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足不出戶看藝術】We Shall Overcome,與《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2020/2/3 — 14:01

每日新聞重點,看那最新確診人數,有沒有死亡案例,有如當年沙士來襲的「生活日常」。事隔 17 年,中間又發生那麼多事,實在難以記得當年疫情數月的種種細節,只有一些小東西記到今天。其中一樣是當年港府發起「心連心全城抗炎大行動」,群星合唱主題曲《香港心》(改編自 1960 年代民權抗爭歌曲《We Shall Overcome》)。

不知道,還有幾多人記得此歌?今日重看 MV,可謂百感交集。一來,感慨現在高官連做 show 都懶做,只懂在發佈會上說空話;二來,感嘆那些紅星名人幾多加入「護旗手」行列,推出這些歌曲恐怕只會更加招人話柄。時移勢易,17 年來香港改變太多太驚人。疫症再臨,抗炎大行動不再,主題曲也自然無必要。

廣告

「香港有咩冬瓜豆腐都中意整隻歌出嚟。」藝術家楊嘉輝(Samson Young)曾這樣說。

危難之際,演藝界合力以歌鼓勵世界,不只是香港獨有的慣例。籌辦威尼斯視藝雙年展《楊嘉輝的賑災專輯》展覽時,Samson 早已研究過,亦都「帶著同情批判」過。大難臨頭,唱唱歌可以改變甚麼?你有心都好,但你的行動實際是無作為無幫助——這可說是賑災歌的一大矛盾。

廣告

Samson 的「消音系列」作品可謂最能體現這種「再落力也無補於事」的感覺。其中一件曾在雙年展,後來回港也在 M+ 展亭陳示過的作品《Filming documentation, from We Are The World As Performed by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Chorus》,今天重看的感悟也不再一樣。

[Work] We Are the World, as performed by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Choir from Samson Young on Vimeo.

當年,我的看點放在政治——參演單位是工聯會屬下的群聲合唱團。他們以「唱氣不唱音」的方式演唱 《We Are The World》,唱到副歌人人張開又圓又大的嘴巴,喊出「We Are The World」,聽覺上卻得不到雄壯聲線,只有如「漏氣」的歌詞幽幽傳出來。「再落力也無補於事」是指親中組織所作之事都是徒然嗎?又或者他們曾提出過再美好的理想,即使可能源於善意,但 後來演化出了問題,卻變成惡劣的破壞,出現種種「事與願違」的落差嗎?(詳見:〈無力吶喊,有誰共鳴?談 Samson 在威尼斯的賑災歌〉

如今重看,我依然覺得震憾,但不再因為政治,而是更根本的人的渺小和局限。疫症當前,不是科研醫護,可以作出的貢獻很有限。我們再用力吶喊,其實也不見得改變到甚麼。我甚至可以想像,群星合唱「We Shall Overcome」,全都喚成「唱氣不唱音」的「消音」效果,反映人們在疫症面前的無奈無力,或者就是最適合當前局面的「賑災歌」吧?

「而家,國家機器好赤裸裸咁喺我哋面前,其實係一個『去浪漫化』嘅過程。近年中國再發生大型自然災害時,我哋已經『起唔到機』去做一隻賑災歌喇。」Samson 曾說。(詳見:【雙年展・專訪】賑災歌作隱喻 楊嘉輝:帶著同情批判世界

別說「國家」,如今「城市」都難以再作號召。疫病壓境,以「香港」之名也「起唔到機」,港府重提《香港心》只會換來更大民憤。事到如今,脅「香港」之名的政權不再輕言「香港心」,大剌剌地展示其管治方針早已不由本土出發。浪漫不再,現實只剩餘埋身肉搏。

沒有奴隸的主人不再優越,沒有主人的奴隸卻獲得自由。這是黑格爾「主奴辯證」教曉我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