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愛 (Elisa's Day) 》劇照 取自遺愛 Elisa's Day Facebook 專頁

《遺愛》青春慘情物語

儘管香港電影不景,其實年輕新導演不斷出現,尤其是本地題材的較小型製作,不大靠內地資金和大陸市場,新秀作品不少。當然還有香港政府資助,例如2013年開始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申請而得獎(即獲選)者有數百萬元資助,去年第六屆大專組每部由三百二十萬增至五百萬,專業組由五百五十萬增至八百萬,以獨立製作來說資金不少了。

「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已有多部電影拍成公映,第一屆大專組黃進導演的《一念無明》叫好叫座,票房一千六百九十萬元。第三屆大專組陳小娟的《淪落人》收一千九百萬元,男主角黃秋生又得影帝獎。

現在新映馮智恆編導的《遺愛》,是 2018 年第四屆專業組獲選者。該屆大專組有兩部,黃綺琳的《金都》已映,反應不錯,收五百多萬元;陳健朗的《手捲煙》將映,我早已看過,值得推薦。

近年公映的新秀影片,肯定不乏可喜可觀之作,包括不屬於該計劃的《幻愛》和《一秒拳王》,都相當成功。亦難免有過度賣弄或力不從心的,也有拍成甚久至今未能上映。這樣有優有缺很正常,其實現在新人拍片,幾乎都電影感靈活,能編能導有創意,只是往往也有過度炮製、未夠成熟的例子,總有改善的空間。

說回馮智恆的《遺愛》,就是電影感不錯,亦能讓演員有所發揮。涉及未成年女生懷孕問題,以及警方執法問題,都值得關注,構成富於戲劇性的「奇案」。問題是故事安排不夠妥當,於是煽情有餘,感人不足。

陳漢娜飾演女主角,是名校中學女生,很純品,愛上騎電單車的壯健「古惑仔」胡子彤,珠胎暗結。情況有點像陳木勝早期導演《天若有情》的吳倩蓮和劉德華,兩個不同世界的男女發生戀愛悲劇。不同的是《天若有情》由生到死都渲染青春浪漫,《遺愛》的一對生下女嬰後,則陷於殊不浪漫的現實困境,終於釀成血案,還累到女兒無法正常成長,簡直是「青春慘情物語」。

鄭中基飾演老練而好心的警探,很同情年輕人,十多年後對那宗血案仍然念念不忘。而血案的女兒長大步入歧途,因吸毒販毒被捕,鄭中基極力維護她,幫她改過自新。

這樣把九十年代至今的兩代青春故事交織起來,加上警探辦案,構思本來不俗。我不滿意的是情節由最初似乎「貼地」,弄得越來越「離地」,甚至老套犯駁。

女生「搞大咗」,無疑在何時何地都「弊傢伙」!好在片中女主角平安生孩,與熱戀男友組成三人世界,捱窮也可以愉快。何況九十年代香港文明開放,有綜緩有社工,基本生活應可解決。然而劇情發展下去,堆砌得很慘情,「古惑仔」犯罪著草,女主角淪落賣淫,好像陳年舊片那樣。

警探角色則過度好心,為了憐憫女主角與女嬰,「古惑仔」做殺手斬人也輕輕放過!這是徇私枉法,對出事年輕人全無好處,反而導致後來再發生家庭血案,青年父母與女兒都更不幸!此乃「好心做壞事」的典型例子,不過《遺愛》始終認為這警探很好。

公平點說,今次鄭中基改變形象,正經了老成了,表現甚佳。可惜編導塑造這角色不符法治守則。陳漢娜演薄命紅顏特別楚楚可憐,由純情女生到幽怨「神女」,形態亦有變化,然而她的角色看來很無知,好像完全不懂向社會福利機構求助,亦不懂找工作。她怎樣犯下血案?後來又為什麼斷絕母女之情?這些關鍵情況都交代不清。

陶禧玲演女兒也楚楚可憐,但同樣性格不明,不是有獨立智能的現代女性。這女兒在1997香港回歸之年出生,是否別有喻意呢?並不清楚。

明確的是,此片對放映電影的舊戲院有感情,那間位於紅磡的戲院佔戲頗多。奇在還成為女主角賣淫之地,使我想起美國舊片《午夜牛郎》,香港是否有這種情況?我完全不知道。難明的是,女主角花樣年華,讀過名校,求職機會應該很多。而且她有似乎合意的已婚「恩客」,看來有型有錢,帶她往高級西餐廳,為何不開房幽會,郤屢次在舊戲院偷偷摸摸?

馮智恆幾年前拍過短片《亂流》,由話劇界的高翰文和彭杏英主演,今次他倆也參演,出場不多。

總的來說,這新片是《天若有情》的反面,而人物情節的問題甚多。至於中學女生懷孕生孩的題材,我想起 2005 年爾冬陞編導的《早熟》,薜凱琪、房祖名主演,黃秋生和余安安演女方父母,曾志偉和毛舜筠演男方家長,拍得比較實際,不像《遺愛》那樣慘情。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