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ZA首張實體專輯 《𝘾𝙞𝙧𝙘𝙡𝙚 𝙤𝙛 𝙁𝙞𝙛𝙩𝙝𝙨 》 (圖片來源:SENZA A Cappella Facebook)

評 Senza A Cappella《Circle of Fifths》 — 兼談無伴奏合唱近年在港的發展

本地無伴奏組合Senza A Cappella早前推出首張EP《Circle of Fifths》,「Circle of Fifths」原是音樂術語,指樂音之間自成一個「五度循環」,他們以此跟時鐘的12個刻度比擬,指出時間和音樂的共通點,也代表EP收藏Senza「從過去與未來、光明與黑暗之中推演」。

在其官網中,Senza的自我介紹是「一隊由五人組成的人聲樂團,於2018年正式出道為香港樂壇新人」,雖說是2018年出道的組合,其實他們早於2009年成立,當時是浸會大學的一支學生無伴奏合唱組合,後來逐漸變成現在的五人組合,多年來都十分活躍,例如製作「後樓梯」歌唱影片系列、與不同歌手如泳兒、吳業坤、柳應廷等合唱,近年不同題材的串燒歌都十分受歡迎,包括一年一度的廣東歌串燒、林家謙組曲、陳奕迅組曲、香港電影經典組曲等。能夠一直堅持至今,「十年磨一劍」出首張EP,著實不易。

《Circle of Fifths》收錄6首歌,部分歌跟時間有明顯關聯,例如2018 年首支派台單曲《四分鐘》、《限時動態》,或是講述遲到的《捉賊記》。全碟都是原創歌曲,以無伴奏合唱唱片來說比較難得。創作者不乏大眾熟悉的名字例如周耀輝、馮穎琪、伍卓賢、梁栢堅等,更有Bill Hare和Ed Boyer兩位曾跟Pentatonix、The Swingle Singers等多個頂級組合合作的格林美獎得主負責後製部分,絕對是很專業的製作。

EP頭兩首歌《捉賊記》與《練仙模擬器》風格相近,輕鬆幽默,聲音層次豐富,也加入一些特殊效果聲,很適合作為開場。接著的《四分鐘》是一首慢曲,開首一段只有旋律與和聲,沒有人聲敲擊,仿如在兩首熱鬧歌曲後的一個「放鬆」。及後歌曲氣氛逐漸推高,最後通過全部人唱出歌詞而達至高潮。可惜之後太快靜下來,聽者還未享受好那個時刻便被帶走了。

《限時動態》可說是Senza的新嘗試,印象中這應是他們首次加入rap,為這首由成員Peace Lo創作的R&B風格歌曲錦上添花,變得型格十足。而且用R&B這種帶點輕浮的曲風訴說「也許這世界沒甚麼一輩子」如此重的話題,極具反差感。《我一伸手抱住我》早於去年6月發表,曲名令人想起《一人之境》,但後者更像是在排解孤單的歌,而前者則是一首自我肯定、自我鼓勵的安慰歌曲。先以「我的時代是/真的太差」直接交待主人翁處境,然後歌詞中的「無奈無力無用無罪無憾無論誰保佑我」,巧妙地利用文字營造壓力,及後音樂用迴聲的效果唱出「告訴自己/撐得過別驚慌」(迴聲竟有點像謝安琪的歌聲),點出突破困局的關鍵,歌曲不繼強調「我」,肯定個體,「不必奢求誰愛我」,最終完成「我一伸手抱住我」。

對於筆者來說,最後一首《唱到聲沙》是一首bonus track,皆因那是浸會大學時期的歌,事實上小冊子最尾一頁特別鳴謝了歷屆成員。歌中的「聲沙」與「Senza」發音相近,是他們的代表歌,以往不時歌唱,近年卻少有翻唱,這次再次聽到,仍有種清新,正面和青春的感覺。Senza刻意將這首別具意義的歌放在最後,呼應文案所說「當時針分針指向12,一切歸零」,回到最初。

Senza能在此刻推出新EP著實可喜可賀,特別是受疫情影響下,香港無伴奏合唱活動大受影響,例如每年最大型的活動「香港國際無伴奏合唱節」已經連續兩年停辦,相信短期內難有海外組合能親自來港演出。同樣由香港青年協會舉辦的香港國際無伴奏合唱比賽也同樣停辦了兩年。香港首個專業無伴奏合唱劇團「一舖清唱」原定去年往海外演出,現在演期遙遙無期。

其實早於2019年,香港無伴奏合唱的熱潮略有減退,最好的指標是商場的演出減少了,甚至連聖誕、新年這些旺期也鮮有無伴奏表演。幸好隨著疫情好轉,演出陸續回復正常,例如一舖清唱在大館重演了《維多利雅講》;JmJazz則獲法國五月邀請演出;彭祖容也舉辦了《全人造聲》音樂會;學校也重新邀請本地團到校進行演出或工作坊。特別一提是VSing早前入選「Chill Club年度新人」,又獲康文署邀請,成為「香港周2021」表演單位之一。除了實體演出,當然還有很多本地組合如「半肥瘦」、「AMuiXis」、「前面有樂」、「Echogram」等努力製作網上演出和音樂影片。但願早日能在現場欣賞以上各隊的表演,也期待有更多組合能推出專輯。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