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城市室樂團展現全方位韋華第、威尼斯、神父的女子樂團

2018/12/18 — 10:00

日期: 2018年11月11日

地點: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節目: 香港城市室樂團「揭開韋華第的神秘面紗」

廣告

一個期待已久的節目,源自筆者小時候爸爸送給我的一份驚喜禮物、人生收到的第一張古典管弦樂唱片:An Hour with Vivaldi。現在人已長大了,卻終於可以在音樂會裡親身體驗介紹韋華第生平故事及音樂的現場演出,在一個小時的音樂會裡,家長也帶著子女一同欣賞,目下就是在重現著筆者小時候的一幕。

本以為披著紅髮的韋華第會超越時空,親臨舞台指導他當年聲譽遠近馳名的修道院孤女樂團演奏;不過,播而「休」則演的著名電台古典音樂節目主持人杜格尊(Jonathan Douglas) ,卻收起了他平日擔任主持和司儀時的甜美聲線,以戲劇化的舞台演繹,扮演巴羅克時代的古人,細數他在韋華第年代與現代的所見所聞。

廣告

樂團在選曲方面,除了包括熱門曲目外,也加入冷門樂器作獨奏的樂曲,令聽眾了解到韋華第當年在寫作非主流器樂曲時,創作手法與音樂趣味依然同樣豐富。在劇本的寫作上,樂團藝術總監黎燕欣(Leanne Nicholls)並非把作曲家活力四射的陽光氣息首先帶到觀眾面前,而卻是把懸疑昏暗的修道院樂團幕後風光,配以邊走邊演奏的《耶和華叫祂所親愛的安然睡覺, RV608》,隱隱帶出,那正回應著音樂會的主題,把當年在社會上「見不得光」的可憐修道院孤女演奏員的面目,一層一層地掀開。

香港城市室樂團在首席陳詩韻的帶領下,全女班的陣容包括客席獨奏與客席團員,水平極佳,合奏時能把巴羅克音樂的穩定風格展現,個別演奏者更能演繹出韋華第音樂特色的靈巧灑脫趣味。當中最特別的,當然是能聽到在香港音樂會中極罕見的巴羅克時代時髦樂器---曼陀林(Mandolin),一款充滿南歐街頭風情的樂器,這樂器可算是韋華第常常喜歡用上於樂團合奏之中的一員。客席曼陀林獨奏家莫卡樂芙(Ekaterina Mochalova),演奏《C大調曼陀林協奏曲, RV425》的第一樂章。如果曾看過’70年代著名電影《克藍瑪對克藍瑪》,對這個樂章一定絕不感到陌生。樂團一改以弦樂拉奏作為伴奏,小提琴與中提琴組都改為以撥弦演奏,把伴奏線條變得更精簡,讓整個旋律框架都落在莫卡樂芙的獨奏上。

莫卡樂芙演奏音色漂亮,與一般演奏曼陀林的硬朗清脆琴音有少許不同。她的撥弦音色較為輕盈而厚渾,質感豐厚;而她的音樂感異常豐富,樂句之間的呼吸,在細微的留白地方、句末的餘音時間掌握得很好,聲音優美。莫卡樂芙對於韋華第的快板樂章,在速度上奏得不算太快,讓音符清晰可聞,但卻不減活潑輕鬆的感覺。她在靈活瑰麗的裝飾音的處理特別雅緻,而樂句之中的抑揚頓挫更仿如歌唱。對於主題旋律的重複音符,她在輕重的表達方面非常敏感,令旋律的流動性增加,句子的音樂感染力大為提升。更重要的是,莫卡樂芙毫無造作、低調而高貴的演奏,把韋華第精靈高雅的風格充份展現,仿如一個一無所求卻自得其樂的威尼斯貢多拉藝人在享受音樂一樣,在中段小調旋律至主題再現前的一段,最為精采。她與大提琴首席洪嘉儀(Shelagh Heath)、及古鍵琴手卜心歌之間的合作,甚為漂亮。這個以撥弦為主的版本,演奏效果非常優秀,而莫卡樂芙的演繹,更是筆者從小到今,無論在錄音或現場演奏中,聽過最漂亮的韋華第曼陀林音樂的演繹。而她在《流逝的時間, RV644》裡的獨奏,更是精緻優雅。

