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

《長津湖》國家隊主旋律

正當中美關係處於「戰爭與和平」難測的鬥法狀態,拍攝韓戰時期中美激戰的中國大陸片《長津湖》,在內地狂收,目前高達 56.47 億人元,成為 2021 年迄今全球最高票房影片,壓倒大受疫症打擊的荷里活猛片。這新片現仍上映,越來越追近歷來最賣座中國電影: 2017 年吳京自導自演總收 56.94 億人元的《戰狼 2》。

《長津湖》是共產中國很典型的主旋律影片,通過大型戰爭場面宣揚中共英明領導,使軍民奮不顧身,對抗強敵,取得勝利奇跡。

本來,大陸電影主流早已商業市場化,票房遠勝建國、建黨、建軍的官式硬派宣傳片。當然,一切仍受政府監控,禁區很多,但多年來無疑逐漸放寛。就連宣揚愛國、激發民族情緒的《戰狼 2》也學了港式大打大鬥、和美式個人英雄作風,因此吸引力大增。近年「國慶獻禮」的主旋律片也改為軟性,拍攝普通軍民故事,甚至喜劇化,比舊式製作賣座。

然而隨着中國勢力擴展,被美國視為大敵,特朗普反華,習近平抗美,大陸就重拍「抗美援朝」韓戰片,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成立的艱困時期,便能在朝鮮戰場與最強大美軍正面交鋒,把美軍從中國邊境擊退回南北韓交界的三八線,還曾攻佔漢城(現稱首爾)。

大陸的「抗美援朝」新片,首先是去年尾上映的《金剛川》,然後《長津湖》規模更大,票房更高。為何大受歡迎?看來因為大陸很多人認為美國極力維護覇權,要置中國於死地,雖然拜登上任美國總統後局部緩和,但中美冷戰也隨時可能變為熱戰,這種心態促成《長津湖》狂收。

《長津湖》的拍法亦回歸正統主旋律,不再大捧打不死的個人英雄,而是側重個人為國犠牲的「國家隊」精神。並且在習近平恢復領袖崇拜之際,再出現毛澤東、彭德懷、周恩來、鄧小平等黨國領袖。其中毛澤東角色(唐國強飾演)在影片前段佔戲不少,尤其拍攝他「大公無私」,讓兒子毛岸英(黃軒飾演)冒險參加志願軍,隨後死於朝鮮戰場。

作為主體的戰場戲,則描述各級軍官率領戰士血戰。主要是吳京飾演連長,易烊千璽演他弟弟,段奕宏演營長,胡軍演炮排「雷公」排長,張涵予演志願軍副司令。亦出現多個美軍將領,包括統領聯合國軍的美國大將麥克阿瑟,洋人扮演。全片只見中美軍隊惡鬥,完全不見南韓和北朝鮮的軍人。

《長津湖》片長接近三小時,由陳凱歌和香港的徐克、林超賢聯合導演,不知怎樣分工,總之製作團隊很龐大。賣點是冰天雪地、槍林彈雨、飛機坦克轟擊的激烈戰鬥。亦拍到中共軍隊在零下三四十度棉衣不足,糧食不夠,跟美軍的聖誕大餐對比懸殊。解放軍組成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北朝鮮長津湖戰役中傷亡慘重,但成功擊敗美軍,粉碎了麥克阿瑟要在聖誕前得勝凱旋、結束韓戰的「妄想」。

此片符合大型戰爭片的通俗要求,可算全無冷場。不過我的觀感就是打來殺去,談不上突出,尚未達到數十年前美國鉅片《碧血長天 (The Longest Day) 》、《坦克大決戰 (Battle of the Bulge) 》和一些蘇聯抗德戰爭片的級數。因為二次大戰歐洲戰場上各方重型武器勢均力敵,飛機鬥飛機、坦克鬥坦克,太平洋戰爭日本海空軍力亦先進,可與美國對決。韓戰的中方重型武器遠遠不及美軍,全靠人多敢死,短兵相接拼命,以及靈活有效的戰術指揮。

《長津湖》的中共軍隊正是人肉對飛機、人肉對坦克。竟能奏捷,在於乘着美軍輕敵,採取神出鬼沒、不惜犠牲的奇兵攻略。例如共軍渡過石灘時全部伏下,被美機掃射傷亡都不敢動彈。然後近距離夜襲美軍,用步槍、輕機槍、手榴彈、火藥包對抗坦克。全片強調共軍捨身報國,成隊凍僵而死像冰碑,這是美國「少爺兵」難以做到的。

拍戲的戰況當然誇張共軍神勇,奪得坦克又能操縱發炮,勝過美軍坦克兵!最奇怪是易烊千璽飾演的弟弟,只是懂得擲石的艇家小子,臨時當兵未受軍訓便能開槍奮戰殺敵。我覺得這個反斗青春角色完全「做戲咁做」,不可信,安排他與吳京在片中「打死不離親兄弟」,用來吸引新世代觀眾吧了。其實吳京在《我和我的父輩》第一段自導自演抗日八路軍騎兵,與軍中兒子的恩怨關係,刻劃得勝過本片的兄弟情。

作為特長特大製作,此片由三大導同時開拍,趕工速成。不少景物採用電腦炮製,未夠精細逼真,例如前段艇家戲就很假,有些冰雪場面亦失真。至於美軍將領向凍僵共軍敬禮,是否屬實呢?或許仿效七十年代丁善璽在台灣導演的抗戰名片《英烈千秋》,日軍向戰場自殺不屈的國軍名將張自忠敬禮。

比較起來,管虎、郭帆、路陽合導的《金剛川》,拍攝抗美援朝的戰況也很慘烈,票房超過十一億人元。而且採取「羅生門」式三段體,中間一段是美軍機師的角度。不過三段重複同一戰況,通俗性不及《長津湖》連場火爆搏殺。

回顧共產中國的主旋律大型戰爭片,第一部是1952年湯曉丹、成蔭合導的《南征北戰》,湯曉丹接着拍了《渡江偵察記》、《紅日》等戰爭名片。請注意,原是印尼華僑的湯曉丹,早在1933年於上海執導《白金龍》,這是薛覺先主演首部賣座的粵語有聲片。三十年代湯曉丹在香港拍了不少粵語片,包括《小廣東》和《民族的吼聲》,後者片名嚴肅,其實主體是描述香港天台棚屋青年男女的寫實喜劇,很生動豐富。中共建政後湯曉丹北上成為戰爭片大導演,2012年一百零二歲在上海逝世。

大陸的抗美援朝韓戰片,早期最著名是 1956 年沙蒙、林杉合導的《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流行至今,比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更受喜愛。

必須提提《長津湖》的總監製兼編劇黃建新(蘭曉龍合編),十分重要。現年六十七歲的黃建新原是黑色電影奇才,八十年代拍出《黑炮事件》揚名,然後拍了富於黑色諷刺的《站直囉!別趴下》、《背靠背,臉對臉》等得獎佳作。奇在到了廿一世紀,他變成官式主旋律電影主力,參與製作及編導《建國大業》《建黨偉業》而至《1921》等一系列獻禮大片,他亦是《我和我的祖國》系列的製片人。他在大陸影壇的變遷相當離奇,影響頗大。

《長津湖》還有續篇《水門橋》,據稱即將完成。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