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藝術的前世今生》:幾代人既愛且恨的慨嘆

2019/11/14 — 16:29

「香港的文化藝術不只是關一代人的事,幾代人都係持份者,我絕對唔會話放棄呢代人,每一代人都在貢獻香港的文化藝術。」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及是次劇作導演胡海輝如是說。在場者都心領神會、不約而同地笑了,皆因訪問那天的早上,正正就是伍女士發表放棄年輕人的言論。對胡海輝而言,製作一個紀錄劇場,就是因為心中有一個疑問,那麼12月上演的《香港藝術的前世今生》是從哪個疑惑而起?

「因為有一個疑問在心裏十幾廿年,因為有一個很強烈的感受 ,當時我也是一個持份者,2001年我全職入演藝學院教書,當(西九)公眾諮詢時,03、04年由三個地產商做一些展覽, 我作為一個持份者,也有去看, 但感覺就是 ── 為何我應該是最有關係的,但我就像是一個旁觀者,在外看一些展覽,然後我只有得個睇字,完全跟我沒有關係。」

Michael Lie 攝

Michael Lie 攝

廣告

西九接近20年——胡海輝:我只得個睇字

廣告

胡海輝於2001至2011年擔任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導演系講師,他苦笑道,當年政府在展覽中放了一些意見卡,他看畢後只可以此發表意見。比這更強的感受是甚麼?「就是看着那些展覽,明眼人也知道,我自己也是做過舞台佈景的,當你做那些大型展覽,沒一百幾十萬是不能成事的。地產商亦邀請國家劇院等人士開講座……然後05年告訴你不玩了,重頭再來。心想那些地產商所花費的金錢給藝團發展更好,我當時未有全職營運一個藝團,現在全職做更加清楚那個數及budget。」

香港政府在1999年11月決定重新規劃西九龍填海區,時任特首為董建華,當初是希望該處發展成「一個世界級藝術及文娛綜合區」,時至今年1月,西九文化區(下稱西九)才剛落成了第一座表演藝術場地 ──戲曲中心。發展的資金、如何使用當然重要,但他認為由第一

任特首董建華提出西九後至今已20年,在策劃至動工的過程中,西九經歷了甚麼?「你見到如果20年才開始真的落實有方向去做西九,你便會想當時西九發生什麼事?有很多很多疑惑甚至質疑。」當中發生甚麼事?各持份者,無論是政府官員、藝術家、甚至市民又有何看法?

圖片由一條褲製作提供

圖片由一條褲製作提供

紀錄劇場:以一年的時間,讓不同持份者立體地呈現事件

「西九這件事我當然有我自己片面的睇法,這個主觀、片面的睇法又是否真實?我想去了解及印證一下,去看看其他怎樣經歷這件事?他的角度又是怎樣?而正正這件事我認為應該是有很多不同的持份者,所以做紀錄劇場或紀錄片其中一個強項就是,可以讓不同的持份者就一個事件去發表,當然我們會梳理及整理再呈現給觀眾看。」

既然是各方持份者,這次創作及演出包括不同年代及年資的成員,如查國林是較為資深的演員,較新一代的有江浩然、譚安婷,分別於2012年及2018演藝學院畢業。眼前的謝昊丹也是早幾年畢業,胡海輝表示自己在Casting時刻意找一些不同年資的演員來處理這題材。然而,一條褲的紀錄劇場與演員一起由擬定主題及方向、資料搜集、進行訪談、整理及排練至演出,當中所花的時間長達一年半載,時間充裕,而一般劇團有劇本後排練到演出只有三個月不等,他亦坦言,資金有限,演員試鏡時也清楚明白這個狀況,但大家亦願意共同探索及創作。

由今年5月開始,「一條褲」已先後推出紀錄劇場《一個人的政治:長毛》及《2047的上半場與下半場》,12月即將上演《香港藝術的前世今生》,一浪接一浪。謝昊丹首次參演的紀錄劇場便是《一個人的政治:長毛》,經過這一年的創作過程,他認為可以非常仔細在題目中找一些關注的重點,並再掘深一點及可以有時間疏理清楚脈絡,然後共同編排演出框架及整個呈現歷程。不過令他最感興趣的是《香港藝術的前世今生》。

