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遙隔遠離 許俊傑

2020/11/14 — 9:10

許俊傑形容在家中排舞難免靦腆,但這才是最佳的「藝術融入生活」

許俊傑形容在家中排舞難免靦腆,但這才是最佳的「藝術融入生活」

文:黃嘉瀛

我家襄水曲,遙隔楚雲端。舞者和舞台的距離,因着肉眼看不到的病毒隔阻兩邊,儼如返鄉不遂的詩人只能在腦海想像遙望迷茫霧景。

許俊傑的家骨緻而溫暖,可是跟寬闊的劇場和排練室相比,不過斗室。雖然許俊傑形容在家中排舞難免靦腆,但我樂見他與小姪兒的自然互動,以及與家中以不同姿態陳列的傢具作出的即興反應。小姪兒對許俊傑扭曲擺動的肢體根本不以為然,仍自得其樂地觀看球賽,或是高興時唱兩句與其年紀不乎的老歌《將冰山劈開》,許俊傑就在旁邊蓋著垃圾膠袋滑過,畫面好不逗趣,然我認為這才是最佳的「藝術融入生活」,家人包容出奇的創意,並可能相對地鼓勵了更年輕的放膽表達自己,是為最真誠的藝術交流。許俊傑時而展示「縮骨功」,時而展示「真功夫」大力衝撞傢具,又把全角度攝錄機「山寨」地架在天花燈架上,如非對家中環境和事物充份了解信任,決不能作這麼靈活多變的思考和適應,將最習以為常的處景轉化成最貼合表演的舞台,當然還得靠舞者本身的樂觀和創意,衝破有限的束縛,成就無限的可能。

廣告

限聚令解禁遙遙無期,就算劇場重開亦只限一半入場率,和疫情爆發前的全院滿座仍甚遠矣。許俊傑的創作團隊作外景拍攝也得緊守限聚令要求,兩、三人走到街頭用最簡單實際的器材迅速完成拍攝,然後又要各自回到鏡頭前,作在線的排練的溝通。用血肉之驅做創作的表演藝術工作者,還要即時解決和練習如何在非實體劇場中感動螢幕後看不見的觀眾,當中的艱難和困境實不足為外人道。

許俊傑和創作團隊其中一個回應當下的創作是在三層高的單幢建築物中架設十數部實時線上轉播的攝錄鏡頭,讓觀眾自行選擇觀看,善用科技的獨特運作模式,打破常用的線性順時間敍述。哪一個空間、哪一個時間點是起始,全由觀眾決定;反之而言,並沒有一個觀眾能獲得整幅拼圖,各人只會看到一個大概。尤如凡塵俗世,從來沒有人可擁有神的全知視覺。

廣告

許俊傑的創作團隊作外景拍攝也得緊守限聚令要求,兩、三人走到街頭用最簡單實際的器材迅速完成拍攝。

許俊傑的創作團隊作外景拍攝也得緊守限聚令要求,兩、三人走到街頭用最簡單實際的器材迅速完成拍攝。

許俊傑的腦袋和肢體沒有因外在環境的突變而癱瘓,反倒更進一步展示舞者天生的巧思變通。願創作者和其一切創作,無論順、逆境,皆如水靈敏,亦如水般,成眾人生命中必不可失的本源。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15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許俊傑和創作團隊其中一個回應當下的創作是在三層高的單幢建築物中架設十數部實時線上轉播的攝錄鏡頭,讓觀眾自行選擇觀看。

許俊傑和創作團隊其中一個回應當下的創作是在三層高的單幢建築物中架設十數部實時線上轉播的攝錄鏡頭,讓觀眾自行選擇觀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