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鄭淑宜:練習式治療

2020/11/21 — 9:05

鄭淑宜為「離留之間」展覽作準備,手縫魚仔,來個「魚兒大集合」。

鄭淑宜為「離留之間」展覽作準備,手縫魚仔,來個「魚兒大集合」。

文:查映嵐

鄭淑宜的工作枱上,堆滿了紅紅綠綠、軟綿綿的東西;近看原來是一束束的手縫魚仔。她說,是有一次偶然看到母親放在冰格中的魚變得半融,覺得那模樣有趣,想要記錄下來;小魚現在聯群聚集在展覽「離留之間」,與游靜詩作相對照,在離開與留下之間拉扯,方向未明。

鄭淑宜的創作是因為某次看到母親放在冰格中的魚變得半融,覺得那模樣有趣,想要記錄下來。

鄭淑宜的創作是因為某次看到母親放在冰格中的魚變得半融,覺得那模樣有趣,想要記錄下來。

廣告

鄭淑宜的創作,向來有點得意小情趣,又往往舉重若輕。幾年前她用布做成汽球,上面繡了一些政治人物的臉。布是疏氣的物料,「氣球」當然吹不脹,是為一個輕巧的諷喻:「好似佢哋做咩衰嘢都吹佢哋唔脹咁」。

廣告

六十年代,當代藝術的世界風起雲湧,許多嶄新的思潮與流派湧現,其中Claes Oldenburg和草間彌生等人開始用布做大型作品,前者的巨型漢堡包、後者的突出物房間,開啟了「軟雕塑」的傳統,更是拓寬了雕塑的定義。六十年後的今天,鄭淑宜也創作軟雕塑,卻還是會被質疑「雕咗啲乜」,又或是聽到布造的似是公仔多於作品之類的論調。她說,以前好介意這些說法,總想著是否只有傳統物料如大理石或銅製的才可算是雕塑?後來在持續的創作中,她才漸漸學會信任物料,讓物料自己說話。

藝術家面對的懷疑,有來自外部,也有內在的聲音。「好多時作品做到中間就會覺得好討厭,覺得它好核突,不想再做落去。」鄭淑宜說。「做創作的人都會常常質疑自己。」如何克服自我質疑,大概是藝術家都必須面對的共同課題;也會有人在此處絆倒,從此與創作漸行漸遠。鄭淑宜的方法可以說是很簡單,就是每天持續創作,讓創作成為如起居飲食般平常的生活習慣。

有好的點子不難,實現起來才難,但最難的其實是持之以恆,不停奔跑,直至抵達馬拉松賽的終點線。一針一線,縫縫補補,既是創作,也是練習,鄭淑宜以此在紛擾世道中劃出一方寧靜時空,以藝術自療——好好保養自身的心志,或許就是這個時代每個人必須完成的功課。

一針一線,縫縫補補,既是創作,也是練習。一個個圖案有規律的重複著,好像告訴賞藝者,做人如創作一樣,要持之以恆。

一針一線,縫縫補補,既是創作,也是練習。一個個圖案有規律的重複著,好像告訴賞藝者,做人如創作一樣,要持之以恆。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22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