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少年院舍服務新元素:以現代舞作為橋樑 引導迷途心靈重回正軌

2018/9/14 — 12:00

某個盛夏周末,當許多青年浪蕩街頭時,6位約14、15歲的小女生,卻埋首於小禮堂內,認真地張羅人生首場舞蹈合演。

演出前,她們拿著精巧的化妝品,凝神為自己和同伴整理妝容。當聽到家人、師長等魚貫進場,又忙不迭地趕往接待;暖場環節,看到嘉賓滿臉期待,她們不無緊張,於是手牽手互相壯膽,然後以生鬼說唱技巧,簡介DIY舞服和舞鞋的意念,逗樂全場人士。當舞曲輕快的韻律起動,她們狀態漸勇,自在又合拍地躍動、翻騰和打轉,以年輕人的活力和熱誠,呈獻一場精彩的現代舞表演,獲取不絕掌聲;表演完成後,她們又拉著親友玩「大電視」遊戲、合製家庭相架、共享滋味美食,半秒相處時光都不願錯過。

如此著緊,只因共處不易。這6位可愛少女,由於違法,經法庭指令,現正於社會福利署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屯門院)核准院舍接受住宿感化訓練,需與外界作短暫隔離,故此尋常的家庭樂,對她們來說變得彌足珍貴。

廣告

然而,這群少女在屯門院卻得到不少學習機會。除了社工的個案及小組輔導,她們在院內亦接受正規教育和職業訓練,協助她們重拾正常作息與學習動機,甚至提供平台,讓父母見證她們的轉變,修補親子關係。自去年,屯門院聯同職業訓練局(VTC)青年學院「飛躍計劃」和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合作,嘗試引入「藝術」教育。像這次專為核准院舍女同學而設的舞蹈工作坊,便讓同學透過共同研習舞蹈,發掘潛能、學習團隊精神、肯定自我價值。

恐懼來自偏見與誤解

廣告

作為看表演的外來嘉賓,首度踏足屯門院,對其印象坦白說是出乎預料。平日影視作品看太多,總以為這裡定必肅殺髒亂,院童也非善男信女。然而,除嚴謹的保安外,其實院內綠意盎然,宿舍大廳又貼滿學員的活動照,同學和職員及房媽(專責督導學員的社工)的互動亦溫馨、親切。當日表演的6位學員,初見陌生人雖略有顧忌,但表演過程放下戒心後,也流露著少年人常有的爛漫和活潑……這一切,跟未有接觸前的偏見與誤解,存有極大的反差。

學員們的舞蹈展演

學員們的舞蹈展演

屯門院女童部社會工作主任梁儉笑說,儘管已時常安排不同的團體在院內服務同學及讓同學擔任義工服務社區以減少誤解,公眾平日仍難以深入了解院內實況,有此幻想不足為奇。因此,她也理解何以青少年被轉介入院舍,初期有挑戰權威、不服指令、跟朋輩爭執,甚至出現想逃院的行為。每個年青人的成長受家庭及不同外在因素影響,有些或感到遭忽略,性情和行為難免失衡,「我和同工們非常體諒她們的脆弱,面對院舍有規律的生活,她們確實需要適應。」解決同學的恐懼,她直言需要做的,並非施以威嚇,而是該如核准院舍社工杜姑娘的座右銘,以「因材施教,恩威並重」的態度,讓她們感受被接納的溫暖,但同時學習守規及明辨是非。

把握成長的黃金轉捩期

擁抱信念,屯門院強調緊貼時代,為學員制定多元化和個人化的訓練計劃,梁儉指出年青人誤入歧途,他們和家長也有責任,也一同需要幫助。兩者之間,青少年因尚在成長,只要及早介入,可塑性更高,「只著眼他們的過錯,不如發掘孩子的潛能,讓他們有機會得到肯定,及早回歸正途。」屯門院每個學期均與VTC共同策劃各種職業訓練和工作坊,讓院舍青少年發揮所長,更以所學的服務社會,也消除外界對邊緣少年和少年違法者的負面標籤。

在各方穿針引線下,造就了這次屯門院、VTC、「賽馬會藝壇新勢力」,連同舞蹈藝術家黃靜婷(Chloe)四方的協作,促成是次舞蹈工作坊及表演,「許多女同學犯事,離不開情緒管理問題,我們希望以藝術協助同學抒發感情、提升專注力和陶冶性情,幫助學員解開心結,以不損人不傷己的方法表達情緒。」梁儉解說。

今次舞蹈工作坊,梁儉見證學員經歷重大改變,由初期對學習現代舞反應一般,甚至不想上堂,經導師悉心指導後,到漸漸破除心理枷鎖,建立信任,主動向導師、隊友求助,以團隊精神克服困難。她解釋,青少年離開院舍後,能否以意志力抵抗外界引誘,免於再踏歧途,有否正確價值觀和自制能力至關重要,「趁還可力挽狂瀾,我們想從本質切入,讓她們的心變強大,好為未來考驗打穩基礎。」

根據以往數據顯示,屯門院核准院舍的女童,約有5成離院後返回主流中學升學,亦有順利考入VTC繼續進修,成果算是不錯。梁儉強調「希望孩子經歷改變之餘,也予家長機會去看見子女的可能,不再聚焦昔日的錯失去否定、批評和苛責他們。因為一個有愛的家,才是少年人最強的後盾,所以,家庭復和亦是屯門院的重要服務」。

