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藝術是如何被看見?

2019/12/23 — 15:06

11月24日/上海/清晨。起床之後,立即上網查看香港狀況,見到各區已現人龍,頓覺心頭一暖;整裝待發,隨即登上的士前往機場,整個車程也在寧靜之中渡過,好好休息之餘,也讓我懷念起抵埗時那個無話不說的的士司機:由於無法以微信支付、支付寶等工具找數,加上非常普通的普通話水平,上車不久,香港人身分迅速獲得確認,司機大哥充滿好奇,同時不失謹慎問道:「你們⋯⋯最近有很多事情發生吧?」對比其他刷微博知天下的同胞,司機大哥也算文明:「都知道是有些訴求,但是呢,到處砸爛東西也不是太好吧⋯⋯」若以顏色分類,甚至可以進身追求和平、熱愛工作的微黃社群,可是,論及政治,話不投機,真的半句也多,政治聊不下去,司機大哥又不想冷落眼前乘客,於是我們談起了這趟旅程的目的:「我是來看當代舞的,有一些香港藝術家過來演出」,另一段雞同鴨講對話徐徐展開⋯⋯

上一次來到上海已經是2014年,出席上海夢中心工程啟動儀式,見證這個當時號稱「要成為繼紐約百老匯和倫敦西區後,全球第三大城市文化藝術娛樂中心」的旗艦項目的起步,其時已經聽說政府當局及私人機構都紛紛大力投資文化藝術產業(可是今日搜尋有關夢中心的新聞,迎面而來的卻是投資單位接連退出、股權一再易手,「夢醒了」成為了最常見的註腳);今次故地重遊,為的是觀看三個香港當代舞蹈節目:一個名為「藝匯上海」的藝術交流活動在上海舉行,號稱是繼2010年參與上海世界博覽會後,香港首個在內地城市舉行的大型文化盛事,看看參與名單,的確也是星光熠熠,不同藝術類型的大團基本上都榜上有名,另外一些中小型藝團及獨立藝術家亦都有份參與,包括不加鎖舞踊館及獨立編舞李偉能,他們聯合呈獻名為《一城三記》的香港當代舞專場。

《非關舞蹈》演出照片
 (攝影:尹雪峰)

《非關舞蹈》演出照片
(攝影:尹雪峰)

廣告

「當代舞蹈是什麼?」司機大哥擲下重量級問題。「舞蹈」本已難以言傳,再加上「當代」這個在當代中最變化多端得的詞彙,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夠蜻蜓點水地談到一些背景、脈絡,然而,司機大哥似乎志不在此,話題瞬間已經跳到戲劇、電視劇、電影、流行曲,以及演唱會等等比較平易近人的藝術及娛樂範疇,由《大宅門》電視劇及其戲劇改編開始,先是講到一代又一代上海人仍然追捧香港粵語流行曲,「Beyond、張國榮、陳百強、譚詠麟,我們仍然在聽,經典就是經典」,還有東方荷里活出產的港產片,「周星馳特別利害,他的《大話西遊》(即《西遊記》)早前重新上映,就算是凌晨場次,觀眾也坐得滿滿」,繼而提起流行文化的威力,「上海現在有很多大型場館,可以容納上萬觀眾,周杰倫、費玉清他們都會來開演唱會,完場後過萬人一起湧出來坐車,情況很熱鬧」。

廣告

的士司機往往是社會發展的寒暑表,單從接近一小時的淺度交流,可見香港文化在上海當地也有一定影響力,然而主要都局限於大眾流行文化方面,這令我更加好奇,香港當代舞蹈創作越洋來到上海舞台上演,當地觀眾又會如何看待?香港當代舞專場名為《一城三記》,顧名思義,一場節目包含三個作品,一連兩場在上海國際舞蹈中心上演,中心在2016年才落成啟用,觀眾的積累也許未及如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等歷史悠久表演場地般成熟。單就首演場次來看,入座率大約七成,除了恆常舞蹈觀眾,既有留駐上海發展的外籍人士,也有來自其他省市的跨境訪客,部份觀眾更是一家大小扶老攜幼入場,驟眼看來,觀眾組成甚為多元,有觀眾坦言,事前只知道這是一場當代舞蹈節目,並不了解演出團體來自上海還是其他地方,購票入場是基於對當代藝術的興趣,當然也對香港當代舞蹈沒有任何認識。

