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庄家》鬥法好戲

2020/10/7 — 9:09

《逆權庄家 (The Banker) 》劇照

《逆權庄家 (The Banker) 》劇照

又一部美國黑白種族問題電影,以黑人角色為主。

西片越來越注重黑人,尤其是美國片,若非主角,也是重要配角,否則可能捱罵,日後亦不能角逐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種族平等,並且兼顧不同性取向者,這是好事,但太迎合「政治正確」,往往過猶不及,近年常有西片重拍古典名作,夾硬加入黑人角色(例如羅賓漢新版本的羅賓漢有了黑人師父,又有部描寫抹大拉馬利亞和耶穌的影片,由黑人扮演耶穌的大門徒彼得),未必合適。硬性規定更麻煩,如果重拍《王子復仇記》、《羅密歐與茱羅葉》,按照莎士比亞原作,前者全是丹麥王室白人,後者是意大利兩個敵對的白人家族,難道必須增添黑人及其他「弱勢社群」角色,才可提名奧斯卡大獎?

現在《逆權庄家 (The Banker) 》沒有這類問題,是取材真人真事的好戲,描述六七十年前美國破例出現黑人銀行家的傳奇故事。他在重重困阻下追求夢想,不斷奇謀鬥法,妙計排除萬難,然而敵對勢力頑固,結果是成是敗呢?

廣告

男主角安東尼麥基 (Anthony Mackie) 飾演真實的黑人奇才 Bernard Garrett ,自小聰明,精於數學,有生意頭腦,但生於當年種族隔離的美國南部,出頭難於登天。他不屈不撓,上世紀五十年代在加州施展,大膽闖入白人壟斷的地產業,說服白人老細合作,收購房屋轉售致富,還成為白人高尚住宅區的業主。

然後他自立門戶,野心更大,與好戲黑星森姆積遜 (Samuel L. Jackson) 飾演的加州夜總會東主合謀,竟然收購銀行大廈。當然,這宗大交易黑人不能出面,於是找來一個白人青年勞工做抛頭露面的替身,組成好拍檔。

廣告

此片最富戲劇性就是黑白拍檔的離奇經歷。尼古拉斯侯特 (Nicholas Hoult) 扮演白人青年,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被兩個「幕後黑手」急速訓練為有型有款、風度翩翩的佳公子,像《窈窕淑女》把不文賣花女改造為上流千金,上陣談判簽約,成功偷龍轉鳳。

戲肉是男主角一不做二不休,要在種族歧視根深蒂固的家鄉德州收購銀行,造福黑人。劇情發展下去相當曲折,變化多端,危機重重。總之,美國南部到了六十年代,法例仍然維護白人至尊,法庭也不顧憲法保障的平等人權,「不守本份」的黑人隨時會被判入獄。黑白拍檔三人組的命運怎樣?就形成提心吊膽的懸疑,悲喜難測。

導演佐治路菲 (George Nolfi) 不是黑人,拍過麥迪文主演的《天網逆緣 (The Adjustment Bureau) 》,今次把黑人逆權鬥法拍得可觀,而採取有板有眼、有紋有路的傳統作風,保持五六十年代美國「舊潮」風味,沒有標奇立異,亦沒有一面倒把白人妖魔化。

演員方面,男主角安東尼麥基一本正經,高才高智令人信服。森姆積遜則像撈家玩家,更似黑幫大佬,而風趣爽快,妙在他說不信任白人,亦不信任黑人!他倆形格大異,相映成趣,都演得好。

至於白人青年拍檔,其實性格不大統一。他單純得有點儍戇,然而極速訓練為打得高爾夫球,出得高層談判的精英才俊,看來為搞戲而誇張了。他與大亨講數對答如流,數口精通,簡直難以置信。幸而這些情景有驚有笑,尼古拉斯侯特形象惹人好感,還有戀愛邂逅,增添了此片的情趣。男主角的黑人妻子,也是有情有趣的角色。

說起來,我喜歡七年前尼古拉斯侯特主演的《熱血喪男 (Warm Bodies) 》,這是喪屍黑色喜劇,奇在把《羅密歐與茱麗葉》轉化為男喪屍與人類女戰士,在世界末日似的人、屍惡鬥之際由敵對變為情侶,別開生面。

同樣黑白拍檔,《逆權庄家》不及近年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綠簿旅友 (Green Book) 》叫好叫座,但也值得捧場。其實黑人名導史派克李的《臥底天王 (BlacKkKlansman) 》同樣黑白拍檔,由白警代黑警出面,混入三K黨做卧底。

美國種族恩怨很複雜,亦有人不滿《綠簿旅友》的英雄是白人司機,打救了黑人鋼琴家。《逆權庄家》處理黑白關係沒有問題,然而也有爭議,因為真實黑人「銀行家」 Bernard Garrett 的兒子(片中有他童年角色)是監製之一,兩個同父異母妹妹指控小時被他性侵犯,導致此片把他除名。可見現在性侵犯問題也很敏感,雖然此片本身與性侵犯完全無關,但殃及池魚,影響了在美國發行公映的安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