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我們一起交流生命故事,好嗎?

2018/12/5 — 12:49

這一代的年青人好辛苦。

聽到這句話,你有什麼想法?一代不如一代?廢青又想曠課?根本就是懶、抗逆力低,只懂在社交媒體上無病呻吟?

千載一念劇團藝術總監馮世權發現,主流社會習慣「想當年」,認為時下年青人不愁溫飽、家長把所有資源投放到他們身上、享有 12 年免費教育等等,容易輕視下一代面對的難處。近年學生自殺情況掀起關注,激發他籌辦一個香港生命教育劇場節(下稱「教育節」),希望在社會找到空間讓年青人表達情緒,透過表演藝術找回生命的動力。

廣告

馮世權-藝術總監及導演

馮世權-藝術總監及導演

廣告

馮世權邀請參與教育節的年青人回顧人生一個低谷,他一度以為普遍都是為成績差或家人不明白自己而不開心。當聽到有人覺得生存毫無意義,認為自己是爛泥、垃圾,世上沒有人需要自己,所以自己是可以離開世界時,他覺得很震撼。「以前無論發生什麼事,我覺得回到家就有人傾訴,或可以窩在房裡大哭一場。可是,他們的家庭關係很疏離、很複雜,想擁有自己的房間更是奢侈。」家已經未必是可以保護年青人的樹蔭,有時候是他們最想遠離的地方,寧願跟朋友逗留在學校及社區中心。另外,馮世權指當年教改的口號「求學不是求分數」說得動聽,事實上「求學不但求分數,也求其他學習經歷和時數」。現今年青人的學業壓力大得難以想像,成績好之餘,也要精通十八般武藝。「社會物質生活豐盛了,年青人的精神健康卻截然不同,這個城市的生活為他們帶來濃厚的孤獨感,確實每一代人都有自己面對的壓力。」

是次教育節由香港藝土民間及千載一念攜手合作,並獲民政事務局、青年事務委員會及 Carolina Gutterres Memorial Fund 資助,在觀塘海濱公園旁的創意平台—發現號進行活動,及邀請到社工譚雪盈在過程中一直陪伴年青人。計劃先到 30 間學校及社區巡迴演出劇場《低谷行》並與現場觀眾互動,繼而招募了近 30 位不同學校的年青人一同創作及親身演繹戲劇《越過低谷》,向親朋大眾剖白他們的內心世界。最後,參與計劃的戲劇導師、社工及年青人會合作把當中的經歷輯錄成書。

馮世權相信人生並非只有專業取向,希望把教育節焦點放在參加者的個人成長上。《越過低谷》融入編作劇及敘事治療元素,所以導演的身份不會放太高,劇本內容都來自年青人的經歷,當中探討的題目、如何面對逆境及走出低谷,都靠集體創作出來。就算參加者在過程中未必找到人生志向,他們會知道這個演出對他的生命有何意義,了解到生命中有什麼價值觀在影響或阻礙自己個人發展、以及已經擁有一個情緒支援群體,可以舒服自在地發聲,互相包容、聆聽、勉勵、一起哭、一起演出屬於他們的故事。「這是藝術教育,而不是專業的藝術發展部份。」

敘事治療相信人本身從來都不是問題,只有問題才是問題。因此,把問題「外化」後,一個人可以更有力量對付困擾。有位年青人在公開表演的表現未如理想,即使老師沒給予什麼壓力,他因為看不起自己沒有上學半年,社工介入後他終於復課。譚雪盈強調改變並非由身邊人帶來,她會問年青人:「你付出了什麼?」生命由自己主宰,不需要照單全收所有壓力或支持。那位年青人願意承認曾經挫敗過、願意再次回校面對那份壓力,縱使過程痛苦,他也鼓起勇氣並找到自己的方法面對。「這就是賦權。身邊人的支援當然是一個助力,但最重要是這個年青人決定改變,從低谷走出來。看到年青人再次為自己與問題的關係定位,反過來控制問題所帶來的影響,也是這個計劃美麗的地方。」

譚雪盈-社工

譚雪盈-社工

教育節也嘗試追求藝術教育路上的真善美。「我們真摯地分享自己的故事,在包容的空間創作,然後善意地向觀眾表達對自己來說有生命動力的訊息,彼此交流自己的生命故事,達至各種美善的效果。」馮世權認為,「這樣推行生命教育,比在課堂純討論、老師單方面傳授知識和資訊,或在學校聽十個八個由上而下的講座有用千百萬倍。那些並非沒有用,只不過藝術所觸動及重塑到的人生意義和價值部份,某程度上是知識未必傳授到的。」他指出目前很多藝術家其實都在從事相關工作,因此非常期盼能舉辦第二屆教育節,漸漸建立一個氛圍,讓生命教育以不同的藝術方式例如音樂、繪畫、舞蹈去呈現,讓更多藝術家和年青人有機會參與,將來每一區都有生命教育劇場的演出。

每個人的生命軌跡都有很多被忽略的生活經驗一直幫助我們越過低谷,讓我們與年青人一起找出那些生命故事的意義、洞察心底的渴望,因為活出生命的本質本是理所當然。

網址﹕https://bit.ly/2Qjak8y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