《下一站彩虹》演出照片
 (攝影:尹雪峰)

《下一站彩虹》演出照片
(攝影:尹雪峰)

《一城三記》的三個作品分別是獨立編舞李偉能(Joseph)的《回聲摺疊》、不加鎖舞踊館(Unlock)的《#非關舞蹈03——波麗露》,以及由Unlock連同日本舞團Namstrops合作的《下一站彩虹》,風格各異,其中《回聲摺疊》尤如一場關於當代舞蹈導賞的當代舞蹈,獨舞舞者引領現場觀眾思索有關劇場、舞蹈、觀看等多重議題;在《#非關舞蹈03——波麗露》中,編舞、舞者先在工作坊與一眾參加者共同發掘身體與律動的連繫,並將成果凝鑄成演出,演出時更會即場邀請觀眾上台,重新塑造了演者與觀者的身分及角色;《下一站彩虹》是港日交流成品,透過並置不一樣的身體、觀照各具特式的律動,詰問舞蹈的傳統定義,想像舞蹈的其他可能。不約而同,三個作品都是以舞蹈形式探討舞蹈概念,觸及包括「什麼是舞蹈」、「為何起舞」、「如何舞動」,以及「誰可跳舞」等等問題。

一個半小時轉眼即逝,每個作品完成,觀眾都報以熱烈掌聲,整晚節目結束,部份人更留下來與創作團隊分享交流,其中現時在上海發展的舞蹈老師Aly Rose及編舞Sun Wenting大讚《一城三記》讓她們相當驚喜,「在上海,傳統的、經典的作品很多,大都把技術上的琢磨視為最高目標,相反今晚的三個作品,不論主題、素材、編排、呈現,都是這裡非常少見的類型。」Aly Rose形容,《回聲摺疊》的表演形式非常有趣、新鮮,獨舞舞者伍詠豪(Skinny)亦讓她留下深刻印象,「一個舞者駕馭整個舞台,是非常大的挑戰,他的表演狀態十分出色,引領觀眾一步一步深入了解作品不同部份」;Sun Wenting則指《下一站彩虹》是她最喜歡的作品,「採用了很多不同遊戲,甚有趣味,這與我自己的創作方向十分相似,都是要將幽默感注入身體與律動之中,同時舞者的表演也很有力量」。

《回聲摺疊》演出照片
 (攝影:尹雪峰)

《回聲摺疊》演出照片
(攝影:尹雪峰)

Aly Rose及Sun Wenting異口同聲表示,期待見到更多類似《#非關舞蹈03——波麗露》的作品,認為這種透過工作坊與參加者一同創作及演出的模式非常獨特,「事後知道編舞、舞者及參加者演出前僅僅進行了數小時的工作坊,就算時間這麼短促,都能看出團隊背後的創作理念,相當了不起,令人期待他們進一步的發展。」總的來說,《一城三記》尤如為Aly Rose及Sun Wenting打開通向有關香港當代舞蹈世界的一道門,引起她們進一步關注相關發展的興趣,「清楚看到香港創作團隊的特色,基於生活環境、教育制度、訓練系統的不一樣,不論是身體、律動、思考,他們展現出與我們完全不同的特質,更加富有實驗精神及原始力量,我們相當喜歡」。

