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趙無極《友誼與融和》

2020/8/6 — 9:16

作者:波利

荷里活道上最具格調的畫廊Villepin自2020年初落戶香港後得到不少藝術媒體廣泛報導,惜哉報導的重點往往落在畫廊主人的身份及其與趙的關係上,其中偉大且難得一見的作品卻成旁枝。有見及此波利還是來個補遺,紀錄一下這2020年香港重要的藝術展。

《Friend and reconciliation》沒想到其中譯在同儕間已有分歧,官方用的是「融和」;而「和解」一譯在Villepin家族與趙老的關係下,我認為是大膽又冒險的超譯,始終兩方關係從來友好何來和解。超譯此處在於和解細看不在於外在,而是內在。若有留意趙老的逸聞,有說他在藝校時期是不好國畫的,或說成名初期亦擔心其華人身份掩其鋒芒,某程度亦迴避了國畫的風格影響。反觀現在趙無趙為人所知是中西大成之人,究竟是融和還是和解,大家可以有自己的解讀。

廣告

在策展的角度已經暗藏妙筆,展趙的作品很容易流於藏家或拍賣的角度,談甲骨文時期狂草時期等以學術界分,但友誼既宣之於名,自是情理兼融。這是不少國際展覧的傾向,在談大師時是以作品敍述生命。各作品是以情所串連,與多任太太的往事,各種幸與不幸,讓不論有否藝術背景的觀眾均更容易理解大師。

有一些作品是畫廊的網頁上都沒有記載的,有沒有想像過作為國家元首,辦公室裡放的會是什麼作品?是民族英雄還是壯闊的景致?很難想像會是黑暗而渾沌,友人所繪的911作品。要貼切形容畫面中的變化,動詞也許該用崩解,因為感覺非是倒塌的一刻,反而有一種消亡之勢。描寫價值本身的破壞同時是災難與不幸本身的消亡,其塵土遮掩了地上的一切,唯背後的藍天遺留了對明天的展望。

廣告

藍是趙無極一極其重要的用色,在轉化明顯的《風》,在《向屈原致敬》,在喪子之痛的《葬禮》,乃至給予妻子的三聯畫。不同的藍均提煉出趙的不同情感,而本作的藍與遙對畫室中的大作,亦是一種情感呼應。

趙無極 – 07.05.2002

趙無極 – 07.05.2002

所謂風格時期往往是受到藝術家影響及個人的人生經歷。例如我們談畢卡索的藍色時期,著眼點不會單單放在藍色本身,我們會談卡薩吉馬斯之死。觀乎文學,太宰治甚至可以說是每個情人都帶來了一部作品。當退後一步縱覽幾個時期的作品,可以看到不止是風格的演化,而是生命歷程的演化。當了解了這些這幅凝聚了三十年婚姻感情的《向弗朗索瓦致敬》,恐怕就不可能再以無境時期一字帶過。

趙無極 – 向弗朗索瓦致敬

趙無極 – 向弗朗索瓦致敬

195×324厘米的震撼相信難以透過圖片傳達,在現場觀看是難免語塞。但如果常去趙無極展,相信亦會知道此作亦是展覧的常客,某程度是此作作為趙無極妻子珍藏,自是未如其他出售作品般自此絕跡人間。商業角度看亦是作為門面之作吸引觀眾,同時作品周遊各地儲儲Profile。

趙的作品中總會感受到一種生命的力量,空間的創造。一聯十年,空間和時間在畫布中交錯,婚姻歸向的終是融和。俯視卻亦臨遠,二與三聯的淡雅條線是回憶的朦朧美。坐下觀賞,波折與細處又再度回到視覺的中心,此刻畫廊中只容得下如此的一幅畫。

若你拍賣場經歷眾多,市場流通的趙無極已經看透,可能Villepin家族珍藏更能吸引你的注意。例如這張在一批作品重新鑲錶才得以重見天日的作品,可能是趙無極存世已知的唯一自畫像。這批家族收藏包含了水彩、鋼筆等,在幽黑的房間中彷彿是主人家對貴賓的秘密招待,分享著一個又一個與趙無極之間的友情往事。

完成三層的展覧,從早期到晚期,從公開到私密的形象,在法式公館式的畫廊中,是比藝術館更別致的體驗。順旋梯而下,回到了二樓的水墨與水彩,脫去顏色後趙無極仍是趙無極。沒有濃淡的處理,單憑乾皺和飛沙已經做出油畫時的節奏。

褪去色彩,黑白似乎提醒著色彩以外的趙無極到底是如何。而事實上雖然在油畫方面,館方已是全數展品盡出,但水墨和板畫則仍有為數不少因空間未能展出。

參觀之先,請先預約,畫廊方面會安排專人進行比我更詳盡的介紹。波利隨口亦打探了下期也許是其他法國學院派藝術家的作品展覽,希望屆時又有別樣的震撼。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