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遍地謊蜚》— 謊言有何代價?

2020/10/14 — 17:11

誰不曾說謊?一位德國作家曾以鹽比喻謊言,沒有謊言的生活,就像沒有加鹽的料理一樣平淡無味,若不小心重手了,則美味不再。雖說它是人與人之間建立關係的元素之一,我們更會運用謊言來解決問題。謊言可成為一個手段,改變你我的權力關係嗎?然而,說謊就得在分秒間創造新的「真實」,建基於謊言之上的關係,會有怎樣的結局?

《遍地謊蜚》由綽舞場主辨、麥卓鴻編舞,是結合舞蹈、戲劇與文字的作品。自2015年首次發表後,不斷受邀巡迴演出,廣受好評。如今在謊言滿天的時代裏,作品更會引發怎樣的想像?

攝影:Sherrie Poon

攝影:Sherrie Poon

廣告

充斥着謊言的世界

廣告

謊言,對我們來說不再陌生。簡單如打開電視,聽着手執權力的持份者毫不在乎地說謊;掃視着各媒體報導,又或是朋友傳來的訊息,你是在思考着其真偽,又或已是不以為然的吸收了?

「其實《遍地謊蜚》,我處心積慮要用此名字,因為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假,無論是你憎的那個人,或者你愛的那個人。是否真的有一刻可以誠實坦蕩地告訴大家,我就是這樣?」麥卓鴻為是次編舞及演員說道。這個命題,歷久不衰,然而經歷時間與社會的洗禮後,他更覺得謊言漸漸只是一個詞語,沒有褒貶之分,甚至可以是一種保護,這令我想起善意的謊言一說。

「謊言,有一種被迫接受的感覺,我認為每一個空間都已經充斥着謊言。你或對方會怎樣處理,會怎樣接受?」

攝影:Sherrie Poon

攝影:Sherrie Poon

面對謊言,每人的反應及回應是也只是個人的判斷與選擇,另一演員潘振濠道:「我參與其中(此作品)或者這幾年工作,真的學會一句說話 ──『我唔想知,有啲嘢真係唔需要知,知道咗,反而是傷害。』……『真相』、知道與不知道,都是一個選擇。當你慢慢成長,有時你便覺得其實不需要那麼aggressive。你會學識需要花時間在一些需要執着的東西,而有些事情是可Let it go,我只是把時間花在更值得的地方上。」

不過,無論這次三個劇中人之間的角力,或現實中對謊言、真相的看法,他們惟一不變及堅持的,就是對自己,以至對整個作品的要求。麥卓鴻表示,三位演員的質地比較硬、陽剛,以就像一把刀向前刺,無論關係與關係之間的處理,都是強迫對方接受,這次好像成長了,漸漸察覺空間的重要。

黃耀權,潘振濠,麥卓鴻(左起) 圖片由綽舞場提供

黃耀權,潘振濠,麥卓鴻(左起) 圖片由綽舞場提供

語言、空間與力量

這是糅合舞蹈、戲劇與文字的作品。

對筆者而言,《遍地謊蜚》四字已具其力量。然而,不只是文字,肢體動作也是一套語言。在劇場內,「人」與「人」, 人與物件,又或物件之間,由他們三人帶動之下,他們藉以產生各樣空間,讓觀眾感受「所謂的語言,承載的意義是什麼」。當舞蹈、戲劇、甚至文字融為一體,一切再不限於動作或肢體上,我認為更多的是有關於氛圍。

麥卓鴻說:「我覺得我們是想將疲勞,或者疲倦這東西,讓觀眾與我們一同感受。今次我是有一個刻意的想法,讓觀眾一同感受那種累。從而,讓他們體驗到,其實生活是比較美好,可正面一點。」最初回的《遍地謊蜚》由廿十多分鐘,發展至如今的快一小時的作品,仍然是由三人貫穿整個作品,所需的力量,大家或許已心中有數。

在疫情下,很多創作或活動改為網上形式進行,然而綽舞場仍以自資的方式營運,在暫無資助下仍堅持創作,他們認為此時的香港少了很多感受的時刻,希望觀眾可以在劇場內得到靜下來感受的空間。

採訪過後,落筆之時,一個罕有的想法浮現 ──「不想說明,只想反應。」作品本身已經道盡一切,需要的是被看見。

圖片由綽舞場提供

圖片由綽舞場提供

綽舞場 Beyond Dance Theater《遍地謊蜚》

日期:2020年10月16日及10月17日

地點:柴灣青年廣場Y劇院

時間:8:00PM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BDTHEATER.HK/

購票:https://www.art-mate.net/doc/57556?name=《遍地謊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