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3/2 - 23:55

走了那麼遠的路

在德國出身、後在斯洛文尼亞和荷蘭生活的行為藝術家Ulay(1943-2020)過身了。他跟如今舉世知名的塞爾維亞籍藝術家Marina Abramovic在1988年的作品The Lovers,肯定是藝術史上,有關愛情而最動人的作品之一。約干年前寫過短文介紹這作品,在此再分享,也作致敬。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Ulay跟Abramovic都是行為藝術家。在1970年代,二人均已發表過不少甚具實驗性的創作。1976年,他們遇上同月同日出生的對方後,開始了一系列共同創作,再拓闊行為藝術的可能性,至今他們合作的創作仍為人津津樂道。他們既是對方的繆斯,也是極親密的情人,不論在作品中或是在生活,都嘗試打破個人的身份,實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融關係。

他們在八十年代聽說太空人在月球上唯一見到的人造物只有萬里長城後(現在許多人都知道那並非真確的),決心要到那兒,並萌生了二人從長城兩端各自起步,一直步行至相遇的念頭,這籌備中的計劃就叫The Lovers。他們的計劃是,在各自走完2500公里路之後,要在相遇那刻結婚。當時要申請進入中國進行這浪漫的創作,並不容易,他們前後花了八年時間,才得到批准。

然而,到他們可以啟程之時,二人關係變異,並打算分開,於是將這次步行轉化為更戲劇性的創作:他們決定在長城中間重遇,說一聲再見,然後分道揚鑣走完剩下的路。

1988年春天,Ulay在戈壁沙漠一端(西面嘉峪關),Abramovic在黃海一端(東面山海關),各自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長城步行旅程,當中不少路段都非常崎嶇,Abramovic在後期要使用手杖輔助。經過整整90天日夜徒步前進,1988年6月3日,他們在長城位於山西的一段上相遇及擁抱,同時道別,從此分開生活、分開創作,分開走自己的路。無疑那90天的過程,是歷史裡情人道別所有過最轟烈與教人心碎的儀式。

Abramovic在回想這「表演」的過程時說,那讓她意會到不論一個人做過何事,最終他還是獨自一個的。「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也許,世間所有的情愛,在恢弘如長城的尺度之下,其實都只是那次擁抱:走了那麼遠的路,相遇,然後告別。

(近年不少人看過2012年公映、關於Marina Abramovic的記錄片The Artist is Present ,片名跟她2010年在紐約現代藝術館展演的作品一樣,而該片的重點也落在那作品。這創作中,她要在美術館的大堂,連續兩個多月,每天坐在椅子上,她眼前有另一張面向著自己的椅子,中間隔著一桌子。每位去到的觀眾,都可坐在無人的椅上,跟Abramovic對望一段時間,可長可短。她迎來了1,545人,總共跟不同人對望過736小時30分鐘。其中一人,就是Ulay,他來給舊情人驚喜了。 相信許多觀眾在影片中,看到她跟Ulay在藝術館裡再遇,互相凝視的一幕,也會跟他們一樣忍不住落淚。22年後,二人都千帆過盡,能在藝術之中再一次深情凝視對方,又是另一無比動容的相遇。)

廣告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