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舞台劇排練中(作者提供)

    選擇 — 要因應時代嗎? 記音樂劇《香港老馬利》演出前

    【文:鄧浩薇】

    看到歐錦棠先生的名字,自然想起前段時間播出的電視劇《打天下》及清談節目《罪光燈》。再留意他的Facebook,原來在六月中他與萬斯敏夫妻檔所營運的劇團【劇道場】即將出演一齣由歐錦棠創作總監醞釀四十年多再創作的劇目:音樂劇《香港老馬利》。

    黃寶蘭,老一代香港人,人稱「老馬利」,她的傳奇一生記錄在1973年的《讀者文摘》中。還在讀小二的歐先生在機緣巧合下看到了文章,便深深吸引烙印在心內。一位單身母親,於上世紀初從潮州鄉下流落香港,無依無靠,無一技之長,卻不肯向現實低頭,堅守誠信為信念、胼手胝足,終成就了她的事業王國。

    舞台劇排練中(作者提供)

    「馬利的故事只強調兩個字:誠信。既淺白又老套,但在現今的社會,原來誠信已變為奢侈。」就如網購文化盛行,網絡騙案就越來越多。你有無試過比人呃?香港人冇畀人呃過?講笑吧?誠信本來是基本,但現在只可以妄想…老馬利的故事值得在這時代搬上舞台,這份精神應該提倡。

    現世代的老馬利精神還在嗎?

    睇動漫打call、追韓星跳K-pop、定照住Mirror睇Error?陳舊故事誰會講?所謂潮流一個Loop,造舊復古都再起,歐生、斯敏要講古更要做。

    故事中的「老馬利」由萬斯敏飾演,當中的「情」她更是明白深刻。人善被人欺,無論何時何地都一樣,熟口熟面吧?市道艱難,有人以不良手段取得「回報」,付出與人的關係而獲取金錢,這可能是某一種成功,眼裏只有錢,付出的會比得到的更多,但往往不會長久更可能得回惡果。「成功」時身邊的人和事可能都不在了。這是每一個人的選擇,而「老馬利」的選擇:路不拾遺,沒有貪念而得行商機會;純樸甚至被稱作愚蠢,她熱心行善,沒有回報又如何,她樂意。在她最艱難時,曾受她幫助的人也紛紛向她伸出援手,得到美滿的結局。與其說是有如童話故事般美好,我倒認為是完美印證了善惡因果報應。

    用真誠待人,除了金錢,賺到更多的是「情」,而「情」也令人生得到滿足。所謂「情」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上,「老馬利」真實呈現出歐生、斯敏所追求的真善美,即使時代久遠變遷,他們兩人都選擇相信人的美善現今仍然存在。

    舞台劇排練中(作者提供)

    音樂劇編作考慮

    一齣舞台劇與電影的長度約一樣約為90分鐘以上,唯電影畫面可讓觀眾直接接收,舞台劇需要觀眾選擇他們的觀看目標。電影以零碎的分鏡交代情景瑣事的段落方式,在舞台如果照搬如儀卻會顯得過份斷續。同樣的時長,舞台劇更需拿捏好節奏、篇幅及切入角度等,好讓觀眾接收。

    音樂劇《香港老馬利》中,歌曲佔了一半,歌詞同為對白作推動劇情之用。以一首約兩分鐘的歌曲,要表達內容及人物心情,拿捏要經過仔細考量。舞台有無限的可能性,無論對白、歌曲或舞蹈等都可有豐富的呈現及組合,最重要的是適當的節奏感,「在創作時已經要在觀眾角度思考及感受。」

    對觀眾的話

    現世代娛樂繁多,在速食時代裏,有人選擇看書只看頭尾,有人看電影選擇只看撮要。一場歷險之中,緊張刺激的過程不是更為吸引嗎?著重過程、體會及感受每一刻,無論在娛樂或處世都極為重要。就如「老馬利」熱心助人,歐錦棠與萬斯敏【劇道場】都會以舞台劇、音樂劇借古喻今,與觀眾分享,鼓勵他人,以生命影響生命。

    排練室正在響起故事尾段的歌曲:

    ⋯縱有慨嘆也堅守盼望

    暗裏看遠處有燭光

    黎明前盡處縱漆黑一片

    雨後見燦爛艷陽光⋯

     

    作者簡介:鄧浩薇,熱愛表演藝術的大學生,生活尋找小幸福之人。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