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鈴木家的謊言》自閉與自殺

2019/7/12 — 9:52

《鈴木家的謊言(鈴木家の噓)》劇照

《鈴木家的謊言(鈴木家の噓)》劇照

日本向來是自殺率較高的國家,自殺者多數是男性。近世日本多了自閉者,這裡說的並非先天自閉症 (Autism) ,而是自閉於家中的「御宅族」,似乎也多屬男性,因此「宅男」「電車男」等名堂眾所周知,成為常受談論的社會、家庭問題。

《鈴木家的謊言(鈴木家の噓)》就是與宅男自殺有關的日本新片,野尻克己首次編導,受到好評,獲得東京電影節的日本新秀作品獎。我覺得編導手法尚未成熟,但題材有現實意義,值得注意。事實上,「御宅族」、「廢青」和「啃老族」不單是日本問題,亦成為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現象,包括歐洲和香港。

野尻克己由於自己的哥哥自殺,因而構思此片。話說鈴木家的長子自殺,他本來正常,曾打工上班,後來大概抑鬱,長期自閉家內房中。好媽媽發現愛兒懸樑而死,急亂慌張,也重傷昏迷。她復甦後局部失憶,家人恐怕她受不住刺激,於是隱瞞死訊,作出長子不再自閉,還遠赴阿根廷工作的謊言。

廣告

《鈴木家的謊言》採取黑色幽默作風,寫實中有些荒誕笑料。鈴木家是有車有屋的中等家庭,老媽(原田出子飾演)典型賢妻慈母,退休老爸(岸部一德)沉默老土。佔戲最重是在學女兒,即自殺者(加瀨亮)的妹妹,很純而又倔強,木龍麻生演得真切,成為受到注重的新女星。

還有舅父(大森南朋),是片中特別風趣的角色。他不修邊幅,好像不正經,其實做阿根廷貿易生意,對老姊姊一家極好。他與外甥女木龍麻生,就是編作謊言的得力拍檔。

廣告

此片妙在有些人物,跟一般注重禮貌循規蹈矩的典型日本人不同,除了搞笑舅父,姑媽也直腸直肚,在公眾場所粗聲大氣。木龍麻生參加喪親交流會,亦有一個言談舉止和裝扮都很誇張的「大媽」,好像不懂禮教,其實心地很好。

社工主持的喪親交流會,參加者大多是女性,喪失的親人往往自殺,她們自述傷心事很悲痛。木龍麻生演的純靜妹妹,終於透露自己也曾發惡失控的秘密,深感促成哥哥自殺而內疚,她這場盡吐心聲的自白戲,七情上面,十分激動。

一本正經的老爸,則在風月按摩宮「歷險」出事,情景尷尬荒謬。

不過,我嫌此片的黑色喜劇感不是很強,安排的謊言也有些牽強。

想起十多年前國際上叫好叫座的德國片《快樂的謊言 (Good Bye Lenin!) 》,描述東德青年男主角很孝心,老母心臟病昏迷甦醒後,由於她對共產主義很忠心,他不敢告訴她鐵幕已經瓦解,還千方百計佈置假象,包括假電視新聞,使她以為蘇聯東歐共產集團仍然存在,以免震驚得心臟病復發。這部充滿政治諷刺和溫馨親情的謊言喜劇有笑有淚,很成功,《鈴木家的謊言》可能局部仿效,成績就顯著不及。

現在這部日本片的特點,是刻劃家有自閉自殺者,親人大感苦惱,幸而最後化悲為喜。另一方面,實際生活上的「御宅族」不一定全部病態,有些只是享受個人世界,何况電腦時代自閉家中可知天下事,還能閉門工作,成為網絡奇才。記得《死亡筆記》中松山研一飾演L,就是宅男型查案神探,古怪妙趣,帶來驚喜。

除了各式宅男片,日本也有宅女妙片,安籐櫻在《一百円的愛》就飾演女廢青、啃老族宅女,死蛇爛鱔般懶在家中,終於發奮苦練拳擊,打上擂台。鄧麗欣在港片《空手道》的角色,跟她差不多,但不及安籐櫻出色。

說起來,家庭婦女很普通,「三步不出閨門」更是古老傳統,因此宅女不足為奇,宅男才是「反常」怪現象,不過現在也見怪不怪,除非像本片的哥哥那樣抑鬱自殺。印象中,日本老牌影后吉永小百合最佳代表作之一,是八十年代市川崑導演的《細雪》,她飾演的角色可說是傳統宅女,喜歡自閉家中,姐姐們姐夫們不斷熱心為她選婿相親,都不成功,終於天賜良緣,結成美眷。當年吉永小百合把深閨宅女演得很含蓄優美。

至於自殺問題,實在太複雜,《鈴木家的謊言》也沒有細述哥哥為何自殺,這裡不談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