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隱形客》亦狂亦蠢亦痴情

2020/3/2 — 9:59

常有小本恐慄片叫座賺錢,往往讓女主角獨自在大屋摸黑疑神疑鬼,心驚膽戰,步步驚魂。這部美國、澳洲合拍片亦玩這套板斧,加上「隱形男」的科幻經典名牌,製作成本七百萬美元,在美加及各地開映首個周末便收五千萬美元,登上票房榜首(香港亦是),總收當會盤滿砵滿。

作為女性恐慄片,《隱形客 (The Invisible Man) 》的導技和演技不差,但不算傑出。作為根據威爾斯科幻名著的現代化新版本,其實很不對勁,甚至改編得死蠢。無論如何,此片商業成功,在美國還獲不少好評,似乎證明了電影不怕蠢,還可能越蠢越受歡迎。當然,有些影迷喜歡動腦,然而不少影迷入戲院只想「熄」腦。

劇情和百多年前威爾斯名著完全不同,編導里雲納 (Leigh Wannell) 借題發揮,另作故事。人物和情景都很簡單,美國電視劇女星伊莉沙白摩斯 (Elisabeth Moss) 飾演的主角,不能忍受同居科學家男友的變態控制狂,千方百計逃出他的機關重重宏大豪宅,隱居警探朋友的家中,不敢出門。

廣告

以小規模恐慄片來說,編導頗有小聰明。發展下去,女主角好像被冤鬼纏身,變態男友神出鬼沒,「死而復生」,無形無影,總之把她嚇到失魂落魄,別人以為她發神經。結果怎樣呢?她照例大報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實際上,無數鬼片就是這樣。只不過此片沒有鬼,那個光學專家男友研製出隱身衣,就像鬼那樣死纏着女主角,還陷害她被警方當作殺人兇手。

廣告

此片叫好叫座,一大原因是迎合到女性反抗男人性侵犯、家暴、欺凌、控制的潮流。其實這類反賤男、狂男的影片早已不少。記得三十年前茱莉亞羅拔絲憑《風月俏佳人》成名走紅後,便主演了心理驚險片《與敵同眠》,片中她的富裕才俊丈夫是變態控制狂,劇情就是她怎樣逃出他的魔掌。

我對《隱形客》最失望是科幻方面,隱形特技很少,亦很「化學」。特別離譜的是,片中男友身為光學奇才,研製出隱身衣是重大科技成就,用途無可限量,他為何秘而不宣,只是用來恐嚇離他出走的女友呢?實在大材小用。而且他為求女友回歸真是不惜一切,不但因而殺人,甚至安排他自己死亡化灰的佈局,使全世界以為他消逝了,實在代價太大。

科學家男友的行為,根本上超出了控制狂 。唯一解釋是他非常真心愛這個女友,不能失去她,不單「我為卿狂」,還變得死蠢,終於蠢到自己真的死掉。這男友在影片後段才正式露面,原來有才有錢還有貌,簡直是很多女性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這個隱形奇才對女主角情有獨鍾,為了她犠牲一切,真是「亦狂亦蠢亦痴情」,堪稱廿一世紀銀幕上罕見的絕世情種。然而他在片中是大反派,實在炮製得胡里胡塗。

編導里雲納是澳洲人,早已與澳洲華人導演溫子仁結成好友拍檔,曾為溫子仁在美國拍攝的《恐懼鬥室》、《兒凶》等系列編劇,並執導了《兒凶第三回》。今次他獨當一面拍出《隱形客》,雖是蠢片,但「叫好叫座」,打響招牌了。

至於英國科幻先驅大師威爾斯 (H.G.Wells) 的小說《隱形男》,最初出版於 1897 年,《時光機器》、《莫洛博士島》等同為他的名著,拍過很多影視版本,亦衍生出《隱形女》和其他變奏。《隱形男》原著描述光學家研製出隱形術,自己實驗,但隱形後不能還原,無法正常生活工作,唯有全身用服裝密封兼蒙面,流浪異鄉,陷於困境,鋌而走險,引發連串凶險情節。這科幻小說很奇情,又比這部新片合情合理得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