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驚險錯摸《香羅塚》奇案

2019/11/21 — 9:46

《香羅塚》劇照
取自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專頁

《香羅塚》劇照
取自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專頁

預購了「天馬菁莪粵劇團」演出《香羅塚》的戲票,預計兵荒馬亂之際可能看不到。果然一天比一天「戰情」緊張,臨近那天,上網查到高山劇場很多演出取消了,奇在取消或改期的名單上沒有這一齣。當天黃昏致電劇場,知道照演不誤,覺得應該支持,於是冒險過海前往。

紅隧封閉了,地鐵不便而且隨時拉閘收車,唯有從港島東區搭的士經西隧前往,總算暢通無阻。黑夜散場搭的士從東隧回家,途經「戰地」和堵路,真是提心吊膽,幸而有驚無險。其實危城搭夜車,比看戲更有「新奇」的現場刺激感。

唐滌生編撰《香羅塚》,似乎經常演出,但我以前沒有看過。畢竟,我不是真正大戲迷,間中看看罷了,何況唐滌生非常多產,編過四百多部,誰能看齊?我熟悉的主要是「仙鳳鳴」一些戲寶,限於十來部而已。

廣告

那晚觀看,原來《香羅塚》是很「錯摸」的奇案戲,冤情可悲,同時烏龍可笑,富於命運難測、人性複雜、官場糊塗的荒謬諷刺,相當奇特。

話說武將娶了青樓出身但知書識禮的賢妻,本來很恩愛,但䜛言閒話惹起武將的妒火,懷疑妻子與幼兒的教師秀才私通,一條香羅帶引起重重誤會。後來又有錯摸巧合,這香羅帶更成為謀殺親夫的罪證,妻子因而蒙冤入獄!

廣告

世人常會疑心生暗鬼,小事化大,導致無辜者水洗不清,弄到家破人亡,甚至城危國傾。除了謠言和昏官釀成惡果,《香羅塚》還刻劃了正派好官也會嚴重判斷錯誤,冤枉好人──劇中秀才後來中狀元當上巡按高官,回來審判香羅案,就誤會那賢妻不貞,站在道德高位把她判死。

劇情還有很離奇的演變,武將丈夫當然未死,含冤賢妻亦「死過翻生」,秀才狀元認錯負荊請罪,孤兒與父母重逢,成為大團圓結局的喜劇。

找找資料,《香羅塚》改編元曲,最初 1956 年由「麗聲粵劇團」演出,陳錦棠演武將,吳君麗演賢妻,麥炳榮演秀才。另有唱片版,麥炳榮改任武將,賢妻李寶瑩,新任劍輝唱秀才角色。 1957 年拍成電影版,馮志剛和盧雨岐聯合編導,任劍輝、吳君麗、羅劍郎主演,還有譚蘭卿、歐陽儉等合演。

我看的那晚,瓊花女演賢妻,文華演秀才。最突出是阮德鏘飾演武將丈夫,他的高大身型和雄渾歌喉都有重量感,生動表現出豪放武夫粗魯而爽快的型格,很惹笑。溫玉瑜扮演幕僚丑生,最初像撩事鬥非的可笑奸人,後來由奸變忠維護蒙冤的女主角,則情義感人,可見溫玉瑜變化多端,好聲亦好戲。

瓊花女扮相和唱做都不錯,秀才角色則被武夫搶了風頭。實際上唐滌生此劇妙在與一般才子佳人戲不同,諷刺了才子書生的「酸迀」,更批評了他自以為正人君子,那知枉判冤案。記得多年前「香港話劇團」的古裝音樂劇《還魂香》,取材《老殘遊記》一宗奇案,狠批清官未必是好官,清廉可能形成不近人情的偏見。

由於新秀為主,並非名牌大老倌盛大演出,這次製作與配搭不能苛求,情節上亦有改善空間。例如武將遠行出征,為何單人投宿黑店遇賊,像《三岔口》摸黑交手,沒有隨從呢?似應解釋一下。至於賊人的無頭屍體,被昏官誤以為是武將遇害,本來說得通,不過阮德鏘肥大,演賊人的那位郤矮瘦,身型大異竟然誤認,那就搞笑多過合理了。

儘管不能嚴格要求,但整體演出落力,觀眾沒有失望。尤其在目前全港動亂的非常時刻,劇團冒險演出,捧場觀眾也不少,謝幕時還熱烈鼓掌,這是可喜的情景。在社會危機之際,越多人保持正常工作與消費就越好。

發表意見