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師雅:角色扮演

2020/11/22 — 9:08

馬師雅今年剛得「香港舞蹈年獎─白朗唐新晉編舞獎」,是炙手可熱的年輕編舞家。

馬師雅今年剛得「香港舞蹈年獎─白朗唐新晉編舞獎」,是炙手可熱的年輕編舞家。

文:查映嵐

鏡頭前的馬師雅,正專注地對鏡準備年底的演出。她的獨舞作品題為《講下啫》;在簡介中,她引用了蘇聯作家索忍尼辛的名言:「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馬師雅說,這次她要扮演一個對公眾演講的人物,帶著大堆謊言說話,而她正在思考的是,要如何用身體表現「謊言」。

網上關於馬師雅的資料不少,今年剛得「香港舞蹈年獎─白朗唐新晉編舞獎」的她,儼然是炙手可熱的年輕編舞家,近年發表機會不斷,除了康文署的「舞蹈新鮮人」系列,西九文化區和香港藝術節都有她的足跡。可是,若撇開那個「編舞」的標籤而單看她表演的片段,可能不會將其歸類為「舞蹈」。她的編舞風格著重角色形塑,卻少有流麗舞步,那些斷裂的肢體動作更容易令人聯想到形體劇場。比如2018年的《烏》,她設計的角色是博物館中的雕像——原本完美的雕像,漸漸從外層剝落,象徵其缺憾的黑色羽毛再也掩藏不住,自舞衣底下泄出。馬師雅借助這個角色詰問「不完美又怎樣?」,雖然概念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卻道出今人在要求積極、正向的功績社會底下深深倦怠的普遍生存狀態,同時化身為崩壞之物的舞者,也指向女子必須維持完美軀體的無形壓力。

廣告

馬師雅的創作靈感來自當下的世界。面對生活,面對社會,眼見無數不平事,一切的歇斯底里積聚成創作能量,她通過創作探討那些無法理解之事,嘗試去找答案,也通過這個過程得以保持情緒的平衡。「為什麼想創作,其實就好像為自己的生命留下一些腳印。」如是她立於天橋上,底下是車流不絕的夏愨道;雙腳游移,身體翻動,將時代的氣息刻印在肉身之上。畫外她的聲音最後留下一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伐,我希望我也能找到自己的步伐,跟這個時代一同前行。」

馬師雅的創作靈感來自當下的世界,她通過創作探討那些無法理解之事,嘗試去找答案。

馬師雅的創作靈感來自當下的世界,她通過創作探討那些無法理解之事,嘗試去找答案。

廣告

馬師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伐,我希望我也能找到自己的步伐,跟這個時代一同前行。」

馬師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伐,我希望我也能找到自己的步伐,跟這個時代一同前行。」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22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