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Yundi 李雲迪 Facebook)

飛近太陽的鋼琴王子李雲迪

相信李雲迪被捕的新聞,不是古典樂迷也知道。儘管這件事「花生指數」高,而且「睇人仆街最開心」,但看著他今天落得如斯下場,筆者總是覺得不無可惜。

李雲迪的成名之路來得很早,十多歲參加國內外比賽取得不俗的成績,但正式成功上位是在2000年以18歲之齡贏得第14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冠軍,同時獲得最佳波蘭舞曲演奏獎,他是比賽史上最年輕冠軍,也是首位得到第一名的中國人。能夠在最重要的國際鋼琴比賽得到如此佳績,當然旋即成為矚目新星,加上俊朗外貌,令他一躍成為「鋼琴王子」,在國內風頭一時無兩,不但演出邀約不斷,又陸續推出唱片,還有音樂以外的工作例如廣告,型像成功「入屋」,是近代最為人熟悉的兩位中國男鋼琴家之一(另一位當然是郎朗),相信不少香港人也看過當年他的CSL廣告:

作為年輕鋼琴家,李雲迪的音樂之路絕對是平步青雲,本來前途一片光明,可惜發展不似預期,幾年過後,他的藝術事業停滯不前,看看他的專輯,出道頭幾年發行過蕭邦和李斯特(在蕭邦國際鋼琴比賽前他參加過李斯特國際鋼琴比賽)專輯,之後有普羅高菲夫和拉威爾錄音,其後大都是蕭邦,雖說的確有音樂家會專攻某作曲家或時期的音樂,甚至灌錄單一樂曲多次(例如朱曉玫與《哥德堡變奏曲》),但那些人通常會被視為某作曲家或時期的「專家」,但李雲迪完全去不到那個高度,如其說他想成為蕭邦專家,倒不如說是「炒冷飯」、「食老本」。後來雖曾發行過貝多芬專輯,但只不過是最大路,無甚挑戰性的樂曲,反映他沒有新的演奏曲目。

演奏曲目窄是一回事,最「大鑊」的是演奏水平也下降,在網上不難找到他演出「炒車」的片段,而且不只是錯音連連,甚至連速度、力度等都全無章法,真的連學生都不如。最知名的一次,是2015年在首爾藝術中心與澳洲悉尼管弦樂團合演蕭邦第一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時,忽然失憶,令演出不得不停下來,事後未有作安歌就離場,並取消了簽名會,令樂迷大為不滿(相關報導)。

更可惜的是李雲迪似乎早已放棄藝術事業,改往娛樂方向發展。自成名之後,他在國內不乏上娛樂節目的機會,人們對他的最大印象,已經不是冠軍級鋼琴家,而是「疑似」是王力宏的好「基友」。同樣在2015年10月,他獲邀成為第17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評委,是大賽歷史上最年輕的評委,這本是對他藝術成就的一個肯定,他卻為了做好朋友黃曉明婚禮的伴郎,而告假離開波蘭數天。當時筆者曾撰文評論事件,並引述台灣樂評人焦元溥的文字,現在看來仍是醍醐灌頂的:

「比賽終究是一時。有人喜歡成名,有人喜歡賺錢,有人喜歡掌權,但也有人願意用自己的時間心力才華和天地對賭,賭一個虔誠用盡努力與悟性,最後能否在音樂藝術中見到『樂曲如天宇浩蕩,音符如同星辰位列』的機會與感動。那是無法言說只能感受的無上境界,悠然處於人情與天道之間,絕美中的絕美。」

今天看來,李雲迪在名利與藝術之間,選擇了前者。還記得以前曾讀過一名本地樂評人的文章,指他曾跟李雲迪握手,驚覺質感很粗糙,不像鋼琴家應好好保護的手。這次事件後,另有位傳媒朋友分享以前訪問李雲迪的感覺,就是眼神有點散渙和神經質,握手時發覺掌薄而冷,可見他的確失去鋼琴家的靈魂。近年他上國內綜藝節目越來越頻繁,月前才有樂壇前輩把一段影片傳過來,就是他在《跨界歌王》的演出,看著他毫不自然的表情,真的打從心底感到可悲:堂堂蕭邦冠軍,竟然要淪落到賣唱。想不到低處未算低,數個月後便因嫖妓被捕,不難想像無論事件發展如何,他的事業已經完結。

李雲迪在《跨界歌王》賣唱

諷刺的是,他被捕當天,正是新一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冠軍出爐的日子,冠軍是加拿大鋼琴家劉曉禹,是繼李雲迪後第二位華裔鋼琴家奪得這項殊榮。

蕭邦在1849年10月17日逝世,享年39歲;李雲迪則在2021年10月21日被捕,剛過39歲生日……這位曾經的鋼琴王子,為追逐名叫名利的「太陽」,最後反而燃燒了自己,這個結局實在令人感到唏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