音樂會中選奏的另一較冷門的獨奏樂器---巴松管,由身軀嬌小的梁德穎擔任《E小調協奏曲, RV484》第一樂章的獨奏家。梁德穎對於韋華第節奏明快的風格,掌握得很好,她在快速的樂句中,每每找到適合的呼吸位置,令長篇的樂句毫不纍贅,而她的音樂感非常豐富,旋律吹奏得非常動聽。可惜的是,她在駕馭這件相對於她體型的龐然大物時,女生的氣魄顯然不足,尤其在樂句中常常出現的高低頓挫,她在吹奏往下行的低聲區時力量便顯得不足,而在長樂句的句末,音量也往往易變得有頭無尾。不過,如果熟悉韋華第風格的人都會知道,他無論對待管樂家還是聲樂家,都傾向一視同仁為「弦樂手」,特別是他專精的小提琴,他基本上都會以長長而音符密度高的旋律,作為他絕大部份作品的特色,而未必會考慮以「氣」演奏或演唱者面對的難度,當然,更不會特別「憐香惜玉」了。除卻體質結構上的潛在局限,梁德穎的演繹其實已非常出色。樂團與她的合作亦充份表現出巴羅克音樂的音響層次。

女高音林穎穎以兩種不同姿態演繹兩首不同作品,她在作曲家所寫的「音樂戲劇」《Grielda, RV718》中,演唱高難度的花腔詠嘆調《風雨飄搖》。林穎穎粉墨登場,穿上戲服,以一派「首席女主角」的氣定神閒舞台功架,演繹一位貴族少女唱出的這首情緒變化大、音符既多且密、聲區對比極端的困難歌曲。林穎穎的高音聲區非常甜美漂亮,音色共鳴度高,在不算太快的速度裡,音符的掌握清晰、準繩又優美,樂句一氣呵成,音色變化轉換漂亮,單單在欣賞她在技巧方面的水平已是賞心樂事。這首歌曲的低聲區部份似乎更像女中音的範疇,林穎穎以平和的聲線去處理高低區之間的距離,令兩者的特性拉近。這個較為平實的演繹,效果極之漂亮,她也把韋華第像器樂曲一樣的聲樂曲,在固定節奏出現的一組一組相近音型的旋律裡,唱出了適度的重音,令樂句充滿節奏感,整段演出完美無瑕,歌聲也相當動人。

卸下戲服,林穎穎也換上孤女樂團的禮服,演唱《人間需要真正的和平, RV630》的第一段。在這首經文歌裡,她一改之前的戲劇化唱腔,而貼近清純的童聲演唱法。林穎穎漂亮端嚴的聲線,在演繹簡潔的旋律上,令人非常感動,而且在樂句的上下行順勢的變化中,更是以旋律性為上的音階演唱為大前提,效果更見漂亮。可是,她在掌握跟順勢的旋律性音階調性變化時,卻稍微犧牲了音準,如果她能夠小心地演唱出根據調性變化的自然音準的話,這個如天使演唱一樣的動人演繹,必然能更加精采。不過,現在單以她隨心無為的純淨演繹,藝術性已經相當高。

