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飛返香港 14 次採訪抗爭 理大衝突記憶的重曝

2020/11/24 — 14:00

攝影師 ViolaKam 在日本生活了超過 10 年,但去年 6 月起爆發 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她總共飛返香港 14 次採訪,為日本媒體、通訊社及本地網媒拍攝新聞照片。

理大衝突事件踏入一周年,她近日發布了一輯多重曝光黑白菲林照片:翻拍去年自己在理大抗爭現場見證的畫面,再疊上今年回到日本後相對平凡的生活和新聞照片,呈現出新舊交織,既真實又虛幻的影像。

「2019 年,彷如活在兩個平行世界的我,2020 年,有著另一種平行世界的體驗。人就算身處異地、在疫情底下、在街頭或者日常之中,當天發生過的事的確真實存在過。那份回憶如同夢魘,仍會不斷來襲,提醒你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就如重曝,讓兩個世界重疊,失去邊界。」

廣告

她把整筒底片拍完,再翻拍一次,她覺得菲林比數碼有更多的偏差和意外,可以期待每次照片出來的偶遇和火花,「這次因為意外讓菲林的一部份漏光,有奇怪的光紋,但這也好,也就讓每張都獨一無二。」這才叫浪漫刺激。

廣告

——————————————————————

去年返港 14 次拍攝抗爭

「11.1 7是很多人不能忘記一役。」Viola 回想起當天早機抵港,便趕往理大現場,從中午起一直拍攝到翌天凌晨。

直到有本地行家聽到消息,指警察可能會採用實彈,一位相熟的攝影記者神色凝重地對仍在校園中庭的她說,事態嚴重,可以離開的話便盡快離開吧,萬一被捕可能再不能返回日本。於是,Viola 只好和隨行的日本記者離開。

她和一群記者來到校園外,便有大光燈直射過來,包圍的警方用槍指住前面記者,她走在稍後方,聽到警方喝問:「有人走?」她看見一群持槍警員走近,差點以為自己是個逃犯,警員不斷對記者說:「我可以拉晒你地!」。最後,她袋裡的物品都被翻倒出來檢查,Viola 向對方說已通知日本媒體總編可以證實她的身份,說很久才被放行。

Viola 覺得,自己從一個地獄來到另一個地獄,外面依然催淚彈橫飛。送走日本記者後,她再到尖沙咀和太子等地拍攝,到真的最後一刻,才回家取行李坐的士直奔機場,「最後一身TG味上機,覺得自已像逃兵。」

說到這樣她感慨起來:「我沒法體驗香港攝記們,在圍城內無數無眠的夜晚,我回到日本直接去工作,兩地奔走,前後 3 天沒睡。這是另一種無法言喻的痛。幾天之後,再日本記者再次回到現場和訪問成功逃脫的抗爭者,為《Yahoo 日本 》做了理大專題,在校園解封後刊出。」(見此)

——————————————————————

問題只是去做或不去做

採訪社會運動多年,Viola 記得雨傘運動的時候,當時仍有全職工作的自己,在加班後哭着趕往中環拍攝的情景。她說,自己是唸傳理系出身的人,「骨子裡就是有種好奇,血脈裡就是有種衝動,當你意識到的時候,身體已不由自主正在行動,當年意識到的時候,我的人已經在第一排,邊喊邊咳拍攝施放催淚彈的畫面。」

哭了,是因為不甘心錯過了重要的時刻,也苦惱為何偏偏要加班,後來索性辭掉這份安穩辦公室工作,到日本追求音樂攝影的夢想。事隔數年,來到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作為香港人,發生這麼大的一件事會自然關注。當你在直播上看到前線都是認識的記者,很難說服自己甚麼都不做。有機會發表時,會讓我覺得有種莫名的責任感,想要去做。」

「有種衝動,覺得就算一來一回,實際的拍攝時間只有幾小時,也是可以去做的。問題只在於做或不做,想做又可以做的話,便決定去吧。」Viola笑說,況且早已習慣了拍攝同時跟拍幾個巡沿表演的音樂會,可能今天影北海道,明天影沖繩,後日影台灣,再返回大阪,多飛幾個小時也沒甚麼大不了。

「我知道,如果自己想做又不去做的話,就算欺騙到別人也欺騙不到自己,會後悔。」她謙虛地說比起其他攝影師,自己拍得不夠好,拍攝機會又比較少,可以拍照的時候唯有將勤補拙。
所以去年只要有時間,她都會回港拍攝,記下一幕幕香港發生的歷史。今年因為疫情關係,暫時無法返港,她表示:「被迫缺席是很痛苦的,也像有責任未盡。」

——————————————————————

策劃日本《新聞週刊》香港專題

「身在日本,知道語言問題,對日本記者來說實在很不容易,廣東話有千變萬化的暗號,所以更加想可以準確地去傳遞香港的事情給日本人知道。」Viola 說,「作為香港人,大概有我能做的,哪怕是一點點也好。」

最近出版的日本版《 新聞週刊 》(Newsweek Japan) 關於香港抗爭者的專題,便是由 Viola 策劃統籌,她也有份參與採訪和拍攝工作。她透過網上採訪,把拍攝工作交託予信任的攝影師進行。但她不禁想,如今警方拒絕承認攝記協的記者證,就算自己回到香港,說不定也無法進行近距離訪談,「我不知道作為一個為外國媒體工作的香港自由記者,該如何在香港『合法』採訪拍攝。」

但今次採訪,有一件事令 Viola 特別難忘,一位被訪者對她表示:「這份訪問,要是有天我死了或被消失了,便能夠成為我存在過的証明。」對方又說,「(抗爭者)慢慢習慣了抗爭中認識的朋友會忽然不見、被捕、逃亡、甚至死去。」

攝記現場拍下的照片,就是他們與同伴一起並肩過的証明。最後,Viola 說:「對記者來說,工作是去客觀紀錄事實,但對他們來說那是生存的證據和戰友的活動紀錄,那是很私密的照片。」

傳送門:

NEWSWEEK 日本版
實體和電子書 
網上版 (在雜誌發售後逐步公開)
Viola的音樂與抗爭照片:
https://violakam.mypixieset.com/PHOTOESSAY-2019MPW/
攝影: Viola Kam (V'z Twinkle Photography)
撰文:難分
理大攻防戰 理大圍困 理工大學衝突
或者你有興趣觀看:
【專訪:前記者紀錄中大 抗爭遺忘與未忘】
【單反轉型無反的加速主義 :前線攝影師怎麼說?】
【攝記Ring-畢生難忘的 太子站831 襲擊事件】
【 「紅媒」攝記鏡頭下的 721元朗襲擊】

——————————————————————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有價值,可以買杯咖啡支持難分

追蹤難分:
Instagram:https://bit.ly/3eGhZFX
Facebook:難分 :攝影/寫作人
Website: www.nathantsui.net/word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