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9/1/10 - 13:25

誰說藝術「跳出固有思維」一定好?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展覽期間的義工。(楊天帥提供)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展覽期間的義工。(楊天帥提供)

我在這專欄第一篇文章曾寫,「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簡稱「大地藝術祭」)不只是「一連串藝術活動」,而是憑藉藝術製造「非常」的經驗,讓外來觀眾以至在地居民,得以發現「日常」以外的可能。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展覽期間的義工。(楊天帥提供)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展覽期間的義工。(楊天帥提供)

廣告

仔細想,這話說得很模糊、很不充份。

不只是藝術祭,「發現日常以外可能」這句話經常用來形容各種藝術。類似的用語還有「跳出日常」、 「 跳出框架」、「跳出固有思維」、「開拓全新想像」和 「打破固有邏輯」⋯⋯當然,這些通常都屬是稱讚。「XX作品能讓觀眾跳出固有思維,發現日常以外可能⋯⋯」相信沒有人會把它理解為某種批評或不幸。「真可悲!他跳出了固有思維!」沒這樣的事。

只是,為什麼「跳出固有思維」就等於好?「跳出固有思維」和「好」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在這篇文章,我想用盡量淺白的語言,證明它們沒有必然關係。先讓我們仔細想想「跳出日常」、 「 跳出框架」、「跳出固有思維」等,到底在說什麼。當然,它們之間有著細微差異,但都有一個共通意思﹕有些想法正在主導我們日常生活,而我們要跳出去。於是,立即出現了第一個問題﹕跳出哪個想法?

因為主導日常生活的想法不只一個,而是成千上萬。假設有個人叫陳貓貓,主導他陳貓貓生活的想法,可能有「人就是一定要上班的,不上班是懶蟲」、「男主外,女主內」、「超過65歲便要退休」等。除非你讓陳貓貓得腦震盪,否則任何藝術活動,都不可能一口氣把他所有的想法打破。因此,「跳出日常」、「跳出固有思維」之類說法其實都不夠全面。你應該問﹕哪個日常?哪個固有思維?

然而這只是問題的開始。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展覽現場一隅。(楊天帥提供)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展覽現場一隅。(楊天帥提供)

現在讓我們再假設陳貓貓去了「大地藝術祭」。他看到一些婆婆,雖然沒有上班,卻積極做義工,跟參訪者聊天,替他們送上麥茶和冰蘿蔔。他被撼動了。他發現自己認定「人就是一定要上班的,不上班是懶蟲」原來不必然正確。不上班的人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努力!我們可以說,因為藝術祭,陳貓貓跳出了「人就是一定要上班」的固有思維。

從一般觀點看,這就已經足夠。藝術祭很成功,因為它讓觀眾跳出固有思維。

然而,陳貓貓的思考旅程其實並未結束。跳出固有思維後,他必須建立另一套新思維,否則他的世界觀將會變得支離破碎。換句話說,他必須要對「何謂上班、何謂懶?」的問題重新給個說法。如果不給,他根本無法再理解這個世界有人上班這回事。所以他始終要找個說法。這套說法從哪裡找?不要忘記,雖然他跳出了一些生活思維,但還有另一些他根本沒有跳出。這些思維將會為陳貓貓所建立的新說法提供材料。

比如說,因為陳貓貓遇上的都是婆婆,他可能會動用「男主外,女主內」的思維,發展出「不上班是懶蟲,但女人接待客人可獲豁免」的想法;又或者,動用「超過65歲便要退休」,而得出「不上班是懶蟲,超過65歲的則可做義工」的結論。

陳貓貓動用哪些思維,發展出什麼說法,因許多不同因素而定。當中一些是與藝術祭無關的﹕陳貓貓的家庭背景、他所接受的教育、他是貧窮還是中產,以至他最近看過什麼新聞,遇到過什麼事等。然而,也有一些因素與藝術祭相關。比如,因為藝術祭的宣傳老是說「令公公婆婆展露笑顏」,這會令陳貓貓參觀藝術祭時有個預設,認為他的體驗與老人有某種關連。在這種關連影響下,他有更大可能往「超過65歲便要退休」而不是「男主外,女主內」的方向思考。

那麼,他「跳出固有思維」之後得出「超過65歲的人要做義工」這新想法,算不算「好」?

好與不好是價值判斷,悉隨尊便。然而我們最少可以肯定一點,那就是僅僅「跳出固有思維」不一定等於「好」。舉一個極端例子﹕辦一個展覽,讓人「跳出固有思維」後傾向往納粹主義的方向重建新思維。它好不好?我相信你不會說好。所以,讓我們當個聰明觀眾。以後有廣告、藝評人、藝術家、策展人或主辦單位告訴你,「XX作品能讓你跳出固有思維」,你應該反問﹕哪個思維?跳到哪裡?

(文章轉載自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