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氹氹轉 菊花園」群展 懷舊遊樂場遊戲中忘掉疫情吧

2020/2/28 — 12:05

「返去舊時」或者是一種祝福,或者比拿到政府派發的一萬元更好。疫情仍嚴峻時,難道真的要萬事皆停,整個市死寂一片?很多公共場所關了,很多文藝活動不是停了,就是要延後,但大家的生活也是要過下去。早前到了在北角的和富,因為那裡正舉行WORFU Art Attack系列第二部曲「氹氹轉 菊花園」「氹氹轉 菊花園」(Merry-Go-Round)藝術展,由黃嘉瀛任策展,以氹氹轉,菊花園這香港舊民謠為主題,找來張子軒、劉彥耿、岑愷怡、謝曉陽、陳佩玲、朱耀煒及張才生本地年輕藝術家,以各自的作品從懷舊出發,重尋那時的集體記憶,或者可以重新連繫今天社區的新一代。

筆者還記得小時候,讀幼稚園、小學時的屋邨中是有舊式兒童遊樂場,是有一些係給細路在室外地方玩的設備,除了氹氹轉,還有韆鞦、滑梯、蹺蹺板、鋼架等等,識玩不是玩盪韆鞦,而是跳韆鞦,這是有一定危險程度,可能會出意外的。

這次展覽中有岑愷怡(Debe Shum)的《彩虹系列 II》,幾座用鐵製雕塑,五彩繽紛,是否像是那些遊樂場中的傳統玩樂設備。張子軒及劉彥耿的《臨時小屋》,像是一個臨時搭成的的郊野小屋,有些地圖及文具,你看看可以知道一些過去,一些現在,一些未來,而謝曉陽的《交換綠洲》,應算是一個小小交換圖書館,你可以隨意拿取,又可或添置一些書,是另一種交流。還有陳佩玲的萬花筒影像《究竟的彼岸》、張才生用廢木材造的《乒乓》、朱耀煒讓人任拆任組的《Break Together》,其實不是一味的懷舊,你不知可不可以從中領悟到生命的千變萬化、大人及小孩一同玩樂、從錯誤中學習的成長過程等隱藏的寓意。

廣告

人們為甚麼要懷舊,為甚麼喜歡懷舊,總是覺得good old days是最好的,是當前的現實太不如意,抑或未來是永遠的不可知?所以舊時就算客觀上不算好,但主觀上還是認為是最好?

經過上年的社會運動,再加上現時的新型流惑肆虐,是不是讓一些人更嚮往那個會唱「氹氹轉,菊花園,炒米餅,糯米糰,阿媽叫我睇龍船,我唔睇,睇雞仔,雞仔大,攞去賣,賣到幾多錢......」這童謠的年代?那麼,是不是要祝你可以回到過去呢?不過,又有幾多新一代玩過氹氹轉、菊花園,食過炒米餅、糯米糰,以及睇過龍船呢......

廣告

理應現時的遊樂場比以前的更好,或者至少是更先進、安全及方便打理吧,但是不是一樣的讓住在那個社區的人都聚在一起玩樂,那就不知了。不過,現在疫情仍嚴峻,人們聚集也是不太妥善,怕會傳染呀。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