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造景遊戲,略談《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2020/7/6 — 13:03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文: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談劉智聰的攝影前,該先談他的造景方法與廢墟遊歷經驗。

風景,是《山水人間》展覽的主體;而造景,則是產生這主體的行徑。兩者獨立並存,又互有關係。沿街遇見兩個倒轉的膠水桶及一地的濕,劉智聰把它重新定義為山水。盛夏烈日,人們晾曬被舖或工人掛起幾列毛巾,他覺得這勞動風景是無意識的造景,不經意擺放充滿了空間的美。一張沒人理會被棄置的廉價橫額,咔在冷氣機頂為城市披上一道皴擦,他因其形而聯想至遠方的文明自然。當山河水鄉掏空為媚俗的裝飾,再經複製成劣質貨品,它則變成為人文風景的物件,成為劉智聰造景的一件素材。重新定義、情境轉載、概念挪用,與現成物的使用,是裝置與混合媒體創作的慣常手法。

廣告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廣告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如舞台佈景的人造山水(資深藝評人洪塵說的「內景」,即「室內 + 景觀」的inscapes),及其製造與遊歷的經驗,是這個展覽的核心;不過,遊歷經驗,大抵只有藝術家一人獨享,我們只能藉他口述嘗試「同high」(一起感到興奮)。他在開幕座談中坦白回答,很多時進入廢置地方造景,為的並非拍攝,更不一定要完成甚麼攝影計劃。而如何進入封鎖的地方(例如游說警衛的情況),及在這地方「遊玩」時,均有不少意料之外的奇遇。

資深藝評人洪塵與藝術家劉智聰對談。

資深藝評人洪塵與藝術家劉智聰對談。

因而,攝影是造景過程的第二部分,份量等同造景。這些相片在網絡分享、友人間聚會討論或展覽空間陳述的快慰,跟於廢墟中「自High」是兩回事。當立體造景合符平面影像某些條件(視乎藝術家的品味與藝術觀),拍攝的意欲才會衍生。前者是物料、溫度、塵土、汗水與蚊蟲共處的親身體驗,進入廢墟與於室內展場相距甚遠,後者是光與影單一視角的捕捉。所以,攝影,是臨時造景的記錄。它可以叫藝術家回味,邀請觀眾想像該刻廢墟氛圍與藝術家(一人)亢奮,及背後的故事。它亦可以顯示山水如何被定義或情境化,是藝術創作的見證。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不過,攝影又不單是臨時造景的記錄。在有拍攝意識及按下快門一刻,眼前的造景再一次被定義為山水,轉化成印有影像的物件,即使是一張紙。這些影像、物料、物件及概念,於展覽空間裡變回造景的原材料,給重新組合、定義與轉化。但這遊戲如何玩,及給劉智聰帶來甚麼創作實踐,則要看下回分解了。

《山水人間:劉智聰個展》

2020年7月4日至8月9日
光影作坊

(原刊於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