我終於知道,原來我可以

完成VTC綜合課程和舞蹈工作坊,即將離院的三位學員阿芬、阿Wing和美琪(化名),均同意訓練計劃的意義。不說不知,三人原來各於幼稚園和小學,參加過短期舞蹈課程,但基於不同原因,半途停止。今回首嘗現代舞,大家既驚亦喜。阿芬說,「我喜歡跳舞,但筋骨不柔軟,開初很多動作做不來。好在Chloe不斷鼓勵,逐個細節解釋、示範,讓我看到現代舞的優美。大家會勤力到早上七時半起來練習呢!以前沒想過自己可以有這麼堅毅。」

學員參與舞蹈工作坊,初嚐現代舞的滋味

學員參與舞蹈工作坊,初嚐現代舞的滋味

阿Wing笑言相對阿芬,她對現代舞興趣沒那麼大,起初還有點抗拒,「我不算愛跳舞,也不太喜歡郁動。只是既然被編入班,姑且一學。」過程中,她談不上喜歡了跳舞,但享受跟大家上課的時間,尤其Chloe給予很大自由度,「我們一起構思舞步、選歌、討論流行文化,我很開心,慢慢也投入其中,不想辜負她。連家人都讚我長大了,沒有輕易放棄,讓我發覺能夠堅持做好一件事,是快樂的!」

「我也不算喜歡現代舞,但上堂幾開心。」美琪和應地說,開頭見Chloe示範現代舞動作,她還笑對方很「誇張、核突」,怎知自己去做,發現不容易,於是不敢取笑別人。她最難忘的是知道跳好一隻舞不單講個人動作漂亮與否,也關乎跟拍檔合拍度。「講真,平時怎會無故將身體交託別人?可是跳舞是整體,如果不與人溝通,不可能做得好。」

難言心事就以舞蹈來宣洩

像現代舞創始人之一,編舞家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名句「The body says what words cannot」,導師黃靜婷同樣相信當一個人陷於困頓,有話說不出、有心結未能解,舞蹈是最好媒介,幫助他透過動作及節奏表達所想,並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而見證學員成長,聽畢她們的課後感,Chloe感恩得笑不攏嘴,指同學們的基礎、興趣不一,加上情緒和狀態不定,構思和教學需要更花心力調節,「最重要是讓她們知道自己的意願會被尊重,繼而建立信任去推進課堂進度」。

慢慢地,她們的學習,不再只關注自己,會反過來問我意見,主動獨自嘗試,也共同解決問題。」像做「平板支撐」動作,她們已自動進入狀態,打破課堂初的隔閡和心病,互相打氣、支援和走位,目標一致地想做好演出。讓她感動的不單在於舞蹈好看與否,而是體會她們內心的純真和善意。「這些特質將是未來陪伴她們應付人生考驗的關鍵,我希望大家離開院舍後,能持守這份心志,去抗衡世間誘惑,不再軟弱。」她衷心祝福。

學習化妝,從中了解自己清新的模樣

學習化妝,從中了解自己清新的模樣

別忘了自己清新的模樣

令是次表演得以順利舉行,另一不得不提的幕後功臣就是一班VTC青年學院(飛躍計劃)的職員和導師。負責教導少女們化妝技巧的導師Maggie亦欣慰學員的轉變。她說課堂之初,眾人對「化妝」概念模糊,普遍把妝化很濃,以為可引來注目。每一堂,她嘗試教大家重新認識個人面容特色,各人漸漸減少妝品、減淡顏色,找回最自然的自己,「由固執到聽意見,由不了解自己到懂得詮釋自己,正是一個學會拿捏跟世界的距離感、肯定自我價值、接納自身的成長歷程。」

主理學員情緒和學業安排,尤如「眾人母親」的VTC輔導員溫姑娘喜見學員由拒絕學習,到享受演出的變化,「最開心她們找回學習動機。目睹她們怎樣放下顧忌,於不同課堂中找到存在感,又放下青少年相處的芥蒂,肯協助能力和信心沒那麼好的友伴。生活的磨擦減輕,知道怎樣跟自身和別人共處,真的難能可貴。」

青年學院(飛躍計劃)校長盧健貞總結,教學理念不只培訓學員在社會「搵食能力」,還有重燃學習動機,也相信藝術的力量和美感教育,足由根本去改變一個人的性情,這才是最核心精神。像Chloe在舞蹈工作坊以不同方式了解學員、探知可能性,就是很好示範。看到這平台上讓孩子嚐到成功滋味,懂得怎樣以正確方法爭取目標,現階段已是顯著的進步。未來的事,沒人說得準,今天看到的她們,跟昨天已經不同,日後她們變成什麼模樣仍有無限變數,她說:「但我由衷祝願她們,好好記取院舍的經驗,重投社會後也把持己心,過一個更多采豐盛的人生,別再回到幽暗之處。」

第二屆「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策劃、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支持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已於9月再度開鑼。這個為期五個月的大型本地藝術節,以「Our Talents, Our Pride 創意人才,成就香港」為題,進行一系列多元化藝術節目及超過一百五十多節的社區和教育活動,讓大家認識到本地優秀藝術家,欣賞他們的作品,並為他們為香港爭光,引以為傲。

網址www.newartspower.hk 手機應用程式搜尋「JCNAP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