Katterwall Singers在《榮歸主頌, RV589》中的演出非常優秀,和聲漂亮氣氛愉快,與樂團的配合極為出色。韋華第這首大型作品,在這個濃缩的舞台版本裡,似乎更像巴羅克時代的陣容。整體的演出,在氣勢上卻不遜於現代的一般較為人數多合唱團的演出,但細緻的演繹,卻充滿著濃厚的室樂風格。當中擔任小號手的冼楚翹,吹奏出非常輝煌而柔和的色彩,在整首作品中的演繹極之優美動聽,而她在平衡於弦樂與聲樂之間的表現,更展示出她的修養。在觀眾席上,見她手執一支短小的啞銅色小號,不知是否piccolo trumpet,但她除了演繹優秀外,在衡量音量方面確實非常精明。

樂團除了擔任伴奏外,也演奏了著名的《G大調弦樂協奏曲, RV151》的第一樂章,她們在展現活力與豐富的層次方面非常不俗。而韋華第最拿手演奏的樂器---小提琴,當然也是這場音樂會的重點。他當年最著名的一套四首創新實驗小提琴協奏曲《四季》,當中的選段更是多番在場內響起。小提琴首席陳詩韻技巧穩固,在帶動樂團演奏方面領導清晰分明,她們在《春》及《秋》的演繹較為靈活漂亮。不過,韋華第之所以有別於其他巴羅克時代的作曲家,他的音樂中的天馬行空思想與幽默感,更是當中的特色。陳詩韻在兼顧樂團領奏的同時,獨奏的靈巧與靈氣便稍稍遜色,與平日面對有指揮在場時的表現,較為緊慎,也無疑影響了對韋華第小提琴獨奏風格的掌握。在《A小調小提琴協奏曲, RV356》第一樂章裡,情況更為明顯。而樂團也演奏了《D小調雙小提琴與大提琴協奏曲, RV565》,陳詩韻伙拍客席小提琴手雲凱弦、與大提琴首席洪嘉儀演出第一樂章。這首與典型韋華第風格相距甚遠的「大協奏曲」,重奏與對位的格式遠多於作曲家本身的自然奔放曲風。三位獨奏與樂團之間的合作良好,音樂層次與節奏準確、整齊而豐厚。

這場充滿意大利風味的音樂會,還包括了威尼斯假面嘉年華會的華麗場面、與由Zani & Man(辛麗與李志文)演出的超傻搞笑意大利即興喜劇;台上還擺放一隻仿威尼斯貢多拉的小木船,把神秘的孤女院、音樂劇場、熱鬧的威尼斯、與水鄉的風情共冶一爐,在短短的一小時裡,將韋華第的年代與社會重現觀眾眼前。更重要的是,在這場演出中,樂團與特約團員或獨奏家之間的合作,在某些樂段裡,確實相當出色。而且,在選曲方面雖然不能夠包括作曲家極之多樣化的所有器樂作品選段,但其實也已把最熱門與較冷門的樂曲也歸納起來,又把最典型與非典型的韋華第風格也一一呈上。在聲樂曲方面,黎燕欣更把作曲家三款不同風格的歌曲也同時選上。在作品的取捨上,可謂真正的包羅萬有。而杜格尊更把韋華第由出生至終年的軼事,精簡地詳述給觀眾,當中有些更是較少人提及的瑣事,包括生日大地震、中年不再受貴族欣賞等等,這些都是嚴重影響了作曲家人生道路的重要關鍵。

作為筆者小時候的啟蒙作曲家,韋華第這場生平專場音樂會,確實能夠一次過活現出作曲家的一生於我這個三十多年來的「小Fan屎」面前。對於整個演出效果與內容,著實能夠為聽眾帶來一個全方位的課堂介紹。回家後,再拿出我珍藏了三十多年的韋華第精選錄音,再打開裡面的小書本介紹一看,童年時打開「寶藏」時的興高采烈心情再次湧現。而這份心情,這次卻是與在場的千個聽眾大小朋友,共同享受與享有;童年時在家裡一邊拿著介紹本一邊聽著韋華第音樂的歲月,卻已化成活現眼前與人共享的「共樂樂」時刻。

但願,在座的小朋友,當天都跟我童年時的心情一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