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趙婷《再生騎士》與西部片

2021/4/4 — 9:16

《再生騎士 (The Rider) 》劇照

《再生騎士 (The Rider) 》劇照

2017 年,趙婷 (Chloé Zhao) 自製自編自導《再生騎士 (The Rider) 》,這是她繼 2015 年《哥哥教我唱的歌》後,在美國拍攝的第二部電影,甚獲好評,美國上映票房四百多萬美元,以獨立小製作來說收入不錯了。奧斯卡兩屆影后法蘭西絲麥杜曼很欣賞該片,於是找她拍攝《浪跡天地 (Nomadland) 》,法蘭西絲麥杜曼主演, 2020 年拍成,藝術性大受讚揚,不斷得獎。

我在兩個多月前談過《浪跡天地》,現正在香港上映,由於不是娛樂片,戲院不多,但很值得觀賞。《再生騎士》也來了,場次更少。

《再生騎士》是美國西部牛仔片,特色在於十分寫實,拍攝現今智能手機時代的西部,和傳統西部槍戰片大異其趣。儘管時移世易,然而美國西部荒山野嶺似乎至今不變,仍然蒼茫奇偉,地大人稀,荒蕪得很。

廣告

片中青年騎士,身為騎野馬狂牛表演的 rodeo 新進之星,這種危險競技使他頭部受創傷。劇情描述他逐漸康復,但身體仍不健全,而且家境不好,於是去超市打工賺錢,又做馴服野馬工作,對馬匹很有感情。他諸事不順利,相當苦悶,尤其在痛失愛馬後,他想不顧一切,再去冒險參加 rodeo 騎術競技,結果怎樣呢?

頗多影片拍攝拳師、車手或其他健將,重傷後苦練再創奇跡,不少取材真人真事。《再生騎士》最獨特之處,在於不落這類勵志「俗套」。此片並不煽情,亦無奇情激情,而拍出充滿真實感的當地環境和生活細節。至於主角能否「再生」?則關乎人生很實際的抉擇。

廣告

據維基百科的資料,《再生騎士》在美國南達科他州的松脊保留區拍攝,角色都是 Lakota Sioux 族人,即印第安土著原住民,不過多數看來像白人,只說英語,或許混血同化了。

演員全屬當地素人, Brady Jandreau 演主角、 Lily Jandrieu 演自閉症妹妹、 Tim Jandreau 演爸爸,可能跟片中同樣是一家人。主角外型好,表現甚佳,馴馬情景真材實料。妹妹則天真可愛,兄妹情深。還有多個角色演自己,包括騎術競技受傷而痴呆癱瘓的 Lane Scott ,很突出。片中的 rodeo 情景,主要用手機或電視重播競技舊片段,亦是演出者的過往實錄吧。

有朋友認為《再生騎士》好過《浪跡天地》,我不同意。其實前者以青年男角為主,後者主角是「老殘」女性,顯著不同,共通的是蒼茫大地和野外草民。《再》片拍出風格,而比較單薄,到《浪》片就進一步作出更精練和豐富的發揮,成為真正佳作。

至於華人導演拍攝美國西部片,趙婷不是第一位,李安早在 1999 年便拍出《與魔鬼共騎 (Ride with the Devil) 》,是南北戰爭時期西部片,票房和評價都慘敗。六年後,李安拍成《斷背山》就得獎叫座很成功,故事發生於現代西部,也有 rodeo 競技。

現代美國西部寫實劇情片其實早有名作,特別享譽是 1963 年《牧野梟獍 (Hud) 》,馬田列特導演,保羅紐曼主演。必須一提黃宗霑的黑白攝影十分出色,使他第二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獎。黃宗霑生於廣東台山,成為荷里活歷來攝影大師之一。

1969 年的《午夜牛郎》,則是現代美國牛仔出城淪落記。近年有《風河谷謀殺案》,在冰天雪嶺的現代美國印第安人保留區發生驚險血案,相當奇情刺激。還有拍攝舊時美國西部的《淘金殺手 (The Sisters Brothers) 》,法國的 Jacques Audiard 導演,火爆槍戰,拍出黑色殘酷感和荒謬感。

香港片方面,《紅番區》的成龍在美國大展身手,與西部及印第安人無關,但他演過一些荷里活西部片,包括《贖金之王 (Shanghai Noon) 》。李連杰主演《黃飛鴻西域雄獅》在美國西部歷險,落難時還被印第安人救起。吳宇森的美國片《烈血追風 (Windtalkers) 》拍攝二次大戰時,美軍的印第安密碼員建立奇功。

我亦想到中國的「西部片」,除了武打槍戰那種(例如《雙旗鎮刀客》),也有寫實傑作, 1986 年田壯壯導演《盜馬賊》拍攝藏族牧民鋌而走險, 2004 年陸川導演《可可西里》拍攝青海高原巡邏隊追捕盜獵者,都很優異。相比之下,《再生騎士》簡單得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