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樹榮

超越語言和性別的劇場試驗    尋找真實的詩意 — 訪問鄧樹榮《李爾王》

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鄧樹榮曾執導過《哈姆雷特》和《馬克白》,分別討論年輕人的掙扎,以及中年人的慾望,最近,他正和九位女演員一起排練《李爾王》,以無言劇的手法,窺探手握權力的老人面對死亡的處境,將於十月底,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公演。

《李爾王》劇本篇幅雖長,故事很通俗易懂,年邁的李爾王將國土劃分成三,打算交給三位女兒,託付之前,要女兒對他表白「心跡」,巧言令色的人最懂奪權,長女高納里爾及二女里根哄得李爾王很滿意,平分國土,而幼女考狄利婭不願誇大其詞,則被驅逐出境,即使李爾王的忠臣肯特直諫,也落得被流放的下場。其後,李爾王先後被兩位女兒侮辱,才知錯信二人。

另一邊廂,老臣葛羅斯特庶子愛德蒙,誣衊其親生兒子愛德伽計劃謀財殺父,葛羅斯特追捕親兒,最後,當然被私生子逼害,雙眼被挖,臨死前才認出,對自己最忠心的愛德伽。而高納里爾和里根愛上愛德蒙,二人爭寵,里根被姐姐毒殺,高納里爾則在獄中自殺,愛德蒙害怕考狄利婭奪其王位,下令處死她,最後自己也在決鬥中被哥哥刺死,只有李爾王﹑愛德伽和奧本尼(高納里爾的丈夫)生還。鄧樹榮估計,演畢全本《李爾王》需要四個半小時,而有「簡約劇場煉金術士」之稱的他,將會抽取最重要的情節,將其濃縮﹑擴大﹑重新組合,透過無言劇的形式,呈現人物之間的關係。

《李爾王》排練相片

分三個階段排練    預留時間供創作團隊沉澱提煉

實不相瞞,雖然我很喜歡《泰特斯2.0》,但對於「煉金術士」四字還是頗有保留,畢竟劇場講求團隊合作,一個人,如何在劇場煉金?直至訪問那天,在排練場看排,空間內的空氣相當凝聚,創作團隊屏息靜氣,將所有注意力放在鄧樹榮身上,只要他問:「這裡是接哪一段?」演員熟讀脈絡,立即能夠解答。而《李爾王》也有別一般排戲方式,它將七個星期排練期,分成一月﹑六月和十月,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即興﹑身體訓練為主,第二階段讓演員消化和沉澱,第三階段,則是去蕪存菁,修剪出最貼近導演所想的版本。

《李爾王》排練相片

以肢體化的方式將情節昇華   展現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鄧樹榮強調:「以肢體化(physicalisation)方式呈現關係,就是《李爾王》是核心呈現的東西。」序幕中,長女高納里爾(彭珮嵐飾)和二女里根(吳鳳鳴飾)撫摸李爾王(葉童飾)的臉蛋和雙手,其後李爾王再走向幼女考狄利婭(鄧天心飾),幼女看了父親一會兒,正低頭轉身,李爾王卻用力扯她頭髮。正因是無言劇,觀眾聽不到台詞內容,反而提供空間和框架,想像舞台上發生的事,例如李爾王突然將幼女驅逐,對鄧樹榮來說,可以解讀成李爾王是老人癡呆症患者,才會急速下這個決定。

而另一場戲,李爾王(葉童飾)坐在椅子上苦惱托腮,弄臣(鄧天心飾)神態輕鬆地出場,在旁邊意圖哄李爾王開心,結果被她一怒之下推開,老臣肯特(梁佩儀飾)戴著帽子從右後舞台攜劍出場,眼神堅定,圍繞舞台蹲步前進一圈,展示了這個喬裝成他人的老臣,小心翼翼地保護主人,令人聯想出三人於荒野生活時的意象,以及各人的內在狀態。

《李爾王》排練相片

全女班演員   打開思考空間

早前,鄧樹榮以全女班陣容排演《安提戈涅》,他形容這個安排是一種戲劇的假定性,屬於非寫實的表演手法,卻打開一些性別流動的思考空間,就如戲曲演員,也常常由女演員飾演男角,觀眾也不會因演員的生理性別而質疑其表演。另一方面,恰巧在《李爾王》的故事,長女和二女出賣父親,是故李爾王不斷詛咒女兒忘恩負義,鄧導好奇,當女演員飾演李爾王,演繹詛咒女性的情節,又會有怎樣的效果呢?於是,他把全女班的元素也加進來,嘗試以女性的身體,探索前語言和語言的關係,取其合適的表演詞彙,達致來自真實的詩意。

讀到這裡,你也許會問,到底甚麼是真實的詩意?我會說,那是觀看藝術作品而生的個人感受,只能意會,不能言傳,要入場體驗才會懂得。

 

《李爾王》現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http://www.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42485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2021.10.28-30 8PM

2021.10.30-31 3PM

團購優惠:

每次購買正價門票4至5張可獲9折優惠;6張或以上可獲8折優惠

節目查詢:21445335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