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音樂界從業員在疫情下的工作狀況調查報告

2020/3/22 — 14:16

早前,筆者發起一次網上問卷調查,希望能藉此了解音樂界從業員在疫情下的工作狀況。之所以會舉行是次調查,是因為留意到香港藝文界內,不同界別的組織如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香港舞蹈聯盟均以不同方式收集數據,藉此反映界別的狀況和意見,但筆者未曾發現音樂界別有類似的行動,於是嘗試以個人名義發起網上問卷調查,期望能達到相近的效果。

問卷調查於3月17日晚上開始進行,至20日晚上11時59分結束。筆者必須承認自己並非統計專業,因此問卷的設計或會顯得粗疏。最終收集到163個回應,這個數量雖然不多,但筆者相信能一定程度的反映業界狀況和想法。

問卷大致可分為三個部分:個人的工作狀況、對受政府支援的狀況和意見,以及對音樂行業的職業保障的看法。

廣告

(一)個人的工作狀況

在163個回應中,絕大部分屬於自由身個人藝術工作者,佔93.3%(152)。

廣告

至於從事哪種音樂行業工種,不少人是身兼多重身分,如既是表演者,也是音樂導師,當中有135人從事音樂教育。其次以表演佔多數,有42人。餘下的包括從事行政(12)、後台(9)、後期製作(2)、創作(2)和音樂會攝影師(1)等。

關於年資方面,超過六成的回應者入行超過九年,入行達5至6年或7至8年分別佔13.6%和6.8%。

問及在2至3月期間,預計收入損失了多少方面,有27%的回應指預計收入損失了超過$30,000,接近一半(47.2%)損失了$20,000以上。詳細分佈可參考下表:

關於在2至3月期間,如何維持生計,或打發時間,大部分回應均是依靠積蓄度日,或是改為網上教學,有些人明言進入「手停口停」的狀態,甚至有人表示要賣掉家中貨品或借貸維生。同時有不少人表示利用這段時間練習和網上進修,自我增值。

長遠來說,有77.2%的人(125)表示不會考慮轉行,但22.8%的人(37)卻表示會考慮轉行。

(二)對受政府支援的狀況和意見

香港藝術發展局早前推出了「藝文界支援計劃」(加強版),合資格的藝文工作者可獲$7,500的補助。在163個回應中,只有1.2%的回應(2)是能夠獲得補助,超過一半回應(51.5%)表示不會獲得$7,500的補助金。餘下47.2%的回應表示不清楚自己是否合乎資格,或是完全不知道有這個計劃:

關於期望政府可以如何為業界提供協助,在120個回應中,有近90個回應是希望有直接的經濟援助,或是推出低息,甚至是無息貸款。部分回應希望能放寬支援計劃資格。部分建議通過減免場租或稅項為業界紓困,也有人希望可請學校能夠以「課堂後補」的形式,先為受影響的同行出糧,亦有意見指提供消費卷培養觀眾,或是趁機改革過時及守舊的資助制度。但同時有回應明言對政府不曾抱有任何期望。

(三)對音樂行業的職業保障的看法

對於音樂行業的職業保障,有95.7%的回應覺得這個行業缺乏像專業認證、勞工保障、退休保障等措施,同時有96.3%的回應認為行業需要一些組織(如工會)來為業界爭取福利和保障:

在少數認為不需要組織來為業界爭取福利和保障的回應中,他們覺得「藝術工會在香港並不能發揮作用」,或是認為其實是有需要的,「但較難凝聚大眾,又怕流於小圈子」,或是「這個行業沒有統一的專業資格」。

結論與建議

是次調查只是透過在Facebook上流傳,最終收集到163個回應。雖然數量不多,但當中部分問題的回覆趨勢明顯,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從調查中可見,大部分音樂從業員均有從事教育工作,然而在疫情下,學校停課,以及市民減少外出,令課堂被迫取消,使從業員收入大減。特別要指出的是,三月本為校際音樂節舉辦時期,這可說是一眾音樂導師的「旺季」,然而校際音樂節已經取消,變相令那些導師失去更多工作機會。而且長期取消課堂,令不少音樂中心面臨財困。事實上,成立了廿年的香港童聲合唱團早前宣佈停辦,這是一個警號,恐怕陸續會有相同的情況發生。

在個人層面上,不少從業員現時只能依靠積蓄度日,甚至需要賣掉家中貨品或借貸維生,情況令人擔憂。同時亦有近四份之一的回應表示考慮轉行,可見疫情有機會做成人才流失,長遠不利本地音樂發展。

接近一半的回應表示損失了$20,000以上,可見「藝文界支援計劃」的$7,500補助金額並不足夠(註:那$7,500是有機會重複申請)。然而大部分回應表示自己不能獲得補助,這很有可能是因為藝術教育者被該計劃排拒在外,另外為數不少的回應指自己不知道有這個計劃,當局應加強宣傳和解釋,讓更多從業員認識這個計劃。

根據業界的狀況,筆者建議當局必需為音樂教育者(不論是在學校、私人機構或私人任教)提供應急的經濟援助,同時考慮新一輪支援計劃,加強對整個業界的支援。此外還能設立長還款期的低息貸款,讓從業員解決燃眉之急。

長遠來說,當局可提供場租優惠和減免門票手續費,降低舉辦節目的成本,從而增加收入。當局也可以發放電子門票,鼓勵市民觀賞文藝活動,既可支援業界,又能推廣藝術。另外,政府也應該思考如何為一眾自由身工作者提供一定程度的勞工保障。

同時,業界內亦應組織起來,就不同的議題如專業認證、勞工保障、退休保障展開討論,尋求共識,向當局反映意見,為業界爭取福利和保障。

p.s.: 發表了網上問卷調查後,才知道台灣有類似的調查《音樂工作者嚴重特殊傳染型肺炎(COVID-19) 損失調查報告》:http://lharmonie.tw/?p=943&fbclid=IwAR2188Ts56PyupAsTsh4bQorbeUT3YauiWOb7h44WSU4Yeoo3QRuqc59BLY

p.p.s.: 在撰寫此報告時,香港音樂人工會發起了類似的調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jFoIQ159_55GzMImj84p1Lofg-Oqy8mY9SDnrmuZ8h-bt5w/viewfor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