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拾昔日驚世光環 — 慕特回復少時氣質更上層樓

2019/12/20 — 11:46

安蘇菲‧慕特小提琴演奏會
(圖片來源:LCSD)

安蘇菲‧慕特小提琴演奏會
(圖片來源:LCSD)

安蘇菲‧慕特(Anne-Sophie Mutter)再次重臨香江,鋼琴拍檔依然是林伯特‧奧卻斯(Lambert Orkis)。他們合作多年,印象中也已是第二次聽他倆的合奏。幾年前錯過了慕特的協奏曲演出,所以對於她目前的演繹,還是帶著一些期望。今次的曲目,全是貝多芬的奏鳴曲,三首作品裡更有兩首是著名的熱門樂曲,令音樂會更加雅俗共賞。

首次聽慕特的演奏,已是差不多四十年前的事,那是由她的第一張唱片開始。那時候,每天放學回家,都必定會聽一輯Vivaldi的精華音樂,還有就是慕特的莫札特小提琴協奏曲。當時還是少女時代的慕特,她的演奏對於筆者的童年,有著相當大的啟發。不過,隨著她的成長、及對音樂演繹有越來越多不同的見解,她較強烈的個人風格,對於筆者來說已越來越陌生,已不是從前所認識的那位小提琴家。這些年來,就是她的琴音,也越見粗豪硬朗,揉音幅度越來越大,亦傾向於壓弓,毛噪的拉弦也非罕見,樂思上偏向緊湊。所以,對於這次她的香港演奏會的期望,也只會把她視作一位「全新」的音樂家去欣賞而已。

她首先演奏了《A小調第四奏鳴曲》。第一樂章中,她頗為濃烈的琴音與豪邁的演繹,正好是她多年來的演奏風格。對於貝多芬菱角分明的旋律,她掌握的風格還是十分傳統,直接而不造作的演繹,卻少了溫柔,但也依然在典型風格範圍之內。但當進入第二樂章後,慕特對於小巧輕盈的美感表達,便顯得極為俏麗而古典,輕鬆的歌唱味道很濃厚。最後的樂章裡小提琴與鋼琴的交鋒與合作較多,慕特與奧卻斯在個性上稍稍不同,鋼琴較為典雅的演繹與小提琴的英氣演奏,合作上還是相當合拍。整首作品中,奧卻斯在不經意的地方,例如在顫音的裝飾奏,都模仿慕特的速度與力量;慕特精彩的演奏,亦令人佩服。

廣告

不過,當以為「精彩」會是她的目標的時候,慕特卻帶來了另一驚喜。儘管在《第四奏鳴曲》中,慕特已展現了很不錯的貝多芬音樂風格,但原來接下來的一首老生常談樂曲,才叫人眼前一亮。在《F大調第五奏鳴曲,「春天」》裡,慕特對於主題樂句的演繹,初次出現時有少許不太順滑的菱角,但在重複的段落,及至在再現部的再演奏主題時,卻一次比一次從容和優雅。最重要是,多年來已少有聽到她少年時的甜美琴音,但卻在這首樂曲的演奏中再次出現。三十多四十年前的慕特,仿彿再次回歸。整個第一樂章裡,慕特都是以最大路的方法去演繹,沒有任何多加的個人想法,優美純潔的演奏帶來了一個瑰麗的貝多芬風格,而她與奧卻斯的樂句對答與互相模仿,更比上一首樂曲更加優秀。奧卻斯在第二樂章中的演奏亦是極其優美與充滿詩意,慕特掌握具有輕微彈性的速度改變,也很成功,兩人的演奏都極有美感。慕特力度自然而分明的小跳弓,在第三樂章有極好的效果。而在內容較複雜的第四樂章,奧卻斯緊貼慕特的風格,兩人的演奏亦富於歌唱性。慕特對於不同情緒中的音色變化,掌握得從容自然,非常漂亮,撥弦也是極具質感。整首作品裡,慕特表現出的細緻與典雅氣質,極其非凡。

而在重頭曲目《A大調第九奏鳴曲,「克羅采」》裡,慕特捨去了剛才的俏麗演繹,但豐厚而帶有光澤的琴音,也不像這二十多三十年來的習慣。在較自由的引子部份,她的從容不逼,與之後狂風掃落葉式的對比,在氣氛的營造上帶來了氣派多於緊湊感,運弓音色與力量俱佳,漂亮非常。奧卻斯在這個樂章的急速樂段裡,技巧亦相當完美。優美如歌而有許多變奏的第二樂章,反而是考驗兩人合作與修養的困難樂段,但二人在仿如小品的樂章裡,一致的思維與對趣味的塑造,非常細膩;特別是慕特,除了音色漂亮,演繹中間沉思的樂段更動人心脾。兩人在同步顫音的樂句,更是整齊得仿如一人。第三樂章中帶有諧謔曲風格,兩人在樂句對答模仿或銜接方面,默契非常好,奧卻斯的靈巧觸鍵、及慕特的果斷而輕鬆的拉弓,令這個樂章更添活力。

廣告

音樂會後,找來他們八年前的演出視頻,那時亦差不多是上次慕特來港演奏的時期,原來那時她也已開始回歸從前的低調務實,但表現也絕非今次演奏會所能相比。今次,慕特無論在弓法、揉音、個性上,都顯然與多年來很不同,高貴而清純自然的琴音,更與她最初入行時更為相似,令人仿如重新接觸了十五歲時侯的她,重遇了當年她令人驚為天人的早熟音樂表現力。而她在運弓上,不但自然而正統,運用「全弓」這個越來越被人忽略的基本功,更是出神入化。無論是強奏或輕音,她都能用盡全弓拉出,所以餘音嬝嬝,色彩豐富。她加奏了三首樂曲,在貝多芬的小品《G大調快板》中,趣味與自由度亦是更勝多年前的錄音。而她演繹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充滿藍調味道的《Nice To Be Around》,她以較為寬厚沉重的音色,奏出一種庸懶的感覺。不過,她在布拉姆斯的《第一匈牙利舞曲》裡,所表現的非常強烈的自由度、與隨心的不羈,及在吉卜賽風格的旋律中,依然能夠保持著色彩美,卻令人感到她的技巧,已真正達到隨心所欲的境界。除了她在音樂修養上的表現、及在音色上完全控制自如外,她全晚演出都技巧完美。她當晚的所有演奏曲目,都有她過往相關的拷貝作對照。只要一作比較,就會發覺當晚的每一段演出,都實在是歷年之冠、今時遠勝過往。而對於筆者來說,感到更難得的,卻莫過於,竟然有機會能夠再次重遇童年時所熟悉的「慕特」。

安蘇菲‧慕特小提琴演奏會

日期:2019年11月27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