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逛逛白石畫廊,看看草間彌生

2020/8/19 — 9:48

作者:波利

香港作為主要亞洲藝術品市場,日本藝術家基本上在每間國際畫廊均有陳列。不過作為土炮的白石畫廊,今期展覧的草間彌生作品在日常聯展而言確有點多,相信是為未來的展銷輕輕造勢。

展題《大膽與鮮明》(BOLD & VIVID)對於概括當代藝術也是安全的命題,對策展人來說也是吃放題的級別,基本上大半藏品均可貼題放出。所以展中出現Andy Warhol和村上隆也是情理之中。

廣告

Yayoi Kusama – Infinity Nets

Yayoi Kusama – Infinity Nets

廣告

穿過玄關,一幅《無盡之網》就簡簡單單地放在展牆的中間,作品的版本很多,這是2016年即是相對晚期的作品;但其實若沒有實物對照,是不容易看出差別的。無限對草間來說可以說是貫穿了整個藝術生涯,最早的在1950年代已經開始,當時的美國是表現抽象的天下,本系列與當時的主流畫風形成有趣的對比。時至今天最近的《無盡鏡屋》或是《我的永遠靈魂》等,主題似乎依然一致,於我而言,無盡之網總是通往其他各個版本甚至作品的一扇窗。

Yayoi Kusama – Woman

Yayoi Kusama – Woman

除了波點以外,另一幅值得一提的作品是《Woman》,作品放展覧的盡頭之處與無盡遙對呼應。草間是不是女權藝術家?狹義而言,藝術史上有一群藝術家是自稱或被稱為女權主義的,在此前提下波利不作如此歸類。但可以肯定的是草間彌生作為現當代最為著名的女性藝術家,實際上有不少女權相關作品,單是Woman此題亦可上溯至1953年另一如細胞狀的作品。相比之下,此2003的版本中是更為具象及貼近現時畫風的版本。純粹猜測下作品展現的是女性情感元素下的主觀面貌,但若背後有更多的故事,可能需要再探究一下才可得知。

Andy Warhol – Jane Fonda

Andy Warhol – Jane Fonda

說是聯展同場亦有Andy Warhol(沃荷)之作,說點花邊,就是草間彌生早年曾指責過沃荷抄襲,而成份有多少各位看倌可自行判斷。我會說配合上兩位藝術家之後發展的脈絡而言,《Cow Wallpaper》似乎十分沃荷,始終這種工業風的重複構成與草間的普普極簡看來存在分別。不過展中的Jane Fonda相信是一看便知是誰的作品,同時亦緊貼是次的主題。

Yayoi Kusama – Red dots

Yayoi Kusama – Red dots

最後還是補上一幅波點吧,不然好像今天沒有來過一樣;但亦希望此文可以喚起大家對草間彌生波點以外的興趣。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