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狐書生》是否同性戀?

2021/3/14 — 9:29

《赤狐書生》劇照

《赤狐書生》劇照

繼《捉妖記》票房豐收後,安樂公司又與中國大陸合拍真人與動畫結合的古裝魔幻大作《赤狐書生》,但不能繼續叫座,在大陸市場反應不佳。2015 年《捉妖記》帶來荷里活式電腦動畫技法,取材聊齋奇談,加上武俠與喜劇元素,形成新奇效應,內地收入二十多億人民幣(3.85 億美元),當年刷新中國電影最高票房紀錄。 2018 年《捉妖記2》水準麻麻,但票房亦高。到了《赤狐書生》,去年十二月大陸開畫失收,近日香港上映也不熱門。

以戲而論,《赤狐書生》的成績確實不理想。一方面過於搞笑搞打搞魔怪,誇張從俗。另一方面想表達超乎族類的真情真義,讓人與狐相親相助,無分彼此,互不歧視,可惜拍得曖曖昧昧,不夠感人。只能說,此片力有未逮,不過也有一些比較特殊之處。

劇情描述一狐仙與一書生的離奇故事。狐仙,就是舊時中華民間傳說常有的狐狸精,聊齋當然亦多狐妖。提到狐狸精,大家通常想到的是雌性,化身艷女,專門勾引男人。本片的狐仙則十分好心,絕不害人,而且狐仙與書生都是男性,構成同性奇緣。

廣告

內地男星李現飾演赤狐「白十三」,鬼馬胡鬧,在狐仙學堂未能畢業,這次下山,要取得書生「王子進」體內的仙丹,才可成仙。來自台灣的陳立農飾演這書生,是「擔屎不偷食」的正人君子,被稱為呆子,和生猛的赤狐結成歡喜冤家。

這兩個少男同行歷險,屢次遇到妖魔鬼怪,赤狐始終不願對書生奪命取丹,還捨命救他,書生同樣不惜犧牲,對赤狐情至義盡。我看後不禁想到,他倆是否同性戀呢?此片本身沒有搞基,只談友情,亦提到狐狸要報答前世又前世的救命之恩。總之,他倆的感情異常深厚,看來超過友情與報恩,簡直永世不忘。

廣告

問題是這對男星都不大入戲,擦不出火花。李現演赤狐生動有型,但為何全無魔法呢?陳立農據說是青春偶像,但今次書生扮相不大好看,顯著不及《倩女幽魂》的張國榮。

其實片中也有男女戀情,就是書生在花街妓院,要把娶妖艷妓女(哈妮克孜飾演,其實是女鬼),救出火坑,甘願為她付出性命。總之這書生對男對女都捨命傾心,很有情義,不過他看來對男性最感興趣,還念念不忘另一個男子:王耀慶飾演的前輩書生,不斷追尋他。

王耀慶的角色最有諷刺性。這個有大志的書生,不斷應考都失敗,考到老考到死,變了鬼仍然陰魂不散,苦苦留連在貢院試場。片中古代試場的情景,拍出黑色荒誕感,當然亦影射當今中國學生應考之苦,比科舉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

同性的長情奇緣,以及鬼域般的試場應考,是《赤狐書生》兩個比較特異之處。其他奇景與電腦特技,包括九尾狐和青蛙精等,都醜怪多過可觀。

此片由宋灝霖、伊力奇聯合導演,改編多多小說《春光花月夜》,這書名來自唐詩。我想起 1961 年西片《春光花月夜》 (Fanny) ,這是荷里活重拍法國愛情名作,李絲莉加儂、賀茲保荷斯、司花利亞、查理士杯亞等合演,悲喜交集很動人。

亦聯想到《聊齋誌異》的狐狸精,有女亦有男,《俠女》就是男狐狸精勾引書生搞基,終於被俠女擊敗。胡金銓改編為武俠名片《俠女》,刪除了狐狸精和同性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