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足不出戶看藝術】因封城而生的網上展覽

2020/2/17 — 11:51

香港沒有「封城」,頂多只能算個「局部封關」。然而,政府公共場所關了,學校關了,大家外出不是為了上班,就是為了撲物資。公務員繼續在家上班,師生展開陌生的線上教學之旅。政府承認口罩供不應求,要留給前線的醫護、清潔工和警察;呼籲企業安排員工彈性上理,減少外出,降低感染機會——沒有宣之於口的是:避免不必要的口罩消耗。

本月初,我開出「足不出戶看藝術」的題目,希望給自己一份功課,嘗試以科技克服看展實體空間的限制——安坐家中可否繼續看藝術、做評論呢?近日,我剛好看到廣州畫廊「扉美術館」發起「家就是美術館」的徵集活動,邀請網民在「不能外出的日子裡」,分享被困居住空間而併發出的創造力。第一輪徵集主題是「元宵」,作品在 2 月 10 日上線。「扉美術館」一共收到近百份投件,來自中國大陸的城市,也有海外朋友的參與。主辦單位精選其中 30 組作品發佈於網路,建立「第一期展覽」

線上展覽與「足不出戶看藝術」的理念不謀而合。我起初也有想過「網上策展」,把一些覺得有意思又回應到當下的作品組合,以虛擬展廳的方法在網上發佈。「家就是美術館」算是實踐了我一部分的想法,而且更多了一層公眾參與的向度,所以一見到就引起了我的關注。

廣告

細看作品,我覺得訊息挺豐富的,從民眾記錄的影像,窺見不同的生活狀態,反映各人應對閉關的策略。

展覽劈頭一組攝影作品李澤鑫的《三個人在家》,攝於河南省新密市。朱紅大門與揮春固然搶眼,作品重點在於門右方兩張小小的 caption,寫著「三個人在家,2020,行為,禁止外出」。簡單而聰明,甚有概念藝術的風味。把悶在家裡的困境變成「作品」,帶點自嘲,又不失幽默,大概可以稍稍紓解愁懷。

廣告

《三個人在家》
李澤鑫
2020.02.08 河南省新密市家中

《三個人在家》
李澤鑫
2020.02.08 河南省新密市家中

《三個人在家》(局部)
李澤鑫
2020.02.08 河南省新密市家中

《三個人在家》(局部)
李澤鑫
2020.02.08 河南省新密市家中

相對於一些完成度比較高、比較「像藝術」的作品,我更喜歡看那些記錄日常的照片。譬如,叮叮媽媽的《野餐》,在廣州家裡地板上鋪出布巾,父女席地對座,吃著小食。無法出去草地野餐,在家裡硬地野餐,雖然無可奈何,但可見一家人嘗試維持生活樂趣的努力。

《野餐》
叮叮媽媽
2020.1.27 廣州家裡

《野餐》
叮叮媽媽
2020.1.27 廣州家裡

DJ 彭偉的《家就是電影院》算是異曲同工之作。同樣是廣州家裡,男孩看著黑板上寫著「今日上映」,列出不同時段播放的電影。就像《野餐》一樣,孩子無法出去看戲,父母就設法在家裡做出個「私人電影院」,減低生活失序帶來的失望。同理,長沙陳娟的《動物園》,孩子在種滿花草的陽台裡,開一盤水出來,泡著那些動物模型,全情貫注地玩耍。

《家就是電影院》
DJ彭偉
2020.02.06 廣州家中

《家就是電影院》
DJ彭偉
2020.02.06 廣州家中

《動物園》
陳娟
2020.02.07長沙家中

《動物園》
陳娟
2020.02.07長沙家中

我不難想像這三組作品,大概是孩子「迫出來」的結果。大人盡力用理性壓過自己想要出去的欲望,但孩子不管你甚麼病毒不病毒,喜歡到處跑是他們的天性。說服不來,父母只好發揮創意,併合想像,設法在家裡創建一個類比家外的世界。一家大小投入進去,或者可以暫時忘卻外面的風風雨雨。

躲在家裡只能一時,但防範病毒卻不能避一輩子。今時今日的通訊科技雖然容許我們擁有不外出的條件,但不代表我們因此就放棄了外面的世界。日子久了,我們還是會悄悄地萌生溜出去的欲望。家裡相對安全,但街頭的一切仍然吸引。

就像貞杰的《玩具旅行社》,他們一家在福建泉州,但同樣受疫情限制,盡量少外出。寄住的侄兒帶來飛機氫氣球,是玩具,也是極有意義的道具。氫氣球升到盡頭也不過是頂貼住天花,而且貞杰更說作品從 1 月 25 日持續到 2 月 2 日。飛機,是出行的交通工具,具體象徵想要出去的欲望;而飛不出去的飛機,正好流露出人們想出不能出的鬱悶。

封城,或許嚇倒了你不敢隨意踏出家門,但禁止不住人們對於外面世界的憧憬,更可能是發揮創意的機會——因為,藝術向來都是在限制裡面實踐無限意念呀!

《玩具旅行社》
貞杰
2020.01.25-02.02 泉州家中

《玩具旅行社》
貞杰
2020.01.25-02.02 泉州家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