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言說之外》的「言」外之音

2020/11/3 — 21:12

(資料由客戶提供)

過去一年多,香港人經歷了一連串社會事件,然後又要面對反覆未完的病毒疫情,實在令人壓力難消、身心俱疲。不過隨著近日疫情稍為緩和,或許正是時候讓我們走出來,重拾生活節奏,到劇場去聽聽故事,尋找新的啟發。即將於11月中,在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上演的《言說之外》,就會透過兩個身處密閉空間的人物對話,帶出不同的生活經驗思考,讓觀眾體驗不一樣的「言」外之音。

這次《言》劇是「黃譜誠 X 李穎蕾 X 林俊浩」這個三人組合的第三度合作。他們仨曾分別創作過《報告 1》及《Living up to HER》,兩齣作品皆為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委約作品。前者靈感來自卡夫卡的短篇小說《為某科學院寫的一份報告》,在大館的監獄廣場上演出;後者則以本地作家陳慧的短篇小說《香草織》為創作框架,在南豐紗廠內不同空間上演。與前兩作的文本改編與環境劇場的處理不同,今次在黑盒劇場上演的全新創作,就主要由黃譜誠(Chester)的個人創作出發,然後再由李穎蕾(蕾)以文字回應發展而成。

廣告

(左起)黃譜誠、李穎蕾、林俊浩三人再次合作,以各種聲音帶領觀眾思考不同的生活經驗。

(左起)黃譜誠、李穎蕾、林俊浩三人再次合作,以各種聲音帶領觀眾思考不同的生活經驗。

廣告

Chester指他在生活中曾經歷過一些事情,一直感到難以表達,而且當下亦未有空間處理,但當今年五月,香港話劇團提出想合作的時候,他就趁著那段自我隔離的時間,回朔自己的經歷,梳理思緒,嘗試將之化作故事文本。這次與Chester一起擔任聯合導演的林俊浩(Ivanhoe)也提到,過去兩次演出多由他作主導,文字方面也多由蕾編寫,所以今次由Chester和蕾合寫,其呈現的方式明顯有所不同,當中所擦出的火花也更多。縱使他們一向的作品風格,也並非像傳統話劇劇本般有明顯的起承轉合,但今次的文字比例也不少;演出雖較集中從文字出發,但焦點卻是希望探討文字背後所承載的意義,並尋找言說之外的溝通可能。

說到《言》劇的最大特色,應該要數其佈景與聲音設計。演出期間,兩位演員會在劇場內搭建的一間密封玻璃房內演出,觀眾則安坐觀眾席窺探二人。由於演出是在一個密閉空間內發生,演員的說話與其中之動靜聲音都得依賴咪高峰去傳達,當中牽涉到很多收音上的處理。擅長形體設計的Ivanhoe也強調,今次演出將相對有較少的形體表現,反而會更著重於聲音上的表達。他希望透過不同的聲音變化,例如放大微不足道的日常聲音,去強化生活及兩個角色之間的感受,勾起眾人的回憶或內心感覺,帶領大家進入言說之外的世界。

菲林底片,是回憶的定格,你有勇氣回看嗎?

菲林底片,是回憶的定格,你有勇氣回看嗎?

如此的設定及設計當然大大增加了排演的難度,既要音響設計師不斷試驗咪高峰的放置安排,演員也需要習慣在特殊空間內說話及表演。Chester指演出的不同部分,更要分別到不同地方去作排演實驗,例如為了讓演員感受在密閉空間內的演繹氛圍,他們特別前往一間與玻璃屋佈景大小相近的錄音室進行排練,去體驗空間變化如何影響角色演繹。

此外,為了配合演出內一重要的「發聲東西」,創作團隊也不得不離開排練室,專程前往有這「發聲東西」的地方進行創作實驗。Ivanhoe指如果沒法實際與之互動,難以發展出任何片段;至於如何在演出中呈現這「發聲東西」,而這東西又可以怎樣跟語言文字產生化學作用,發出「言」外之音,看來也是兩位聯合導演的一大挑戰。至於這個「發聲東西」到底是甚麼?二人就只是不斷大賣關子,相信要留待觀眾入場自行發現了。

人的內心猶如鋼琴內部,打開一看,你會發覺思緒散落,難以組成一首完整的樂章。

人的內心猶如鋼琴內部,打開一看,你會發覺思緒散落,難以組成一首完整的樂章。

《言說之外》與稍後上演的《視外之景》,同樣是香港話劇團經過多個月的沉澱,分別聯同兩個本地創作團隊—黃譜誠X李穎蕾X林俊浩及小息跨媒介創作室,攜手創作的「跳格黑盒」節目:配合一眾劇場工作者傾力製作,以黑盒舞台作跳格演出,探索更多的劇場可能性,為寂靜多時的劇場注入新動力。劇場見!

跳格黑盒:《言說之外》
13-21.11.2020
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上環文娛中心8樓)
$200
節目詳情:https://www.hkrep.com/event/the_void/
購票:https://www.popticket.hk/event/the-void

適合十二歲或以上人士觀看
本劇含少量裸露場面,敬請留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