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聲。陣》 — 運用之妙 存乎一心

2020/1/13 — 16:06

「陣而後戰,兵法之常,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宋史.嶽飛傳》。《觀。聲。陣---參與式劇場在地研究計劃》,以「觀」看和「聲」音佈陣,請君入甕。這個體驗式工作坊設定甚具「禪」味,易陣者(參加者)赤祼祼進入陣營,將自身經驗抽絲剝繭,剝開重重疊疊的包袱,重新思考活著的意義。

這個工作坊很著跡「觀」,透過觀察光源、微絲呼吸聲、易陣者的神色和身體變化,與空間連結,也似是與外間的事物割裂走進另一個環境。與一般工作坊不同,這裡沒有特定學習目標,而是開放一扇窗讓易陣者感受當下,如凝視著光線後用紙筆記下心中的線條,後來才知那是易經中的卦,所謂「卦」是以演譯自然運行的內在特徵與規律。曾幾何時,成長讓我們慢慢地忘記,甚而漠視了自己的心,在禪宗中「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是拋開扣緊在身上的條條框框,直觀面對真正的自己,如能感悟便得菩提。

在活動中感受很深的一次,導師著易陣者用毛筆在宣紙上寫下一個字,再根據這個字說出一個故事,然後在易陣者圍著的圈裡演繹。香港文化裡,甚少鼓勵在別人面前表演或剖白,很多時只是被動地觀賞演出,完場後便與活動切斷,不再有任何延伸。在這個開放式的環境裡,猝不及防地走進眾人當前演繹自己的故事,難免顯得生澀和拘謹,後來經過導師的提點再嘗試演繹,合上雙眼想像在空中翱翔,此刻才感到釋放,猶如困在籠中的小鳥終於重回自己的世界。

廣告

參與了《觀。聲。陣》兩個工作坊,每次都累積不同的經驗,過程中不時提示自己要「在場」進入「陣」中。在第二次的工作坊「從我的文化習性再出發⋯⋯」,導師要求我們寫下自己一件深刻的事再隨意交由其他易陣者演繹,記得別人拿著我的故事,她並不是完整地演繹出來,只是抽取其中一個段落,結合她自身的經歷去表達。該易陣者表示被其中一個句子震懾,「水很淺,但好像有個強力吸管將我扯下去」,讓她想起現時的社會環境,一股難以言喻的無力感湧上來,她一邊說出我的(她的)故事,一邊躺在地上移走阻擋的障礙物,神色凝重而又戰戰兢兢的形態,讓我反思活動的意義除了要求參加者「在場」外,與別人的感應和連接也很重要。

在從前的教育中,我們害怕做「自己」,社會、學校、家庭定下不同的規矩要求我們遵守,從來沒有問過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只有別人賦予我們需要甚麼,跟隨別人的腳步換得安心,卻漸漸忘了本心。相傳釋迦牟尼佛聚集眾弟子在靈鷲山講法,他靜坐良久沒說半句,突拿起一朵花,並將花輕輕地拈轉了一下,座下的迦葉尊者領略真諦得悟,「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一則「拈花微笑」的故事在禪宗裡流傳下來,成為追隨者的啟示。如我們在重重佈陣中,若能巧妙靈活、善於思考,或可破陣而出。

廣告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