闊別一年《Art Central 2021》

作者:波利

過去的五月可以說是藝術愛好者的盛宴,尤其是最後一個週末在會議展覽中心Art Basel、Art Central、佳士得拍賣共聚一堂,這樣的奇景可說幾年未見。三個展覽的作品價格形成一個鮮明的階梯,一天看完肯定審美疲勞;雖然已經過去波利仍提要一下,留個念想。

Art Basel參展的是世界性主要的畫廊,Art Central展現的則主要是當代藝術年輕一面;趨勢上留意到不少韓國的畫廊及藝術家同有參展,更有趣的是可以看到一些受歡迎的展品被瘋狂圍觀及打卡,看到當代的觀眾更傾向於怎樣的藝術創作,或可說這是前來觀賞藝術外更重要的一環。

Mitsuru Watanabe – Naoko playing in Bosch’s Last Judgement

除了這幅波希《最後的審判》,還有一系列的作品例如巴別塔等等。波希的作品本身已經是玩味十足,追源溯始可以說是超現實之父。渡部滿把各名畫視為半現實的公眾空間,透過自己的女兒奈緒子界入不同的世界。這種類兒童的眼光即使在恐怖的世界之中,神色仍然自若;又沒有P圖式的格格不入,同令觀眾重新思考這一些名作。

另一個引人圍觀的單位,是運用光影材質的韓國畫廊。雖然題名是高麗時期的青瓷碗,但顯然是狡猾地玩弄材質的把戲;奪去物器的形狀與材質,更像是微波爐中的玻璃碗。

Andy Dixon – Still life Bust

這幅靜物一眼過去,風格又像David Hockney的中期作品,僅是場中亦可見這種風格儼成一派。獵犬獵鷹獵槍獵物都是貴族西洋畫的常客,加上仿古的邊框,完整了整個論述。而畫風的鮮明品質,就好像是霍克尼在《更大的信息》重構洛蘭的《登山寶訓》。

沒想到同場還有培根的《Study for Portrait of John Edwards》,是經典的培根風格,不過人來人往,駐足的人不多。

看藝術展在找什麼潮不潮、貴不貴,有時並不如看到一些New mind嶄露頭角的一瞬間來得珍貴。只有這麼的思維,才讓人覺得,藝術在這一個時代裡,依然活著。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MeWe: mewe.com/i/boliartMeWe小城藝術館社群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