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陽光兔仔兵》笑罵納粹 兼談兒嬉的《烈火湊仔公》

2020/1/30 — 9:56

《陽光兔仔兵 (Jojo Rabbit) 》劇照

《陽光兔仔兵 (Jojo Rabbit) 》劇照

賀歲假期後開映幾部西片當中,有兩部與小孩子有關的笑片:《陽光兔仔兵》和《烈火湊仔公》。前者拿納粹德國搞笑,獲得好評。後者是消防猛男被反斗小孩氣壞,英雄難過豆釘關,純屬得啖笑。

《陽光兔仔兵 (Jojo Rabbit》只是兒童片,規模大極有限,但構思比較特別,獲得今屆美國奧斯卡六項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史嘉烈祖漢遜)和最佳改編劇本等。史嘉烈祖漢遜亦憑另一部《婚姻故事》提名最佳女主角獎。

拍攝納粹德國的歐美影片很多,數十年來不斷重提慘痛戰爭和納粹暴行,尤其是迫害屠殺猶太人,慘絕人寰,怎會拍成笑片呢?其實偶有例外,早在1940年,默片喜劇泰斗差利卓別靈便自編自導自演了《大獨裁者》,當時美國尚未參戰,希特拉如日方中,戰無不勝,差利扮得活像希特拉,大加嘲諷這個納粹狂魔,成為電影史上經典之作。

廣告

此外, 1997 年意大利諧星羅拔圖貝尼尼,自編自導自演《一個快樂的傳說 (Life is Beautiful) 》,以黑色喜劇方式,拍攝意大利猶太父子被關入集中營,怎樣苦中作樂。此片叫好叫座,羅拔圖貝尼尼贏得奧斯卡影帝獎。還有 2009 年塔倫天奴的《希魔撞正殺人狂 (Inglourious Bastards) 》,黑色荒謬感很強,而且改創歷史,安排希特拉在電影院被炸死。

《陽光兔仔兵》以納粹德國一個十歲男童祖祖為主角,他受納粹教育,愛國愛黨愛元首希特拉,參加德意志青年團接受軍訓,但他膽小心善,連小兔也不敢殺,被嘲稱兔仔。史嘉烈祖漢遜演他媽媽,秘密收容猶太少女,祖祖發現她後,會不會忠於納粹把她告發?抑或化敵為友,化悲為喜呢?

廣告

此片嘻笑怒罵,諷刺納粹洗腦,而純真小孩及正義人士不會受到蒙騙。其他重要角色,有森洛維飾演軍訓教官,對納粹陽奉陰違。最特別是導演泰加懷迪迪Taika Waititi,親自扮演希特拉,那是男孩祖祖對偉大元首的幻象,弄得神化又滑稽。

泰加懷迪迪來自紐西蘭,能演能編能導,曾與 Jemaine Clement 合導紐西蘭殭屍笑片《低俗殭屍玩出征 (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 》受歡迎,然後進軍荷里活,導演了《雷神奇俠 3 :諸神黃昏》,把超級英雄增添了喜劇感。

但我覺得《陽光兔仔兵》不是很好笑,亦談不上深刻諷喻,成績有些過譽,比起上述的《大獨裁者》、《一個快樂的傳說》和《希魔撞正殺人狂》,只是小兒科。總之,反納粹、同情猶太人的影片,長期來很易獲得西方好評,有些真正拍得好,然而不少是偏心加分了。

至於洗腦,任何教育和宣傳都會洗腦,傳媒亦各有立場,荷里活片也常有美式洗腦,不可盲目接受,要自行判斷。

說到《烈火湊仔公 (Playing with Fire) 》,拍攝美國某區的跳傘救火隊 (Smoke Jumpers) ,跟一般消防隊不同,而是出動直升機,主要救山火。話說這隊救火佬在火海救出一家三小孩,帶回局內等候家長接回。那知這兩女一男小朋友很鬼馬反斗,弄到飛行救火局「家嘈屋閉」,像馬騮精大鬧天宮,猛男們手足無措,發現「湊仔」還難過救火。

發展下去,當然變成歡喜冤家,大漢和細路一家親。主角是大隻佬尊仙納 (John Cena) 飾演的隊長,外冷內熱,加上兩個搞笑助手,與小孩們玩來玩去,並且撮合隊長與女科學家的情緣,可算熱熱閙閙。

《烈火湊仔公》當然很兒嬉,比《陽光兔仔兵》更小兒科得多,只能說不妨作為合家歡的通俗選擇,不能有額外期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