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藝術贊助者

2020/12/16 — 9:53

筆者想談一個比較冷僻生疏的題目:藝術贊助者(Art Patron)

靈感源自香港藝術館正舉行「波提切利與他的非凡時空 ─ 烏菲茲美術館珍藏展」,展覽談及 Medici Family(美第奇家族)、Sandro Botticelli(波提且利)和文藝復興的關係,因此筆者宏觀略述Art Patron的意義,為展覽美上加美相輔相成。

Art Patron:從Medici Family、Gertrude Stein到Charles Saarchi

廣告

藝術詞彙中,提及紅帽商人Medici Family,必然聯想Art Patron一字。Art Patron解作藝術贊助者,即個人、團體或家族,提供贊助或支持藝術家從事藝術工作或完成某些藝術作品。

香港藝術館展覽內Lorenzo Medici的模型

香港藝術館展覽內Lorenzo Medici的模型

廣告

西方藝術史中,Art Patron歷史久遠流長,遠可追溯至中世紀的天主教會,以贊助形式讓藝術家創作宗教為題的藝術作品及建築。談及Art Patron,又會說到一連串赫赫有名的人物:John Ruskin、Gertrude Stein、Peggy Guggenheim、Charles Saarchi,他們正正分別代表不同藝術思潮及時期的Art Patron。贊助形式各有不同:有些贊助者是團體或家族富可敵國位高權重,出錢出力包食包住,為藝術家提供相對穩定生活環境及金錢保障,從而一心一意全神貫注地投入藝術創作;有些是藝術經銷商,別具慧眼發掘當時寂寂無名的藝術家,低買高賣;有些是文人雅士單純藝術愛好者,本身生活不太富裕,但在心靈、金錢及物質上支持藝術家,甚至為他們到處張羅畫室模特兒顏料工具展覽場地等。

Art Patron:遺珠之憾

同時,雖然Art Patron地位舉足輕重但常被世人遺忘。

Portrait of Gertrude Stein, Pablo Picasso, 1906

Portrait of Gertrude Stein, Pablo Picasso, 1906

先談舉足輕重,正所謂「贊助者有的是金錢,藝術家有的是才華」,這種互補關係精深微妙。庸俗點說,若不是贊助者來幫助藝術家,藝術家的生存早就「玩完」,更遑論藝術創作。除了金錢之外,也有些贊助者是藝術思潮背後的大推手,穿針引線偶作紅娘互相介紹,同時為藝術家舉辦展覽搖旗吶喊。藝術史上很多偉大藝術家及藝術作品,都是因為贊助者支持及幫助下,才能橫空降世及留存至今。從西斯汀教堂上的《創世紀》、Botticelli名作《維納斯的誕生》、到Gertrude Stein如何幫助尚未成名的Pablo Picasso、Peggy Guggenheim發掘Jackson Pollack的過程、Charles Saarchi贊助英國藝術團體The Young British Artists等,例子屢見不鮮比比皆是。

Portrait of Paul Durand-Ruel, Pierre-Auguste Renoir, 1910

Portrait of Paul Durand-Ruel, Pierre-Auguste Renoir, 1910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少藝術家都會為他們的Art Patron畫下肖像畫,原因有部份是受Art Patron委託而畫,但更多是藝術家身無長物無以為報,故善用自己專長報答他們。從肖像中可理解當時贊助者和藝術家的關係,從而研究贊助者支持藝術家的動機及意圖、受贊助藝術作品的形式等,也是處理藝術史的切入點。

當讀者欣賞印象派名作Impression, Sunrise時,你會記得Claude Monet還是Paul Durand-Ruel?

當讀者欣賞印象派名作Impression, Sunrise時,你會記得Claude Monet還是Paul Durand-Ruel?

再說常被世人遺忘,一般觀眾欣賞藝術作品時,多對眼前實實在在的藝術作品評頭論足,少對藝術作品背後勞心勞力眼光獨到的Art Patron點頭說道。以印象派為例,一般印象派為題美術書籍,多以1874年第一屆名聲狼藉「印象派展覽會」為起點。然而,如需深入理解印象派的來龍去脈,必需認識一個商人的生平:Paul Durand-Ruel,他是一名法國藝術經銷商,早於1870年左右已經洞悉印象派畫作驚為天人的潛力,並多次冒著破產風險不斷收購印象派作品,憑藉畫家賣畫維持生計及Durand-Ruel對藝術不屈不撓的熱情,使印象派畫家渡過一次又一次生活困境,Durand-Ruel更利用自己人脈到不同國家為印象派畫家舉辦展覽,印象派作品才能跨越疆界名聲四起。坊間多以Édouard Manet尊稱為印象派之父,但如沒有Durand-Ruel作為Art Patron,相信當時整個印象派故事很難延續下去。

筆者引用Claude Monet對Durand-Ruel評價作為Art Patron一文小結:

「We would have died of hunger without Durand-Ruel, all we impressionists.」

文章太長沒人看,下次再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