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鄧廣燊:哀慟有時

2020/11/5 — 9:14

在個人展《渡來踱去》中,他運用了錄像、裝置、攝影、現成物與繪畫,拼湊出一段已去世母親的故事。由攝影照片、素描轉化成混合媒介,遺物散發歷史文獻的意味。

在個人展《渡來踱去》中,他運用了錄像、裝置、攝影、現成物與繪畫,拼湊出一段已去世母親的故事。由攝影照片、素描轉化成混合媒介,遺物散發歷史文獻的意味。

文:查映嵐

在英國劇集《後補人生》中,Ricky Gervais 飾演一個無法在喪妻後重新振作的鰥夫。妻子因乳癌死去後,他一心打算自殺,卻因為要餵狗而暫時打消念頭,並決定要在自殺前任性而活,每天對身邊親友以至路人惡言相向。到了晚上,獨自在家的他總是一遍又一遍地翻看亡妻留下的生活錄像,這種形式的同在成了他唯一的慰籍。

不是每個經歷喪親之痛的人都有如此極端的情緒表現。過去有心理學家將喪慟分作不同階段,但經歷的順序因人而異,顯示儘管至親死亡是人類共同經歷的一種,每個喪親者實際走過的歷程卻各不相同,關乎個體的心理特質、與逝者的關係、手上的資源與工具等。

廣告

不少香港藝術家曾透過創作處理至親離世的艱鉅課題,或整理哀悼的情緒,或重組親人的回憶,剛從香港藝術學院畢業不久的藝術家鄧廣燊也是其中一員。母親過世後,他和家人準備將她的骨灰帶回大陸,當時在她的房間找東西,眼前堆疊眾多家人寢具的床舖觸動了他,於是他以石墨細描這張失去了母親體溫的床,是為得獎作品《寢室》。
鄧廣燊的繪畫工夫純熟,但他的創作並不拘於一種媒介,在個展《渡來踱去》中,他運用了錄像、裝置、攝影、現成物與繪畫,拼湊出一段從母親出發的故事。從母親游水偷渡來港的往事,連結到幾種時代的癥候,摺疊了1974、1997與2019的時空,使私密敘事朝向公共開展。在鄧廣燊母親若隱若現的身影中,觀者彷彿觸碰到比個人經歷巨大的、關於失去的共感。

不少香港藝術家曾透過創作處理至親離世的艱鉅課題,剛從香港藝術學院畢業不久的藝術家鄧廣燊是其中一員。

不少香港藝術家曾透過創作處理至親離世的艱鉅課題,剛從香港藝術學院畢業不久的藝術家鄧廣燊是其中一員。

廣告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8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