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馮平山美術館最漫長的展覽

2020/5/4 — 10:50

今年一月底張掛就緒的個人展覽,越歷延期整整三個月,直至日前馮平山美術館的馬德松館長姍姍來電,告知大學暫定五月中旬重新對外開放的可能性,原先文宣的稿件早於二月分已經「出街」,自然凋零,成了明日黃花,他建議不若多加插一些額外資料以饗觀眾,下文便是新添的兩道話題。

翟宗浩的素描 《寂寞的小島》 2019

翟宗浩的素描 《寂寞的小島》 2019

廣告

Chris Mattison: During one of the pre-exhibition tours, you brought up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ubism and your painting ‘Flower-eating Fox’. Can you account for it?

畢加索的《The Charnel House》1944-45

畢加索的《The Charnel House》1944-45

廣告

翟:私底下我的英雄榜長期擇錄着兩位近代藝術家,分別為Duchamp 和 Picasso,坦白說畢氏的 Guernica 及 The Charnel House 對自己影響甚深,頗覺依戀。

抽象表現主義大師 de Kooning

抽象表現主義大師 de Kooning

於討論拙作「愛吃花的狐狸」時提及 Cubism ,主要因為抽象藝術(例如 Piet Mondrian的城市風光繪畫)的泉源,部分來自上世紀初Picasso 和 Braque 合作無間的突破,他們起用幾何圖形為綱領,把主體前後左右不同角度複合於二次元平面,彷似地理學家將地球儀枚平再鋪陳桌上,炮製出悅目的視覺組合;倘若大家願意不辭勞苦,給立體主義多所追蹤,不難尋覓往後它假手Formalism借屍還魂的餘波,或者從Abstract Expressionism 的紐約畫派看見其中影子,舉個範例,de Kooning 往1945年的油畫 Pink Angel 投放好些幾何切割線條,讓粉紅色塊與土黃背景規劃出大小漂亮造型,遙遙地跟立體主義隔空呼應。

翟宗浩的油畫《愛吃花的狐狸》 2018-19

翟宗浩的油畫《愛吃花的狐狸》 2018-19

Chris Mattison: Apart from the movement inherent in your paintings, I'm struck by the use of grid lines—rough latitudes that divide some canvases into horizontal planes. This can be seen in works like Peninsular and Early Spring.

de Kooning 的《Pink Angel》1945

de Kooning 的《Pink Angel》1945

翟:說到底 de Kooning 的 Pink Angel 跟「愛吃花的狐狸」兩幅繪畫根本在處理/探究同一(形而上)疑惑,即geometric與 organic 這兩組水火不容的元素應該怎樣融滙畫面?當然就題材、動機和創作意念跟 de Kooning 鐵定風馬牛恕無關連,抽象表現大師正全力以赴,要把倩女情慾通過美學加以勾勒,而我卻專注風起雲湧,嘗試昭示大自然丘壑的精靈及膂力,也許沿思維層次彼此天南地北,但采納的視覺語言倒異常親近。

這回合促進「有機」跟「幾何/機械」並存的磨合行為,實質反映過摩登時代之進步主義(藝術經由具體拓展至抽象),卻又必須同時顧慮科技突飛猛進,不斷向人性發動襲擊(e.g. DNA基因改造,又或者尼采與上帝之死等倡議 ),衍生出群眾內心的矛盾和畏懼,誠惶誠恐,既然瑜亮(周瑜和諸葛亮)雙生雙剋,幾經抉擇只好隨心逐夢,訴諸理想,反映入作品,凝造出一靜一動、橫直跟歪曲、有機vs. 幾何的均衡風貎狀態。

翟宗浩的油畫《半島》2019

翟宗浩的油畫《半島》2019

上述進步觀無疑屬百年以來西方思辯結晶,它始自啟蒙運動,崇尚科學精神,天天向上,算是樂觀主義的延伸,可惜好一股正向能量抵達後現代被轉化種種精密利益計算,遂令 modern men終日忐忑,輾轉中眾裏尋他千百度,方曉得驀然回首,發現本國老掉牙齒的「逍遙遊」竟趁乘有意無意,提供了一扇趨吉避凶太平門,老子揚言道:「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意思即世界萬物皆擁有自身作息,順着它的規律當能相安無事(靜),可以恢復眾生原始的命和理(根),這組所謂「復命」不就是潛藏的恆常生態?能夠搞懂此中道理便是智慧(明)。老子金句基本上概括了道學的價值觀,影響華夏子孫,千秋萬世代,然則一旦人人只管自顧,安身立命,輕易棄卒保帥,豈不要重蹈中國歷史進程原地踏步的覆轍?換句話說身為當代知識分子的你和我該當何去何從呢?

翟宗浩的油畫小品《海峽的兩面》2019

翟宗浩的油畫小品《海峽的兩面》2019

讓大夥回到視覺分析的議題,實際上還有另外一個因素,促使此際對幾何線條趨之若鶩,大自然氣象的有機特性(諸如海嘯風鳴地陷)洶湧澎湃,天籟背後的惴惴慄動總教人茫然,面朝表徴分秒變遷,眾說紛紜,樹搖葉落,最難將息,無辜被受牽連的視覺/生理/安逸訴求邀人再次審閱靈魂,油然蹦出對安生與穩妥的渴望,撫心省思鼓勵結論投射畫面,幻化橫直等結構⋯⋯ 說得透徹,水平及垂直線條的泛現,直指無規矩不足以成方圓,真諦在乎彌補視覺和心理失𧗾,不過迎整體效益觀察,這些幾何架構隱隱約約,確實有助烘托造型與美的展示,爽性稱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副產品亦未嘗不可!

展覽:Landscape and Other Natural Occurrence
日期:5月16日-- 8月(因疫情影響 日期仍有待校方落實)
地點:香港大學 馮平山美術館二樓 般咸道90號(電話 2241 5500)
費用:免費入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