie)、簡喬倩(Tobe Kan)及黃淑賢(Elaine Wong)等五位本地女藝術家參展。

看到「愈.夜舞」這名,你會想到甚麼?夜晚才跳舞,是在的士高、舞廳之類場所狂歡的跳?是在家中和愛人親密的跳?是年輕人在街頭和朋友放肆的跳?是舞蹈員在排練室中努力的跳?藝術家們創作,說是像夜中跳舞,不停畫是不停動,因為想完成作品,因為想把舞跳完。

廣告

入去可看到馬琼珠的兩大幅水墨畫《無名舞步》,萬千個在舞動身影,自我陶醉。袁進?的一組《我不打算畫一些東西》,是邊播著音樂邊拿著顏色筆等作畫時的成果,你也可聽著音樂邊看舞動的軌跡。簡喬倩的《甦生》及《根》可是黑暗的森林,或者伙有膽便走入被植物包圍著的空間中,看不清地和被夜色隱藏的動植物舞動。倪鷺露的水墨畫《離開並不容易》好像是畫繞過石頭行的人,而《沒有音樂下跳舞》也是抽象地畫了兩人跳舞的情況。最後,還有在地上的幾個小小揚聲器,因為是黃淑賢的作品《夜,液化了》,希望你也聽得出是被改變了速度的深夜直播聲音啦。

夜晚,是休息旳時間,也是放縱的時間,也是趕工的時間,也是迎接另一天的時間。夜了才跳舞,是因為大白天不能跳,也有可能夜裡跳舞可有自我感覺,更能感受身體震動,沉醉在自己世界中,才能對抗折人的生活。

廣告

看完了展覽,之後知道港府再公佈一系列的防疫措施,包括再關閉政府及公共場所,還有禁賣酒等。2020年的夜晚,真是......大家想去看展覽,或者也要先看香港藝術中心的公佈,看看中心會不會也因應防疫而更改開放時間。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