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速遞醫生》有情趣亦有感觸

2020/5/10 — 8:47

《速遞醫生 (Docteur?) 》劇照

《速遞醫生 (Docteur?) 》劇照

戲院久休重開,影迷可以再入場觀看大銀幕電影了。不過仍屬非常時期,好像「試映」,觀眾不但必須戴口罩和測體溫,人數也受限制,座位要隔開,無法滿座,不及食店逐漸熱閙了。畢竟,民以食為天,出外看戲不是必要。目前亦沒有熱門猛片,顯然要等到疫情平息,完全解嚴,戲院才會恢復正常。

值得注意的是,這場疫戰對今年全球電影業打擊甚大,各地戲院紛紛關門,電影停拍,已拍成的大片不能推出,可能是有電影以來從未發生過的。回顧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戰場之外也繼續拍片放片(其實戰場也拍紀錄片),甚至是美國荷里活黃金時期,因為戰時很需要電影做政治宣傳和提供娛樂消遣,日本亦在本土和佔領區大拍電影。

今次疫症真正全球化,還導致很多人在家看影視,大大增加了串流平台的市場,進一步奪取戲院的生意。有人擔心疫症後,電影院也難以恢復旺盛,影市好景可能一去不返。我想未必這麼絕望,大銀幕始終有吸引力,並非家庭影院和電腦手機可以完全代替。但若非超級大製作,就不大需要戲院大銀幕了,這種趨勢早已出現。

廣告

香港方面,抗疫成績甚好,然而香港影壇實在危機重重,政治問題最難解決,且看下半年的形勢怎樣吧。

說回本港戲院重開之日,我在港九兩地看了兩部新片,先看台灣的《女鬼橋》,不喜歡,晚上看法國的《速遞醫生》,有趣得多。

廣告

《女鬼橋》是校園鬼片,說台灣某老牌大學一條小石橋曾有女生失戀自殺,此後數十年盛傳閙鬼。此片一味「整色整水」嚇人,又大玩學生錄影和電視採訪,成績郤遠遠不及前幾年台灣叫座的《紅衣小女孩》,以及去年把國民黨妖魔化的校園鬼片《返校》,後者利用恐怖猛鬼搞政治宣傳,非常偏激,但效率甚強。

至於法國喜劇《速遞醫生 (Docteur?) 》,英文片名 A Good Doctor ,近似美國熱門電視劇 The Good Doctor 。事實上,醫院醫生的題材在各地電視吃香已久,比電影多產又受歡迎。現在這一部單元影片也由法國電視二台製作,妙在不是醫院戲,還玩出冒牌醫生,與真醫生結成妙趣橫生的錯摸拍檔。

故事發生於聖誕平安夜,應召上門出診的醫生紛紛放假,一個巴黎老醫生忙於到處救急,駕車東奔西馳,接應不暇,而且出事自身難保。他碰上一個騎單車送外賣的阿拉伯裔戇男,正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這兩個身份懸殊的人由頂撞鬥氣變為臨急合作,竟然讓青年戇男冒充醫生,老醫生用手機遙控他治病救人。

真假醫生拍檔,顯然超乎情理,更不合法。《速遞醫生》的橋段離譜,劇情發展烏龍百出。好在這對歡喜冤家做到有情有趣,相當搞笑。而且他倆在平安夜通宵出診,接觸到各家各戶有貧有富的各式病情,由便秘、假死而至接生,頗有浮世繪的現實諷喻。全片一氣呵成,變化多端,沒有冷場。

現年六十八歲的米修白朗 (Michel Blanc) ,飾演經驗豐富的巴黎老醫生,郤是人生際遇失敗的孤獨老人,嗜酒兼有病。外賣速遞戇男則熱情好心,樂於助人救人,不過生於異族移民窮家,難以出頭,現年卅歲的突尼西亞裔諧星哈金謝米尼 (Hakim Jemili) 把這角色演得很生動,在片中經常撞板而錯有錯着,令觀眾忍俊不禁。

外賣員仗義冒充醫生,手忙腳亂,屢次險些被揭穿,竟能成功過關,當然「做戲咁做」,不能要求合理。幸而他和老醫生都演得好,創出妙手仁心的濟世奇跡,惹人好感,戇男還與老醫生的青春孫女邂逅生情。導演 Tristan Seguela 的手法也不錯,把現實眾生相與夢幻狂想曲結合起來。

《速遞醫生》與 2011 年國際叫好叫座的法國喜劇《閃亮人生 (Les Intouchables) 》有些相通之處,《閃》片改編真人真事,描述法國白人富豪受傷癱瘓後,請來黑人粗壯青年照顧,由冤家變成好拍檔,曾被美國重拍。今次的法國白人老醫生,當晚出事亦短期不能動彈,全靠阿拉伯裔戇男代勞出診,同樣結為好友。

把這兩部法國喜劇聯想起來,不禁別有感觸。一方面是欣賞法國片經常注重異族,不歧視移民。另一方面,當代法國電影和法國足球同樣,多了異族大出風頭,反而「正宗」法國人在銀幕上越來越老老殘殘,要靠異族幫忙。

各族平等互助當然可嘉,但坦白說,我有些「政治不正確」的懷舊,就是懷念舊時法國片很多白人型男美女,法國新浪潮電影正是這樣。難道現在法國白人都老了殘了?顯然不是,只不過現在法國電影少了可與昔日阿倫狄龍、尚保羅貝蒙都、伊夫蒙丹、碧姬芭鐸、嘉芙蓮丹露、安諾艾美等相比的白人魅力明星,就連十多年前法國名片《潛水鐘和蝴蝶》的白人男主角,也未老先癱。

實際上,現在法國片各「色」各樣人材都有,然而能在國際揚威、驚艷的無疑少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