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視外」聯展 這城疫情高危時 大家都視而不見

2020/2/11 — 12:52

因為武漢肺炎肆虐全球,為了衛生及安全,加上場地、運輸、人流等大大小小的問題,繼很多政府及公共文藝場地關閉或暫停開放,不少文化活動都表示要cut,不是要取消,就是要延後,不只是大型比賽、演唱會、演奏會或展覽活動,香港 Art Basel及Art Central 宣布停辦,國際拍賣行都將多場拍賣會延期,香港藝術節取消全部節目......疫情高危,停學停工,萬事皆stop,口罩又缺,關又不封,如何是好,可否生活如常?

早前筆者到了中環pmq,看了一個「視外」(Outsight)(展期至2月27日),展出了三位曾參展「出爐藝術畢業生聯展」的本地年輕藝術家,包括黃百亨、蘇詠康及蕭文衍的近作,以表達對周圍事物的獨特視點。

好像是黃百亨的一組作品《茫(*)》,將在街頭拍下的不同景物,會看到很多光點,按照其說明,原來是用類比的菲林拍下數碼屏幕的光點,將彩色轉成黑白,面塊轉成光點,因為想用來解構人們在這屏幕城市中如何被光塊包圍著。

廣告

而蘇詠康的《...故》攝影作品系列,某處角落的豬、牛、魚等,就是想表達出平時人們視線以外的角落中存在但不被重視的事物,正所謂看而不見,因為或者我們只看到視線的中央,因為是主角,而不是主角的東西,尤其是在角落的東西,就很自然的被看不見。

還有是放在地上的是蕭文衍一組用石膏、青銅為材料的《某一單位》,以一片片竹段堆砌成的雕塑,筆者記得他幾年前浸大視藝畢業展的作品也好像是以竹為主題。

廣告

在如此紛擾混亂的時期,我們還可以看得清,看得透嗎?亂透,爛透,現在又病透的香港,要人有對外界事物的觀察力,是,有難度的,帶著已用了幾天的口罩,有錢也買不到新的,又不知能否有效防疫,連明天是如何也不能確保,有好的觀察力可能讓人更痛苦!

就借黃百亨的作品為結,可否叫這城的光塊照盲我,讓我看不到更淒慘悲哀的明天!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