「聽落去好似怪怪哋?我當時對整個社會的了解不深,(西九)當時應該得幾歲。」但他修讀與藝文相關的科目,一直也有關注整個香港文化政策,然而在讀書的時候,社會已沒有怎麼討論西九,好像有後退的感覺,「長毛也曾講過西九就是官商勾結的例子,明明西九就是一個藝文設施,為何會要和官商勾結有關? 因此我非常想了解當中發生什麼事。」

Michael Lie 攝

Michael Lie 攝

謝昊丹:希望幻滅的那種失落感

「一路做,一路有悲痛在入面。」謝昊丹表示在探討西九時,好像見到一個影子,「見到政府點樣唔聽市民講嘢,其實20年前也是一樣,他們辦諮詢好似聽咗,然後就攞一啲佢哋啱聽嘅說話去做,然後做出嚟嗰樣嘢,唔係所有持份者或者民間—無論係藝文界、地產商、記者、建築師的意見,都只係攞佢啱用嘅嘢。原來我哋做呢一個項目就睇到香港二十多年來嘅發展。」他發現只是關注文化藝術這一件事,已經可以看見社會今時今日為何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向眾多文藝界的前輩及持份者訪問後,整體而論,有何感受?

「我覺得是一種好有希望,然後希望幻滅的那種失落感。因為當時那些藝文界的前輩「餓」了很耐, 因為政府終於對藝術文化重視及『醒覺』,令佢哋覺得有希望,然後一齊去投入建設。個個都在發夢,係一個美夢,但中間有不同嘅事件,政府怎樣處理、怎樣推倒重來……這些事慢慢令大家的熱情越來越退卻,慢慢發現原來政府並不聆聽,(大家)像是幫政府做一個假的夢,開始灰心、開始冷卻、開始覺得怎樣也不關我的事,我覺得那種失望是很心酸,記憶猶新—由好有希望到失望。」

胡海輝:既愛且恨吧

胡海輝則認為行內人有一種既愛且恨的感覺。「愛,是因為很難得香港有一個地方—雖然可能最後會過橋抽板、借你過橋,但很多人也認為沒所謂,因為至少可以提供更多場地……哪怕那個發展只有硬件、只為了旅遊,或是政績工程。可是,整個發展規劃概念、各樣嘢都不應該用一個地產思維的發展模式去發展,因此,你會恨。」

他認為西九只是其中一個能夠顯示政府多年來如何處事及應對的問題。「 所以當我再重溫探索呢件事嘅時候,有好大感受同感觸……我時常說我不是要潑西九冷水。設施已興建,有當然是好過沒有。我們說零幾年初的歷史,有意無意之間大家會忘記,但我覺得這段歷史,在香港文藝發展十分重要。為何名字叫《香港藝術的前世今生》?就是因為可以看到香港怎樣對待文化藝術,文化藝術在香港或在香港人的心中是怎樣的一回事。」他認為趁大家還未忘記,有些人尚且記憶猶新,以西九作為題材及起點,再探討整個香港藝術的發展及各持份者的觀點。他認為:「有些距離回看過去,有些東西可能會更加清晰。」

「民主自由程度高,文化藝術才能夠發展得到」

前立法會議員梁家傑是這次西九項目的受訪者之一,他的一番話令胡海輝十分深刻:「文化藝術對一個地方來說是十分重要,因為文化藝術能夠顯示那個地方有幾民主自由。即是說如果一個地方嘅文化藝術能夠發展得不錯,其實會有一定的民主自由;亦即民主自由程度高,文化藝術才能夠發展得到。」對胡海輝而言:「文化藝術最寶貴的地方就是尊重多元, 亦都是一個文化藝術應該有的事。」

謝昊丹 (圖片由一條褲製作提供)

謝昊丹 (圖片由一條褲製作提供)

原創紀錄劇場作品《香港藝術的前世今生》

日期及時間:13-15.12.2019 ( 星期五至日 ) |7:45pm
                  14-15.12.2019 ( 星期六至日 ) |2:45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購票傳送門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