談到《#非關舞蹈03——波麗露》的模式,編舞兼Unlock藝術總監王榮祿(阿祿)形容這是經驗的累積及轉化,「巡迴演出做了這麼多年,不時會想:『就算帶一台演出去到當地做一場兩場,反應再好,交流也只局限於演出的一個兩個小時,而且觀眾看過就走,比較單向,還有其他可能嗎?』」於是他嘗試在地招募不同舞蹈背景人士參與工作坊,資歷不拘,一同透過接觸、觀摩、思考、實踐等方法去發掘自身與舞蹈的關連,並以演出形式跟觀眾分享整個歷程。模式上,《#非關舞蹈03——波麗露》結合了工作坊及演出於一身;內容上,作品名稱表明並非關於舞蹈,實際上卻仍然與舞蹈有關,只是阿祿希望擺脫既有框框,重新探索「舞蹈」與人的關係,「現在大家一聽到『舞蹈』二字,已經會有很多聯想,例如『專業』、『演出』及『技巧』等概念,其實還有很多可能,只是我們未及留意。」至於《下一站彩虹》,Unlock是與來自日本的舞團Namstrops合作,「Namstrops」一字,其實是將「Sportsman」逆向來寫,亦即是運動員的意思,成員全是體育老師出身,具有豐富教學經驗,阿祿解釋,今次合作亦是另一種有關舞蹈的重新探索,「Namstrops成員並非出身於傳統舞蹈訓練,同時他們的運動細胞又特別發達,力量充沛,不論是身體質素抑或是律動方式,均與我們有明顯差異,當大家走在一起創作時,就有重新審視既有觀念、慣常做法的契機」。

《非關舞蹈》排練照片
 (攝影:周金毅)

《非關舞蹈》排練照片
(攝影:周金毅)

事實上,每一次重演都是一個重新審視既有觀念、慣常做法的機會,自首演後,《回聲摺疊》先後去過美因茲、北京、福岡、愛丁堡及布里斯本等世界各地舞台,直至今次上海巡演,編舞Joseph經歷到獨一無二的自省過程,因傷首次未能親身上陣,他轉而邀請舞者Skinny合作,聯手塑造這個期間限定版本,創作期間他以全新角度切入熟悉不過的作品,受益匪淺,「每次重演都會看看有何地方可以調整、完善,但是過去都是自編自跳,有些地方可能毋須多加思索就會直接去做,現時看來都可能太過理所當然;當與舞者溝通時,一方面我要清楚表達自己意思,另一方面他會回應、提問、建議,這種全新的對話讓我想得更多,更深。」有了今次體會,日後會否繼續邀請其他舞者合作呈現不同版本的《回聲摺疊》呢?Joseph直言,縱然作品已經面世多時,他親自演繹的欲望仍然強烈,今次經驗亦正好讓他深入思考作品如何走下去,「見過另一位舞者的演繹、另一種身體的呈現,當我再跳這個作品時,彼此的異同都會是我很好的參考,所以我非常珍視今次經歷」。

《一城三記》轉眼已經圓滿落幕,觀乎觀眾反應,似乎這回港滬交流也有一點點的成績,能有機會見證,此行也算不枉,畢竟節目演期剛好踏在區議會選舉的周末,對於出發與否,心情一直十五十六,畢竟多你一票好多,及後鎖定行程安排,確認投票日日落之前就會抵港,才覺走得安樂。話說回來,文化交流斷斷不僅僅是上演一台演出,換來一時掌聲,就算順利播下種子,能否開花結果,也端視眾多不同因素,包括文化機構的視野、創作團隊的努力、藝術作品的水平等等; 倘若今日許願,日後再次登上上海的士之時,除了張國榮及周星馳等流行文化傳奇人物,司機大哥還能夠提起一位又一位的香港藝術家,也許讓人有種癡人說夢感覺,但是過去六個月的時光,不正正說明了凡事皆有可能嗎?但願在眾人的堅持下,當代舞蹈也好、傳統戲曲也好、經典戲劇也好,都能夠踏上更寬、更廣、更遠的路,香港藝術、香港藝術家,以至香港人,都有更多被真正看見的機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